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牛在加拿大喜忧参半

马克斯·维斯塔潘为自己在加拿大大奖赛中经受轮胎衰竭的考验,在比赛尾声阶段成功抵挡住尼科·罗斯伯格感到满意,而丹尼尔·里卡多认为跟在队友身后让自己的轮胎过度损耗。

两辆红牛赛车都在蒙特利尔的比赛里遇到轮胎衰竭问题,无法执行一停。不过,维斯塔潘以第四名完赛,比发车位前进了一名。

“今天我们做了力所能及的事情,完成了一项出色的工作,”荷兰人说,“我们希望领先威廉姆斯以领奖台完赛。但是很快我们意识到我们的轮胎衰竭太严重了。我认为今天有点儿雨的话才能够帮到我们。”

自从西班牙升入红牛后,维斯塔潘的成绩如过山车一般,首场赢得冠军后,在摩纳哥排位赛和正赛连续两次撞车。不过到了加拿大,他发挥出了正常水平,特别是比赛最后几圈,面对来势汹汹的罗斯伯格,表现沉稳,防守滴水不漏。

“我非常享受最后十圈,这是我人生中最艰难的十圈,”维斯塔潘说:“我很长一段时间都在第四,所以我不想放弃这个位置。比赛尾声的战斗异常艰苦。他的速度非常强劲,随后最后一圈也是相当惊心动魄。”

相比维斯塔潘,丹尼尔·里卡多遇到的麻烦更棘手。第四位起步的澳大利亚人在第一圈的争夺中落到了队友之后,虽然在车队指令的帮助下拿回位置,但很快陷入与基米·莱科宁的苦战。

跟车导致里卡多轮胎损耗

芬兰人在排位赛里就对赛车十分挣扎,而他的比赛速度远不如塞巴斯蒂安·维特尔。很明显,当莱科宁第二次进站后,里卡多立即甩开跟在身后的瓦尔特利·博塔斯。然而,澳大利亚人的软胎很快严重退化,导致在最后一弯陷入被动,被威廉姆斯车手超过。

红牛无奈将他召回,但最后一节里,里卡多的速度不及罗斯伯格和莱科宁,最终只名列第七。他认为跟车是导致轮胎衰退的主要原因。

“这个周日无法令人满意,我们没法取得突破,”他说,“我们的发车不算太糟糕,但在出二号弯的时候,我失去了动力,所以落到了马克斯后面。”

“第一节我用终极软胎跑的节奏很好。我们的轮胎使用很不错,正如在无线电中提到的,如果在干净的赛道下,我们会更快。当我们跟车的时候,就不能将轮胎的表现力发挥出来。即使在长直路上用到DRS,我们也无法跟得足够近去超越。”

“(如果更早超越维斯塔潘)那会造成很大的不同,但是说'可能发生什么'并没有意义。在干净的赛道下我们肯定会快很多,但是一直受制于车流,跟在其他赛车后面,令我们没办法做下一步动作,当然这也很快带来了轮胎的损耗。”

进站问题延续

不巧的是里卡多在第二次进站时又遇到了问题,右前轮第一时间没能装上,耗去了4.1秒。澳大利亚人认为自己和红牛都有一些失误必须检讨。尤其是连续三场比赛,进站失误成为葬送他成绩的罪魁祸首。

“今天不论是我还是车队,表现都有一些混乱,比赛并不干净利落。在进入13号弯的时候我的轮胎锁死,损坏了第二套轮胎。随后的进站又再次不尽如人意。我们必须为正赛撇清所有障碍。”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加拿大大奖赛
辅助项目 Sunday post-race
赛道 吉尔·维伦纽夫赛道
车手 Daniel Ricciardo , Max Verstappen
文章类型 突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