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特尔:法拉利策略起初看似没错

塞巴斯蒂安•维特尔表示法拉利的进站策略在他第一次进站时并没有错,而软胎可以坚持很久出乎车队的预料。

维特尔一发车就从梅赛德斯双雄手里抢下领先位置,但是才跑了11圈就在虚拟安全车程序被启动时进站换上超软胎,拱手把有利位置让回给拿到杆位的刘易斯•汉密尔顿。后者用终极软胎跑了24圈才进站,换上软胎,无需再进站。

第36圈,德国人第二次进站,换上软胎。尽管轮胎比汉密尔顿更新,但是法拉利赛车与梅赛德斯赛车之间最小的差距也在4秒多。最后时刻,他多次在最后一弯减速弯里锁死轮胎,完全没有机会追上汉密尔顿。

当被问到是否他原本可以凭借更新的轮胎把汉密尔顿挑落马下时,他表示车队严格执行赛前制订的计划,但承认对竞争对手的轮胎策略估计不足。

“是的,那就是计划,”维特尔说,“很明显,当我们领先的时候,我们相当早地就决定这么做。对处在第二名的车手——刘易斯——来说,他可以选择:如果前车进站,他可以不进;如果前车不进站,他可以进。”

“我们很早之前就订下那个策略,而且那可能是正确的做法,如果能一路开阔地跑到比赛结束。但是,我们丢失了赛道位置,也没有料到刘易斯换上的软胎可以坚持到底。我们觉得也许应该是先换终极软胎,然后再换软胎。”

“看到超软胎可以跑那么多圈让我意外,而软胎能坚持的长度也出人意料。我们本来可以继续用超软胎赶路,所以损耗不像预料的那么大。可能我们输在这里,但是我想澄清一点,我不喜欢责怪任何人或任何事。”

对于尾声阶段自己频繁锁死轮胎,维特尔猜测是受到风的影响。

“我认为我可能是受到风的影响。当然事情不应该如此,我有所有的信息。赛道上到处都有风乱吹,让我这里、那里受到影响。每一圈我都尝试各种办法,在4号弯、最后一弯的出弯、9号弯的出弯走得离墙很近。我已经尝遍了所有方法,最后只能说太拼了,让你大概损失一秒。”

“我一度与刘易斯只差4.5秒,然后被拉回到5.5秒,这不利于我,但是我已经争取了。因为某些原因,昨天最后一弯对我比较友好,今天则不是如此。对我来说,错过刹车点肯定不是好事。失去节奏本身就很麻烦,而且还锁死了三次。”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加拿大大奖赛
赛道 吉尔·维伦纽夫赛道
车手 Sebastian Vettel
文章类型 突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