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科宁:规则应该更加清晰

基米•莱科宁表示美国大奖赛上的愤怒无线电通讯是希望赛会干事能够解释清楚规则,而非针对马克斯•维斯塔潘,同时他承认退赛责任在于自己。

因为启用额外引擎而触发退后10位起步条款的莱科宁在奥斯汀从第18位发车,但是很快就上升到前十。芬兰人与红牛二队车手马克斯•维斯塔潘较量时,两人在12号弯发生碰撞。

事后,莱科宁在无线电里说:“那个家伙每次都想把我逼出赛道,如果这是符合规则的话,下次我也这么干。”

比赛结束后,芬兰人解释说:“对于维斯塔潘,我当时想知道这么做是不是可以。当你紧贴在另一辆车边上时,你被允许将他逼上路肩。显然,当我试图从外线超车的时候,他想守住位置。这没问题。”

“只要规则对每个人都一样,那么就没问题。但是现在F1有那么多规则,有些规则说你不能在刹车时变线,你应该为另一辆车留出至少一辆车宽的空间。如果你把别人往外逼的时候,你肯定没留出足够的空间。”

“我不是抱怨(把我往外逼),那也没问题。但是,如果下次我这么做的时候受到处罚,那就有问题了。有时候你可以做很多事情,但视人而定,而有的人做一样的事情就会受罚——那样可不行。我不是抱怨维斯塔潘今天的举动,而是规则应该更加清晰,那样我们才能知道什么动作可以做,什么动作不可以做。”

承担退赛责任

当赛道逐渐变干后,莱科宁进站换上干胎,但刚刚出站就轧到一处水溏,打滑后冲上砂石区,最后撞到场边的广告牌。芬兰人奋力拆开广告牌回去更换鼻翼,但是不久后法拉利通知他前刹车过热必须退赛,成了他本赛季第三次无法完赛。

赛后,芬兰人接受责备。“那是我的过错,很不幸,因为我们的速度非常好,赛车给人的感觉很好,在这种复杂的情况下也状况相当好。即便赛车受损后,在干地上也很好。”

“出站的时候情况还很好,但我没有看到弯里有一滩水,非常滑,赛车后轮打滑,而那里没有足够大的缓冲区。我试着把方向转过来,以为赛车侧边撞到墙会没问题,但是我的速度太快了。我的鼻锥卡在广告牌上,所以我只能不停转动方向盘让自己松开。”

“不幸的是当我再进展的时候一条轮胎磨平了,也许还有一条后胎也是,所以右前刹车碟受损,车队不得不把它拔出来。当我出站时前轮刹车已经过热,那样一来我会没有刹车,所以车队把我叫了回去。”

“这不是理想的结果,但我们应该对赛车的情况感到满意,希望下一场比赛我不会犯错,能够取得好成绩。”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美国大奖赛
辅助项目 周日赛后
赛道 COTA赛道
车手 Kimi Raikkonen
车队 法拉利车队
文章类型 突发新闻
标签 formula 1, 莱科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