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牛引擎危机:会哭的娃没奶喝?

中国有句俗话:会哭的娃有奶喝,会叫的鸟儿有食吃。意思是闹得越凶财越可能引起重视,财可能让问题尽快得到解决。然而,放到红牛身上,越是闹得凶,越是没奶喝。这招为什么红牛用起来一点没效果?

首先,红牛不是什么“奶”都喝,他们要的是最好的那一款。

8个世界冠军——4个属于塞巴斯蒂安•维特尔,4个属于红牛作为制造商;51场大奖赛胜利——50场为红牛,一个为红牛二队;58个杆位——57个归于红牛,一个归于红牛二队;47个最快圈速。这是自2007年红牛与雷诺合作之后共同取得的成就,毫无疑问称得上F1历史上最成功的合作之一。

2005年迪尔特里希•马特希茨的奥地利饮料公司从福特手里接过了一团乱麻的美洲虎车队时,或许没有人会想到红牛会在这项“生意”上那么认真:打造出赛道上最快的赛车,成为战无不胜的车队。但是,克里斯蒂安•霍纳的管理艺术、赫尔穆特•马尔科博士的经验加上阿德里安•纽维的才华将红牛带上了世界冠军之路,而红牛-雷诺的组合击败了自诩拥有特权的法拉利和迈凯伦-梅赛德斯这样的王牌之师。

当F1决定在2014年启用新的引擎规则时,很多人都认为梅赛德斯会在以1.6升涡轮增压引擎为核心的混合动力技术上拥有一定的优势,但没有料到是那么巨大而雷诺的疲软也那么明显,而且当法拉利的引擎有了质的进步之后,雷诺这边似乎找不到好的解决办法。

红牛RB11赛车本身依然保留了前四款世界冠军赛车在空气动力学上的特点,只要看匈牙利和新加坡的表现就能知道。所以,理论上只要换上一台性能强大的引擎,就可以重返最熟悉的位置——第一排。

“我现在的责任就是为红牛找到有竞争力的引擎,否则红牛真的有退出F1的风险,”霍纳表示只有好引擎才能留住马特希茨继续投入的热情。

奥地利人自己重声了立场:“我们拼命想找到引擎,但是什么都没有得到,至少不是我们想要的。”

现在最好的引擎很明显是从梅赛德斯位于英国布里克沃斯的引擎研发工厂生产出来的,次好的则在法拉利的马拉内罗工厂。红牛想把“三叉星”装进自己的赛车后部人尽皆知,但是梅赛德斯运动总监托托•沃尔夫坚决反对。法拉利玩了诡计,起先同意给红牛提供引擎——2006年红牛用过一个赛季的法拉利引擎——但后来狡猾地表示从没说是2016年的新引擎,而是2015年款。

“我们可能被迫离开F1,因为梅赛德斯和法拉利因为害怕而拒绝向我们提供引擎,”纽维说。

但是,正常人都不会用自己的尖端技术去支援竞争对手来帮助他们打败自己的产品。上一次出现厂商车队被客户车队击败是2007年的丰田。这就好比苹果买下微软开发的程序,然后在自己的平台上打造出比微软更好的软件。

红牛已经被好喝的奶惯坏,所以哪怕只稍差一点的奶都不愿意喝?其实也不尽然。依靠雷诺的技术资源,提高竞争力并非不可能在明年实现,然而法国制造商正忙于收购路特斯,重新组建厂商车队参赛,而不甘再只做引擎供应商。于是,过去一直享受雷诺厂商优待的红牛不可避免地担心自己将不再获得雷诺百分之百的投入,多多少少有点觉得自己会遭到背叛,因此不如先提出“分手”——而且自信地觉得一定能找到更好的。

但是,红牛真的不懂得如何哭,如何闹。

去年红牛还从梅赛德斯手中抢到了三场胜利并在制造商积分榜上名列年度第二。然而,今年随着法拉利引擎的强势反弹,红牛沦落到了第四,排在威廉姆斯之后。

赛季开始不久,红牛已经通过不断地在媒体面前抱怨试图向雷诺施压。奥地利大奖赛,在主场排名最靠前的红牛赛车是马克斯•维斯塔潘——第八名。霍纳连用两个“不可接受”来形容雷诺引擎:“情况没有任何好转。可靠性不可接受。表现力不可接受。雷诺需要对这些都做出改变,不能再继续这样下去。”

