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特尔:胜利尽在掌握

塞巴斯蒂安•维特尔表示新加坡大奖赛的比赛过程完全处于他的掌控之中,无论拉开差距还是控制节奏的计划都十分成功。

维特尔在新加坡拿到了成为法拉利车手后的第一个杆位。虽然这不是他第一次在滨海湾从第一个发车位起步,但是从进入一号弯开始那一瞬,牢牢控制着比赛节奏,尽管两次因安全车出动而损失了相对舒服的差距。

第一圈结束,维特尔已经领先前红牛队友丹尼尔•里卡多3秒,三圈后进一步扩大到5秒以上。第13圈菲利普•马萨与尼克•胡肯伯格的撞车事故引发安全车让德国人失去了领先,但是在比赛恢复后,换上超软胎的他没有甩开对手,两人的差距始终保持在DRS攻击范围内,直到第27圈突然发力后瞬间拉出两秒以上的时间,但一跑出安全距离后又有所保留。第二次安全车出动,德国人顺势进站换上软胎,赛道“危险”解除后,他又迅速甩开澳大利亚人进入最后的巡航模式。

当被问到为何采取如此策略时,维特尔做了详细的解释,而且不仅针对里卡多,还对梅赛德斯有所防备。

维特尔说:“其实很简单:比赛刚开始你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所以试图拉开差距。我很惊讶头几圈自己可以拉开5秒之多;然后(第二节)你放慢节奏,可能只是在开始时稍稍发力一点,让丹尼尔(里卡多)在这节结束的时候最多也就每圈快0.2、0.3或0.4秒。显然我拥有优势,安全车出动让第一次进站时机的问题迎刃而解。第二次也是。我认为进站策略很简单,因为很明显你利用通过维修区损失时间最少的机会。”

“第二节我没有发力猛跑。我知道丹尼尔或者任何人不可能用首选胎(软胎)跑40圈以上,因为到最后一定会坚持不住。我认为首选胎大概也就坚持35、36圈,而且我们接近适合进站的时间段了。我知道有一辆梅赛德斯用首选胎,所以他们最后一节就会用备选胎(超软胎)。我说:再跑几圈。当进入最后一个使用首选胎阶段的进站窗口或多或少到来时,我开始加速,与丹尼尔拉开3、4秒差距,防止他突然进站,让他没有机会超过去。这个战术非常奏效。我在第二节很长一段时间里主动控制着速度。”

“最后一节我知道使用首选胎他们比较灵活,而安全车又一次解决了问题,所以我能够维持差距。我希望我们之间的差距在2、3秒,确保丹尼尔不会太兴奋以至于在最后时刻发起攻击。这也很成功。我知道首选胎对我们比较有利,事实也的确如此。最后时刻我们碰到一些慢车,但他也没能追上来,所以我控制得相当好。”

莱科宁接受第三

今年的新加坡大奖赛是法拉利自2013年西班牙大奖赛后第一次两位车手站上领奖台。相比维特尔轻松夺冠,莱科宁追击里卡多的计划并不成功,哪怕在维特尔压制速度的第二阶段他一度能接近红牛赛车。

芬兰人在赛后坦言就像他与车队无线电沟通的一样,他在轮胎方面有一些挣扎,而且在周六就发生,甚至影响到了排位赛。

“昨天(周六)上午(第三节自由练习)不知道什么原因,我们对赛车的控制有些问题,而整个排位赛也没有处于理想的情况,拿到第三有些意外,”莱科宁说,“鉴于这么多困难,这个排位赛结果显然很好。比赛里也发生了那样的情况。当你用新轮胎的时候,多多少少还是没问题的。塞巴斯蒂安在第二节和最后一节的时候没有跑得很快,看上去很简单,但当我们发力的时候,赛车尾部同样的问题就出现了。”

“这显然是一场微妙的比赛,但即便这几天经历了不少问题,但还是能拿到第三名。那样就不错了。虽然不理想,但是我也接受,对车队来说,这是一个极好的成绩。”

说来,这是莱科宁F1生涯第79次登上领奖台,也是本赛季巴林大奖赛后时隔8场比赛他第一次上台。虽然没能夺冠,但考虑到所有的麻烦,他接受第三名,更重要的是两辆法拉利进入前三名让他看到车队的巨大进步。

“希望我们能够继续改进,完善方方面面,在此基础上更上一层楼,而且要坚持下去越长越好,”莱科宁说,“作为整支车队,我认为我们工作完成得很了不起,我们会继续努力。我确信我们走在正确的轨道上,将来一定会取得我们想要的成果。所以,尽管不是最理想,但我也接受。”

“我的感觉比较复杂。我很高兴在遇到那么多困难后还能拿到第三名。但是周五我们觉得自己状态很好,从这个角度说比较失望。所以第三名可以接受,但是我们来这里不是为了拿第三。”

“有其他几次机会我也能上领奖台,但不是我犯错了,就是发生了其他事情。这一年有起有伏,希望我们能够继续进步。我们已经学到很多,但是显然要取得理想的成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文/茅为安)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新加坡大奖赛
辅助项目 周日赛后
赛道 新加坡街道赛
车手 Kimi Raikkonen , Sebastian Vettel
车队 法拉利车队
文章类型 突发新闻
标签 formula 1, 新加坡站, 法拉利, 维特尔, 莱科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