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特尔:书写属于自己的法拉利史

2015赛季,塞巴斯蒂安•维特尔为自己在法拉利的生涯开了一个好头。但是,因为被称为“小舒马赫”,所以就一定要走迈克尔•舒马赫的路?为什么他不可以走出一条有个人色彩的路?他有这个能力。

维特尔在雪邦第一次为法拉利赢下大奖赛后不久,法拉利领队毛里齐奥•阿里瓦贝内说:“很多时候看着维特尔,他真的就像一个复制出来的舒马赫。对认识他们俩的人来说,能发现他们惊人的相似。我们希望他们最终带来的成绩也一样。”

自我救赎之路

在某种程度上,舒马赫与维特尔加盟法拉利的原因和情形也“惊人的相似”。

1995年圣诞前,舒马赫带着两个世界冠军头衔加入法拉利,这是他必须经历的一步,不仅因为法拉利的资源和专注是贝纳通远远无法企及的,还因为他需要向别人证明他的成就不是依靠非法的辅助系才取得的。

当时的法拉利处于低谷之中,车队自1983年后没有赢得过任何世界冠军,特别是1988年恩佐•法拉利去世后车队处于动荡时期。在成功帮助意大利举办了1990年世界杯之后,卢卡•迪•蒙特泽莫罗回到马拉内罗着手重建,他听从伯尼•埃克莱斯顿的建立请来法国人让•托德管理车队。但是,马拉内罗工厂与约翰•巴纳德位于英国的办公室在赛车设计理念上总是存在分歧。不仅如此,1995赛季结束后技术规则废除了V12引擎,让跃马面对一条很长的复兴之路。

然而,尽管1996年的F310赛车即缺乏速度、又不能保证可靠性,舒马赫赢下了巴塞罗那、斯帕、蒙扎三场重要,证明了他对赛车的操控能力在同一代车手中超群,更是让马拉内罗上下确信他就是可以帮助跃马重塑辉煌的人,是他们需要的领袖。

如果说舒马赫的加入是法拉利属于迪•蒙特泽莫罗的时代真正开始的标志,那么讽刺的是维特尔——同样在27岁——迈进马拉内罗时,恰逢“迪•蒙特泽莫罗时代”终结。

六年的世界冠军荒让迪•蒙特泽莫罗在菲亚特集团内失去了话语权,塞尔吉奥•马奇奥内成为法拉利新的当家人,喊出要重夺世界冠军的口号,为此对车队的管理层进行全面换血。马奇奥内的亲信毛里齐奥•阿里瓦贝内接替只有8个月“F1生涯”的马科•马蒂亚齐成为领队,詹姆斯•埃里森主持技术事务,而帕特•弗莱、尼古拉斯•汤姆巴兹、滨岛裕英遭到清洗,唯一保留下的历史色彩就是1997年在舒马赫力荐下加盟的赛车设计大师罗里•拜恩出山担任顾问。

不过,维特尔离开红牛的方式也有些狼狈。2014年新技术规则下的红牛赛车让他找不到感觉,反而在与刚刚到队一年的丹尼尔•里卡多的内部竞争中处于下风,后者不仅实现了职业生涯的首胜,还为红牛在梅赛德斯统治的赛季抢走三个分站冠军。这个结果让怀疑论者更能鼓噪,他们认为维特尔2010-2013年四夺世界冠军的主要功劳在于阿德里安•纽维打造的“火星车”。所以,只有一种方式让维特尔证明自己:驾驶其他赛车夺冠并对一支渴望重塑辉煌的车队施加自己的影响力。

100%“破发率”

2015年的梅赛德斯就好比1996年的威廉姆斯,稍有不同的是今年是新规则实施后的第二年,法拉利在对引擎做了巨大改善后竞争力有了很大的提高,因此维特尔获得的法拉利赛车比舒马赫当时情况略好。不过即便冬季测试时SF15-T一度占据圈速榜首位,也在墨尔本站上了领奖台,但是在马来西亚——赛季第二场比赛——就战胜“银箭”仍然让人意外,固然梅赛德斯W06在高温作战下受阻轮胎问题是始料未及的。

然而,与舒马赫第一次为跃马夺取胜利后立即让车队俯首称臣不同的,是维特尔给同事们感觉到的是他的谦卑,他从不发号施令,而是积极配合。每个比赛周末,从周五到周日,他基本都是最晚离开赛道的车手之一,哪怕赢得比赛胜利,随后又出现在马拉内罗与工程师们开会、驾驶模拟器。他的勤勉再次让人看到舒马赫的影子。

