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利普•马萨专栏:F1需要收紧黄旗规则

菲利普•马萨在他最新的专栏里回顾了匈牙利大奖赛的周末,也对黄旗争议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匈牙利大奖赛前我曾提到,亨格罗林赛道对我们不利,但是没想到艰苦程度远超我的想象。

第一个问题在排位赛里发生,而它对之后的计划产生了严重的影响。排位赛刚开始时下起了倾盆大雨,但随着我赛道逐渐变干,我换上了半雨胎。换胎的时机并没错,因为前两个弯角的抓地力不错。但是,在4号弯出弯的地方,我的后轮轧到了白线,赛车后部一下子就失控了。我试图重新控制住赛车,但为时已晚。结果就是我撞上了护栏,起步顺位只排在第十八位。要知道想在亨格罗林通过超车提升排名可不容易。

我曾怀着一丝渺茫的希望,期待能够将功补过。然而还没等我上到发车区,方向盘的动力转向就出现了问题:向左边转很容易,但是向右打就很费力。这彻底粉碎了所有希望。问题可能出在周六晚上,在重新组装赛车时遗留下来的问题。所以比赛中赛车的操控性非常差,让我异常挣扎。

我给自己定下的唯一目标就是完赛。不过,一边驾驶赛车,一边花精力去克服机械故障,可不容易做到。所以,坚持到比赛结束是周日仅存的亮点。

黄旗争议

在布达佩斯,尼科•罗斯伯格在赛道有双黄旗的情况下取得杆位引发了很多争议。尼科很明显减速了,为了让赛会干事相信他没做错。但我认为在这一情况下,规则的其他方面才是根本问题。

规则并没有明确规定车手遇到黄旗或者双黄旗时,需要减速多少。我认为我们需要准确的数字。又或许按照前一圈的速度有一个固定的百分比。否则的话,有的车手可能会减速0.1秒,有的可能是0.6秒。那么后者相当于受到了“处罚”。我相信也希望这次事件可以帮助出台明确的黄旗规则,最好在赶在霍根海姆就能实施。

2009事故历历在目

匈牙利大奖赛结束后的周一,正好是2009年我遭遇的那场事故的纪念日,而那时我真正意识到人生真正价值。那是2009年的7月25日,我在排位赛中遭遇了事故。这天也因此被我视为“重生日”。

很多人曾问我,那次事故是否影响到了我的车手生涯。我的答案是“不”。当你驶上赛道的时候,你需要全神贯注于你的所作所为。即使当我再次来到这条2009年曾出过车祸的赛道,我也不会去想发生过什么,因为车手需要全身心地专注于驾驶赛车。

但是之后,那场事故改变了我对于生活的认识。2009年的那个周六之前,我从来没有想到类似的事情会发生。当然,你时不时的会听到一些车手发生事故的消息。你会引以为戒,同时想着那绝对不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但是一眨眼,你就可能发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意识到人生最珍贵的东西就是——生命。

那次事故让我明白了,谁是我最亲近的人,谁是可以依赖的人。我想说法拉利对我真的非常好。我感受到了车队在我的身旁。在那个艰难的时刻,这对我来说真的非常重要和特别。

展望德国大奖赛

我希望本周,重返一条较快的赛道,能够让威廉姆斯有机会卷土重来。理论上,德国大奖赛的赛道应该很适合我们的赛车。我认为两辆赛车能否重回积分区很重要。这也是为什么我对近在眼前的霍根海姆之旅如此的期待。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匈牙利大奖赛
赛道 匈格罗宁赛道
车手 Felipe Massa
车队 威廉姆斯车队
文章类型 特别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