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牛原以为里卡多“三停”赢面更大

红牛领队克里斯蒂安•霍纳表示车队原本认为让丹尼尔•里卡多进行三停是赢下比赛最大的机会,同时能够防守住塞巴斯蒂安•维特尔。

两辆红牛赛车在梅赛德斯车手相撞退赛后,在第一圈结束时就领跑比赛。里卡多和马克斯•维斯塔潘在第11、12圈先后第一次进站,都换上了中性胎。

第28圈,领跑的澳大利亚人率先第二次进站,换上了软胎,而当时对红牛最有威胁的维特尔多跑一圈后也换上软胎。此时,领头羊换成了维斯塔潘,而他在面对基米•莱科宁紧追的情况下,在第34圈进行二停,但更换的是中性胎。法拉利也在一圈后召回芬兰人,同样换上中性胎。

显然,里卡多和维特尔都必须再进一次站,而德国人在第37圈就最后一停,而他的红牛对手多跑了6圈。但是,完成最后一停之后,澳大利亚人的位置落到了法拉利赛车之后,一下子从第一变成了第四。

虽然他利用晚换上轮胎的优势奋起直追,但是哪怕差距只在0.5-0.6秒,但始终无法超越身前的法拉利。此时,维特尔也落后前方疯狂追赶维斯塔潘的队友5秒左右。最终,荷兰人在代表红牛参加的第一场比赛里一举获得F1生涯首场胜利。

赛后,霍纳解释说红牛一直把维特尔视为领跑的里卡多的最大竞争者,他们断定法拉利一定会用三停,所以眼见RB12的比赛速度稍有逊色,便做出相应的调整。

“我们觉得一旦塞巴斯蒂安超过卡洛斯•塞恩斯,他跑进干净的空间之后,你就会看到他的速度很快,决定比我们快,”霍纳说,“显然他们会试图用三停来超过我们,所以我们必须在某个时间点做出战术决定,我们必须用一辆赛车来应对维特尔。”

“我们认为赢下比赛机会最大的是领跑的那辆(红牛)赛车,所以我们选择了三停的策略,而法拉利在那时也做了相同的决定。”

“法拉利很早、很早就(让维特尔)进入第三阶段,试图帮助塞巴斯蒂安获得有利的赛道位置,而我们让丹尼尔比他晚5-6圈进站,希望让他可以在轮胎方面获得优势。”

就圈速来看,里卡多最后一停之后,在中性胎较新的情况下,车速明显优于两辆法拉利以及处于第一的维斯塔潘。因此,霍纳认为如果不是受到维特尔的阻挡,里卡多只要超过去,很有希望赶上处于缠斗中的前两辆赛车。

“但是,塞巴斯蒂安好像遇到一点麻烦,没有如我们预期的那样快速赶上前面两辆领跑的赛车。所以,我认为如果丹尼尔可以早些成功超过塞巴斯蒂安,他的速度肯定比前两辆车更有优势。”

“这是一方面。但是,事后诸葛很容易做,但是在比赛进行中,你很难看出到底哪一条是最快的路线。我们觉得维特尔是最大的对手,我们必须要为里卡多来防范他。”

“我认为两名车手的速度其实相似,他们的轮胎温度也差不多。我们只能说站在车队的立场上,策略上能这么做。考虑到轮胎的衰退、热度又比较高,怎样才是完成比赛最快的方式并不明朗,所以我们只能为两名车手采取不同的策略。”

碎片导致爆胎

里卡多在与维特尔的激战中突然爆胎,霍纳怀疑是赛道上的碎片所致,而他也坚信澳大利亚人原本会继续给德国人施加压力。

“我们不知道什么原因导致了爆胎,可能是赛道上的一些碎片。他已经很注意赛道上不同地方是不是有碎片,看起来他是在一号弯之前左后轮胎被扎破了。”

“很遗憾,他与塞巴斯蒂安的战斗才刚刚进入白热化,他绝对会想办法超过他。”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西班牙大奖赛
赛道 巴塞罗那·加泰罗尼亚赛道
车手 Daniel Ricciardo
车队 红牛车队
文章类型 突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