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扎被剥夺特权 速度圣殿未来待定

被誉为“速度圣殿”的蒙扎对任何喜欢极速刺激的人都是致命的诱惑,无论用哪种方式:赛车、自行车甚至双腿。

上周四傍晚时分尽管下起大雨,但是丝毫没有浇灭我们这些跑赛道(#RunThatTrack)爱好者的热情,而且这一次我创造了自己在蒙扎的最快圈速——26分04秒。

通常周六下午赛道开放后,跑者们集体出动,一定程度上因为排位赛后赛车不能再做调整,活跃的面孔里会包括詹姆斯·埃里森这样总是很忙碌的人,上周六也不例外。当赛车宝贝在发车区为正赛举牌进行排练时,我又走上赛道,不过这次多了一辆公路自行车。戴上头盔,跨上座椅,俯身,出发,调节变速器换到高速挡。一圈、两圈、三圈,即使双脚已经感到沉重,也还是不自觉地发力。

已经没有哪一条赛道像蒙扎那样结构那么简易——直道、减速弯、直道相连。即使自行车的最高速度与F1赛车有着天壤之别,但你的脑海中只会想一件事:加速。

那天上午第三节自由练习开始后,我穿过围场背后热闹的赛道集市,绕过茂盛的树木和有明显被人试图强行拉开痕迹的铁丝网,来到摄影师站立的阿斯卡里弯。雨过天晴后,赛车线渐渐变干,所有车手都换上软胎出场为排位赛做最后的准备。他们首尾相接以超过330公里/小时的最高速度接近,快速降挡进弯,眨眼间立即升挡出弯,全力加速后冲向Parabolica。

虽然简单、粗暴,但蒙扎的赛道结构对车手和赛车机械仍是无穷的考验。稍有差池,结果就是像尼科·罗斯伯格那台接近寿终就寝的旧引擎在被调高功率后承受不住;或者——如果有更糟的话——如号称比雷诺多25匹马力的本田方面目睹迈凯伦在直道上被红牛赛车轻而易举地超过。所以,上周日刘易斯·汉密尔顿统治级的表演本身难能可贵,除了那出轮胎压力闹剧。

蒙扎精神

一年前,Parabolica缓冲区从砂石改成柏油路引来争议声,“F1愤青”特别大为不满,他们批评说,古老的斜坡被摒弃四十多年后,最后一处能体现原始蒙扎精神的地方也被破坏。

所谓蒙扎精神,用赛车手的话来说就是“你有没有种”。斜坡倾角超过45度,塞巴斯蒂安·维特尔在出席法拉利与壳牌的活动时尝试着快速爬上坡顶。你只有亲自尝试才会知道难度有多大,而在光滑的水泥表面上从坡顶往下走更加惊险。如果你不能想象早期在斜坡上比赛有多惊险,那么就试想把那些原始的单座赛车放到NASCAR的椭圆形赛道上。因此,一旦在斜坡上发生事故,后果往往十分惨绝人寰。1928年的埃米里奥·马特拉西和1961年沃夫冈·冯特里普斯分别在比赛中葬身,而他们失控的赛车越过斜坡闯入看台,又一并夺走41条生命。

在那些不幸的车手中,还有阿尔贝托·阿斯卡利(1955)、约亨·林特(1970)、罗尼·佩特森(1978)这些伟大的名字。然而与北环、霍根海姆、斯帕一样,死亡的危险反而为蒙扎增添了传奇色彩,也吸引着无数大无畏的车手,因为人类天生的征服欲。

2004年,疯狂的哥伦比亚人胡安·帕布罗·蒙托亚在蒙扎的第一轮排位赛里做出 262.242公里/小时的平均速度,打破了自己两年前在同一条赛道杀昂创造的F1单圈最快平均速度纪录,如今在引擎规则一变再变后成了难以打破的神话。但是,那一年摘走意大利大奖赛杆位的确实鲁本斯·巴里切罗,那一圈他的法拉利F2004单圈平均时速同样高达260.395公里/小时。速度圣殿,蒙扎名副其实。

森林中的传说

蒙扎的传奇当然不止存在于树林深处的柏油路或者沉睡的斜坡上,它的建造过程本身就是一个奇迹:1921年底,米兰汽车俱乐部为了与法国人叫板,决定建造永久赛道,虽然第二年夏天才开建,但9月份就落成,期间不过三个月时间,创造了当时建筑史的一个纪录。可见,“速度”是蒙扎与生俱来的基因。从1950年F1诞生之日起,“速度圣殿”只在1980年因设施安全改建而缺席锦标赛。

