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斯塔潘理解汉密尔顿”巴西之痛“

马克斯•维斯塔潘表示他能够理解为什么刘易斯•汉密尔顿在巴西很难在赛道上超过队友尼科•罗斯伯格,而自己能够三次超越其他对手,是因为赛车特性不同。

汉密尔顿虽然今年如愿加冕第三个世界冠军,但依然没有能够在英特拉格斯——他的偶像阿亚顿•塞纳的家乡——实现首胜。赛后,英国人抱怨称在赛道上别说超过罗斯伯格,就算接近都相当困难,因为赛道特点不利跟车。

“有些比赛你能跟上(前车),让你能有一场好比赛,“汉密尔顿说,”像奥斯汀那样,它是最后一场有利于超车的比赛,其他时候有的地方对观众来说看起来就没那么刺激。“

”当然,当你跑在前面的时候总是很好,就像很多时候我们做到的那样。但是,观众们想看的那种战斗只能在后面发生。所以,如果能有所改变的话,应该看起来会比较好。”

尽管又一次发出修改规则的呼吁,但英国人认为无论如何,规则制订者不会那么轻易地做出改变。

然而,同一场比赛里驾驶红牛二队STR10赛车的维斯塔潘和路特斯车手罗曼•格罗斯让表现活跃,频频上演超车好戏,特别是荷兰人在“塞纳S弯”走外线超越印度力量的塞尔吉奥•佩雷兹和索伯车手菲利普•纳斯尔的场面让人叫绝。赛后,18岁的维斯塔潘表示自己是受到2012年基米•莱科宁与迈克尔•舒马赫争斗的启发。

当被问到同一条赛道对不同车手情况截然不同是受驾驶风格还是赛车特点影响时,维斯塔潘表示如果拥有相同的赛车,微弱的速度优势不足以在英特拉格斯帮助后车完成超越。

“与引擎比你好的赛车比赛非常难,想要超车更难,”维斯塔潘说,“梅赛德斯可能在接近彼此的时候问题更多,他们速度很快,所以无论在弯里、还是直道上都很难超过彼此。当你想超车时,遇到同样类型的赛车是最难的。”

“我们在弯里速度很好,所以即便我们的引擎在直道上没有优势,也能够在高速弯里追上路特斯、索伯、印度力量。“

第一轮换胎后是汉密尔顿全场最接近罗斯伯格的时候,但他即便使用了DRS也毫无可趁之机,而轮胎衰竭让他不得不稍微放慢车速。赛后,英国人又感叹称DRS路段不够长,否则结果可能不同。

在维斯塔潘看来,汉密尔顿比赛中希望梅赛德斯能调整策略以及赛后的抱怨更多是对追随了队友整场比赛却无法超车的失望。

“这就是赛车区别所在,“荷兰人说,”梅赛德斯两辆赛车在弯角和直道上的表现是相似的。如果是后面的人,你在高速弯里反而损失很多。”

“赛车与队友一样时如果处于落后位置,比赛会更艰难,因为如果你想战胜他,必须有合适的速度。他们(汉密尔顿和罗斯伯格)都是很优秀的车手,这又增加了超车难度,所以只能依靠进站。”

“但是,当你们只相差1.5秒的时候,即便后车先进站了,前车下一个进站后依旧能够在前面。我认为他(汉密尔顿)只是在抱怨无法超车的痛苦而已。”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车手 Max Verstappen
文章类型 突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