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斯伯格:超越维斯塔潘想想都可怕

尼科•罗斯伯格在赢得2016年车手年度冠军后承认,阿布扎比大奖赛是他经历过了最艰苦的比赛,而被下达超越马克斯•维斯塔潘的指示,让他“感觉太可怕了”。

比赛开始后,罗斯伯格仅仅跟随刘易斯•汉密尔顿守在第二位。只要他以前三名完赛,哪怕队友获胜,也无关痛痒。

红牛选择的不同起步策略——分别从第三和第六发车的丹尼尔•里卡多和马克斯•维斯塔潘都用次软一级的轮胎发车对梅赛德斯是不确定因素,但荷兰人在一号弯里与尼科•霍肯博格发生碰撞后掉了位置。

当罗斯伯格在第八圈进站换上软胎时,因为车队按照规则避让正好在维修区通行的塞巴斯蒂安•维特尔,所以耽误了几秒。当他出站后,恰好落于使用超软胎的维斯塔潘身后,而当时红牛车手是否会一停并不明确。很快,梅赛德斯的比赛工程师托尼•罗斯在无线电里要求罗斯伯格尽快超过红牛赛车,那将成为胜败的关键。

罗斯伯格的第一次尝试没有成功,他跟随了10圈后,在第20圈趁着维斯塔潘轮胎达到极限时动手。连续两个弯角里,两辆赛车几乎贴在一起,而梅赛德斯赛车依靠更好的轮胎抓地力,甩开了对手。

考虑到维斯塔潘在升为红牛车手后,让所有人见识到他在防守中非常具有倾略性的表现,汉密尔顿、基米•莱科宁、维特尔都以失败告终,而罗斯伯格在银石曾被判超越荷兰人违规,这次超车意义重大。

谈起这关键一超,罗斯伯格说:“听到’超越维斯塔潘是关键之举’,那绝对不是好事。老实说,那很糟糕,真的很糟,感觉太可怕了。”

“最后二圈也是如此,其实是最后10圈。我能看到他们追得很近。因为刘易斯的战术,我不知道他会跑得多猛。你也可以往前冲,但你不知道是否会发生什么。”

对于成功超过维斯塔潘的感觉,新科世界冠军表示:“我其实在意识到自己超过他之后才有了感觉,我一生都没在比赛里拥有这样的感觉,我不想再有了。”

“这绝对是我经历过的最艰苦的比赛。无法想象有多么重要。托尼说超越维斯塔潘将是关键,关系到世界冠军。想想都可怕。那可不是好事,但是我们成功了。”

比赛最后时刻,因为汉密尔顿压制车速,使得罗斯伯格受到来自维特尔的强大压力,法拉利赛车换上超软胎后速度相当之快,而维斯塔潘紧随其后。

罗斯在无线电里提醒罗斯伯格以第三名完赛就足够获得世界冠军,所以没必要非挡住维特尔不可。不过,他还是成功抵御住了进攻。

“我有维特尔和维斯塔潘在我后面,一旦你掉了一个位置,天知道维斯塔潘会对前面的赛车做出什么举动,”罗斯伯格解释说,“所以,让维斯塔潘在我后面绝对不是我想要出现的情况。”

理解汉密尔顿的战术

虽然当时两辆梅赛德斯赛车的差距在一秒以内,但罗斯伯格认为汉密尔顿的压制做得非常好,因为他其实只在很难超车的第三个计时段才控制车速。

“我没办法摆脱追兵。我尝试过几次(去超越汉密尔顿),但是刘易斯做得很好。从一号弯——实际从21号弯开始,一直到S1、S2的半途——常规的超车地点,我没法靠得足够近,因为你还要节省赛车(轮胎)。

“无论快速弯还是其他一切地方,都没办法更近。然后在我没法超车的地方,他把速度放慢下来,所以他真的做得很出色。”

虽然上个周末讨论了很多关于汉密尔顿是否会采取压车战术的话题,但罗斯伯格坦言他没有真的料到会切实发生,但他理解队友的做法。

“我当时没想到,这有点天真,但现在没必要讨论太多。从车队的角度很容易理解,因为我们已经这么做了(自由比赛)一整年,无论什么情况,都不会改变。”

“但是同时,你也要理解刘易斯,因为这是我们的世界冠军,我们会去激烈战斗。你要理解他会尝试些不同的方法。所以,我们还是别管这个话题了。”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阿布扎比大奖赛
赛道 亚斯码头赛道
车手 Nico Rosberg
车队 梅赛德斯车队
文章类型 突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