所谓家丑不可外扬。在某种程度上,红牛如此激烈地公开指责雷诺就好像经常出现的离婚桥段里,有一方下定决心后四处宣传对方的种种不是或者不顾自己颜面把各种尴尬的事情抖出来,逼迫对方签字。这种行为对可以很浪漫、潇洒,但关键时刻很有骨气的法国人来说,又何尝不是“不可接受”的?

雷诺F1项目主管西里尔•阿比特博尔说:“问题在于,当我们与红牛一起赢得世界冠军的时候,没人谈论我们;输掉比赛,责任就全在引擎身上。”

红牛的激烈言论显然也触怒了雷诺高层。卡洛斯•戈恩作为雷诺CEO认为红牛的体育精神值得拷问。“这已经不是公平的问题,而是体育精神。作为一个团队,应该荣辱与共。”

事实上,雷诺与红牛在商业上的关系非常微妙。2010年红牛赢得世界冠军后,雷诺将英菲尼迪介绍给了车队。英菲尼迪是日产旗下高端品牌,而日产与雷诺属于同盟。2011年,英菲尼迪成为红牛车队的赞助商,两年之后双方延长了合同,只是英菲尼迪变成了车队主冠名商。

根据报道,英菲尼迪与红牛的冠名协议价值3000万美元一年。这笔钱足够车队支付雷诺每个赛季的引擎费用,哪怕混合动力单元比过去的V8引擎更昂贵。对雷诺来说,引擎就像免费提供给了红牛。不过,英菲尼迪在红牛车身上的位置其价值应该超过3000万这个数字。所以,红牛与雷诺没有绝对的赢家和输家。只是,雷诺帮了不是自己的一个品牌大忙,因为曝光度方面日产的品牌显然高于自己的法国盟友。

当然,这不是红牛第一次企图制造舆论压力来刺激技术伙伴提升表现力。2013年,红牛在雪邦对倍耐力进行猛烈抨击,要求意大利轮胎制造商调整轮胎配方,因为后者提供了激进的轮胎,导致了红牛无法适应,而法拉利、路特斯的表现更好。

倍耐力当时明确拒绝,但是发生在银石的多起爆胎事件让意大利方面不得不出于安全性的考虑对轮胎进行了调整。那之后,红牛“火星车”卷土重来,特别是维特尔在从德国起的11场比赛里拿下10场胜利,包括下半赛季9场全胜。

区别在于倍耐力是F1官方独家轮胎供应商,而雷诺是红牛的合作伙伴。任何人站在雷诺的角度,都没发忍,因为让雷诺品牌的名声受到影响。

从红牛身上,人们很容易看到法拉利的影子。每隔一段时间,能听到“法拉利威胁退出F1”的声音,不是商业谈判,就是技术规则大改革时。然而,每一次法拉利都得到了他们想要的。

前法拉利主席卢卡•迪•蒙特泽莫罗总是高傲地说“F1等于法拉利+F1”。能够总是成为“特殊的一个”,并不因为法拉利懂得“闹”的艺术,而是这场“游戏”从1950年就开始了,从恩佐•法拉利到卢卡•迪•蒙特泽莫罗,再到现在的塞尔吉奥•马奇奥内/毛里齐奥•阿里瓦贝内。当然,谁都知道法拉利不会退出F1,因为跃马只为比赛而存在,而F1是这个星球上技术最顶尖、品牌价值最高的汽车赛事。

红牛显然没有达到法拉利的境界,或者高估了自己的影响力,结果不仅没有像他们预想的那样可以轻松得到任何引擎,相反变成如今作茧自缚的局面。纽维说梅赛德斯、法拉利拒绝提供引擎是因为怕会被红牛击败。然而,也许法拉利不在乎,但是梅赛德斯肯定担心有朝一日落到雷诺的下场。所以,红牛何尝不是因为自己的跋扈而吓走了潜在的朋友?