丰富的历史也溶于那些一同走过数十载的周边酒店和商店里。曾经被恩佐·法拉利长期在大奖赛期间包下的Albergo Sant’Eustorgio酒店至今是一些老车手回到蒙扎唯一愿意入住的酒店;克劳迪奥·钱伯斯从母亲手里继承了赛车用品商店,储藏室的墙上留满了从60年代以来的车手签名;还有被称为“蒙扎图书馆”的Acquati书店,不但藏有各种赛车名书,它本身也成了赛道悠久历史的一部分。

2000年以来,除了2005和2007赛季,蒙扎都是每年欧洲赛季的最后一场比赛,欧洲车迷——尤其是Tifosi——在这个特定的时间和地点充分释放自己的激情。暂且不论周四下午4500名持周末套票的观众早早在维修区守候车手,每天早上围场外的大门口总是被车迷围得里三层外三层,而每一个车手都愿意花上几分钟时间为痴心的车迷签名、满足合影自拍的要求。

热烈的气氛在周日下午达到顶峰,领奖台下维修区和主看台直道被人群围得水泄不通。巨大的法拉利旗帜在人海中漂动。不可避免地,只有那些曾经或者现在身穿法拉利红色赛车服的人才会受到英雄般的礼遇。

两年前,还是红牛车手的维特尔在夺冠后被嘘,而今年当他换上了法拉利队服登上领奖台,哪怕屈居亚军,送给他的只有欢呼声。站在他身边的曾在马拉内罗度过了九年时光的菲利普·马萨,哪怕转投威廉姆斯,巴西人仍旧受到了Tifosi的拥戴。这一点或许让第三次赢得胜利的汉密尔顿也要感到嫉妒。

无法把握的未来

然而,美丽的童话总是会在某一刻被刺耳的音符打断。

与银石、纽伯格林、霍根海姆、斯帕和已经离去七年的马尼库尔这些传统赛道一样,蒙扎同样遭受经济上的巨大冲击,它的命运让人忧心忡忡。此刻,伯尼·埃克莱斯顿无疑是蒙扎的拥趸最咬牙切齿的名字。当他向一掷千金的亚洲、美洲赛道张开双臂欢迎时,蒙扎失去了它的特权。去年,前意大利车手伊万·卡佩里被委派为蒙扎赛道管理公司的负责人,与当地政府合作为赛道集资,但是停滞不前。如今,伯尼一口坚持的每年2500万欧元承办费对处于经济低潮的意大利人来说犹如一道天堑,据透露双方差了1000万欧元。

“别用钱的事来烦蒙扎。”意大利总理马泰奥·伦茨早前几天还义正言辞,但上周日他如传闻所说的那样在意大利奥委会主席乔瓦尼·马拉格的陪同下亲临围场,与伯尼面对面进行了交流,随后在法拉利 的车房里看完了比赛。

法拉利已经表明了态度,意大利大奖赛就是蒙扎。说来,赛道周边各种非FOM制作的广告牌上无一例外地写着“MonzaGP”,仿佛再次强调蒙扎等于意大利大奖赛。但就像梅赛德斯对霍根海姆的态度一样,法拉利不会在经济上予以支持。于是,伦茨的到来被视为挽救蒙扎最后的机会,尽管就连意大利人自己也没有信心。一名意大利记者苦笑道:“我们的政府总是拖拖拉拉,什么事情都等到最后才介入,就因为这样常常搞砸。”

“红衣维特尔”的话可以代表车手们的立场。他在周日赛后说:“如果我们因为狗屁钱的原因而在赛历中抛弃蒙扎,就像心被掏出来一样痛。”维特尔看着迈克尔·舒马赫在蒙扎五次站上最高领奖台,包括2006年情绪化的那一次,他显然不希望被非技术原因剥夺无法以法拉利冠军身份接受Tifosi顶礼膜拜的机会。

上周日中午,当意大利媒体争相围堵总理的时候,弗拉维奥·布里亚托雷在伯尼的Motorhome之外现身。“不要担心,不要担心,明年很安全。”他对想从他嘴里套出一些蛛丝马迹的记者说,显然又在跑火车,因为明年才是合同的最后一年。

但是,布里亚托雷的轻描淡写是否真的有原因?或许乐观地想,意大利人也能像当年建造蒙扎时那样有效率,或者像2006年世界杯时那样在山穷水尽下力挽狂澜,不是吗?(茅为安)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意大利大奖赛
辅助项目 周日赛后
赛道 蒙扎赛道
文章类型 分析
标签 f1意大利站, 蒙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