观点:F1危险性消亡论是错的

Jonathan Noble辩护说,在F1引入驾驶舱保护装置,不会以任何形式贬低这项运动。

人们总是讨厌改变。所以当本赛“季光环”和“飞行屏风”公诸于世的时候,激起了F1车手、车队成员和观众们很大的反应。大家开始质疑这项运动是否在做正确的事情。

毋庸置疑的是通过肉眼的观察,每个人对驾驶舱保护装置都有自己的意见。大家可能喜欢、讨厌它,或者根本不在乎。但无论它的形态如何,都无法保证让所有的人满意。

关于这个问题最近有一种观点大行其道,但不值得被传播:更好的驾驶舱保护,会通过降低危险性而摧毁F1运动。这简直是胡说八道。

但这个观点得到了一个更强有力的理论支撑,是我可以接受的,那就是如果你确保F1百分之百的安全,没有任何的撞车或者危险,这不会是件好事。这也正是刘易斯·汉密尔顿在俄罗斯发表的观点。英国人既不喜欢“光环”,也不喜欢红牛“屏风”的样子。 

“原因是这样的,你就好比一个看F1的孩子,会说:‘就是这些家伙,他们太疯狂了,他们随时可能丧命。它(F1)太危险了。’但那是人们敬畏我们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如果你规避所有风险,那么几乎所有人都可以开F1。如果人人都能做到,那还有什么意义呢?”

当然,汉密尔顿的这一观点没错。F1之所以对于很多观众来说具有吸引力,是因为它是项极限运动。每次当车手戴上头盔,驶上赛道的时候,他都有觉悟自己可能受伤甚至丧命。

但是封闭式的驾驶舱,并不是为了完全抹杀F1的危险元素(事实上有人觉得它可能变得更危险,撞车后如何撤离赛车和视觉都是可能存在的安隐患)。因为它不会减少撞车事故的数量。赛车仍将保持320公里/小时的速度,仍有可能撞到护栏,轮胎或者车身依旧可能飞出去。

如果我们讨论的是把速度限制在50公里/小时、用棉花包裹赛车、硬要做好标记来帮助超车;在所有赛道建立两英里的缓冲区,杜绝车手装上护栏的可能;强加不能发生碰撞的规则,那才是真正在剥夺这项运动的灵魂。

但是,增加一块额外的驾驶舱保护部件,来提高车手驾驶时的安全系数会如何?显然,它并不像近几年引入的那些安全措施那样会改变F1的游戏规则,它不会让这项运动变得“无公害”。

这个问题就像F1是否被头盔、安全带、轮胎护墙、安全护栏、撞击测试或者HANS系统所摧毁?完全没有。那么它是否会被额外的驾驶舱保护所破坏?当然不会。

不论驾驶舱的周围是屏风,还是其他结构,F1的车速仍将达到320公里/小时,也依然会有碰撞和撞车。 费尔南多·阿隆索在澳大利亚大奖赛的撞车就是个很好的例子。无论他的驾驶舱周围有什么,他或许都将遭受相同程度的伤势。事实上,安全的进步可以缔造更好的场面。如果车手知道有一些安全措施在保护自己,那么他们会愿意冒更大的风险。

无论赛车有“光环”与否,刘易斯·汉密尔顿、塞巴斯蒂安·维特尔、费尔南多·阿隆索这些世界冠军,仍会勇敢地通过Ele Rouge弯。他们比技术较弱的对手们,仍然有更高的赢得胜利和世界冠军的成功率。

大奖赛车手协会(GPDA)主席亚历山大·伍尔兹上周表示:“F1的核心DNA之一就是我们开的是最快的赛车、真正疯狂的赛车,我们将它们推到极限。我们让赛车更安全,所以车里的家伙可以超越极限,用他们的驾驶技术来震撼我们。但我们不想要参加太多的葬礼。”

“有人在你的头上安装了‘光环’,或者其他保护你头部的额外装置,并不意味着你赢得比赛的胜算小了,或者技术更差的车手会赢得世界冠军。你应该感到幸运,因为如果有人犯了错,掉了一个轮胎落到你头顶的时候,你或许会因此得救。”

同时,伍尔兹正确地指出,过去50年里F1的伤亡降低并没有让观众对于这项运动的热情降低,而是大幅增长。“从上世纪60年代,每六场大奖赛就有一位车手死亡。从阿亚顿·塞纳的去世到朱利安·比安奇的离世之间,很明确的一点是严重受伤和死亡率呈现下降趋势,尔后者的事故并不非常典型,那是因为赛道上有异物造成的。“

“再者,你需要看的这项运动的受众,他们正在增多。所以没有数据能够显示我们需要受伤和死亡,来让F1变得更受欢迎。”

伍尔兹是正确的。我们不应该将视觉性辩论与安全性辩论混淆起来(我个人希望的解决方案是最终F1看起来能比我们所见到过的雏形更好)。

我乐于和任何人辩论关于“光环”或“屏风”对于F1的外观究竟是好是坏的问题。或者从哲学的角度,分析F1赛车是否有必要沿用开放式的驾驶舱。但我没有时间理会那些认为引入它们会永远带走F1的冒险元素、会让F1变得“无公害”从而无人问津的人。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文章类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