现在,围场里很多人都等着看马特希茨是否会兑现自己的“威胁”,他下达了最后通牒,红牛必须在本月底之前找到明年的引擎供应商,否则就退出F1。

红牛从1988年赞助盖哈德•博格参赛开始投资F1,随后赞助了瑞士车队索伯,很快就要三十年。从很多角度来说,奥地利功能饮料公司把F1视为市场工具这个行动本身是这项运动有史以来最有效的赞助,也在全球品牌利用体育营销提升品牌价值方面立下了很高的标杆。毫无疑问,红牛和F1双方都收获丰厚。

不可否认,红牛从一支过去给人娱乐印象的车队成为世界冠军是一部很励志的奋斗史。所以,你也许会问“他们只是想继续赢得胜利,这有什么错?”“难道奥运精神不正是更快、更高、更强。”但是,“更快、更高、更强”不等于“赢得一切”。谁不痛很失败?谁又不曾经历低谷?科林•查普曼、恩佐•法拉利都能分享从顶峰坠落的痛和重新崛起的渴望,甚至问问罗恩•丹尼斯有关1988年的遗憾。

五届世界冠军胡安•曼努埃尔•方吉奥说过这么一句话:“你永远要争取成为最优秀的那个人,但是永远不要以为自己已经是最优秀的。”

半个世纪后,正奔着个人第三个世界冠军头衔而去的刘易斯•汉密尔顿在俄罗斯这样评论红牛:“在目睹了红牛的成功之后,我觉得他们如果退出的话会很奇怪,现在他们没有成功,所以他们很沮丧,”汉密尔顿说,“我从没见过其他车队这样。看着F1长大,当法拉利在成功又失去世界冠军后,我也没看到他们喊着退出——至少我不记得,也许他们喊过——但时我没听到他们抱怨。”

“你所应该做的是往前追赶。他们没有理由放弃:他们有出色的车手、优良的血统、难以置信的成功,他们仍有一辆相当不错的赛车。他们并没有遭遇世界末日,难道这样就要放弃那些有工作的员工?他们依然在F1谱写一个成功的故事,只是需要坚持努力下去。”

如果红牛退出,将一下子带走两支车队,4个车手席位。F1没有红牛铁定能够幸存,就像吉姆•克拉克、阿亚顿•塞纳去世后证明的那样,但是也肯定非但不能让已经危险的状况得到缓解,反而更加严重。

2011年底,红牛在参加了五年NASCAR之后退出,原因是战绩太过糟糕,只在二百多场Srpint Cup比赛里赢过两场。所以,拍胸脯保证红牛不会真的退出F1很明显是错误的。

当然,可以找到足够的论点来支持马特希茨不敢退出F1,譬如:已经取得的市场价值、红牛自我提倡的品牌口号、在米尔顿-肯因斯的700名员工一定能力挽狂澜。或者现实一点地说,红牛与伯尼•埃克莱斯顿签订的参赛协议中10年10亿美元违约金:如果他们在2020年合同到期前退出,每早一年罚1亿美元。因此,如果红牛今年年底同F1作别,需要掏出5亿美元给F1管理公司(FOM)。

伯尼自然是不希望马特希茨狠心花5亿美元只为退出,而且声称“一切都搞妥了”。

其实,红牛目前的引擎危机算不上灾难。1993年迈凯伦在本田退出后面对过相同甚至更早的状况,但最终车队成了福特-考斯沃斯的客户,而且战绩优于福特长队。第二年,迈凯伦改用标致过渡,接下来与梅赛德斯缔结合作关系。

有消息称红牛已经重新与雷诺谈判,而红牛二队愿意接受法拉利2015年的引擎。看看传闻中可能收购红牛的奥迪在富士如何被保时捷超过,或许明年雷诺这瓶“回头奶”味道并不会差。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车队 红牛车队
文章类型 分析
标签 formula 1, 引擎, 红牛, 雷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