如果说匈牙利的冠军依旧有一定偶然因素——梅赛德斯再次栽倒在高温下,那么两次把握住难能可贵的机会显示了维特尔与法拉利完成了非常好的磨合,特别是相对基米•莱科宁回到法拉利后的第二个赛季的表现而言。

到了新加坡,当梅赛德斯送出又一个“破发点”,维特尔也延续了百分之百的“破发率”,同时为法拉利拿到2010年新加坡后——整整时隔五年——第一个能展示赛车速度的杆位(费尔南多•阿隆索在2012年银石和霍根海姆的杆位都在雨地上拿到)。

事实上,不少次周五练习时,莱科宁的圈速更加出色,对赛车调校感觉更好。但是到了排位赛,维特尔就找回了手感,包括在马来西亚和巴林两次打破两辆梅赛德斯对第一排的统治。虽然还不足以长期对“银箭”在杆位争夺中形成威胁,但足够说明他为红牛拿到的44个杆位不全是依赖赛车。

新起点:不做弱者

在马奇奥内看来,维特尔最不可思议的地方是虽然加盟法拉利只有一年时间,但他看起来已经像一个“法拉利人”。

“在法拉利赛车部门的年会上,所有的技师、工程师、赞助商代表、车手都一起出席。塞巴斯蒂安当着1200人的面,全程用意大利语做了演讲,”法拉利主席在传统的圣诞媒体会上说,“他发自内心学了这些话,那个场面非常不可思议。有时候你可以听到他的德国口音,但很明显他做了充分的准备工作,非常真心诚意。”

“他怀着一颗赤诚的心,这一年来贡献了很多。他一天比一天更加法拉利化,而且给人他从来都在法拉利的错觉。阿隆索在这里待了五年,但是要说法拉利人的特征和身份,他还没有来到这里只有一年的维特尔那么’法拉利人’。”

可能,法拉利对维特尔比对舒马赫、阿隆索更是一个归属,因为看着舒马赫比赛长大的他从小就是“法拉利迷”。当然,马奇奥内最愿意看到的是他把自己的热情转化成车队对他的期待,而比起3个冠军、一个杆位、13次登上领奖台的成绩单,更重要的是他能成为整个马拉内罗的支柱。

埃里森在赛季中的一次媒体会上说:“我曾经说过,只要你相信你的车手有足够快的速度,不犯错,那么加上一些数据你就知道车慢是因为车真的慢,而不是车手的松懈。所有的世界冠军都有这个特点,塞巴斯蒂安也是如此。”

“除此以外,你希望自己的车手乐于作为车队的一员,能够鼓励整个团队,一起完成更好的工作;在车队犯错时,能有一颗宽容的心;谦虚同时又有一些幽默感,因为这能够在艰难的工作环境中为大家带来一些调济。”

“如果你的车手有速度、有稳定性,那么你已经足够幸运;如果你的车手在团队中能发挥巨大的作用,就像迈克尔当年扮演的角色那样,那么你真的拥有一名特殊的车手。我认为这也是塞巴斯蒂安令对手生畏的地方。”

实事求是的说,在梅赛德斯依然具有统治力的情况下,年度第三是维特尔能够取得的最好成绩。当然如果没有在斯帕的爆胎、在墨西哥的撞墙和在阿布扎比排位赛中的策略失误,或许他可以阻止刘易斯•汉密尔顿和尼科•罗斯伯格包揽年度冠、亚军。

但是,他自己非常清楚,明年他不能再在世界冠军竞争中处于“弱者”(相对“大热门”而言)的位置。

“我不觉得自己是弱者,”维特尔在墨西哥时说,“我知道我们不是大热门,但是我认为从赛季一开始我们就展示过了,只要万事顺利,我们就能站上领奖台甚至赢下比赛。本赛季至今我们获得了很好的经验,但是我们知道自己未来的目标在哪里,所以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如果别人不再把我们视为’弱者’,而是夺冠热门,我们会非常高兴。”

哪怕在最困难的时候也从不示弱,这绝对是舒马赫昔日的作风。无论维特尔从何处继承了这种精神,他很明显正在用自己的方式书写法拉利新的历史。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车手 Sebastian Vettel
文章类型 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