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烟四起的F1控制权争夺战

“日内瓦会议”以F1引擎供应商同意下调客户车队使用费的结果收场,然而,这短暂的和平只是2020年《协和协议》到期前更激烈政治斗争的假象。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F1的政治力量抗衡呈现一种形式:国际汽联(FIA)与伯尼•埃克莱斯顿所代表的FOM基本保持一条战线,站在他们对面的是总想着夺走大权的——以法拉利为首的大车队。马克斯•莫斯利担任FIA主席时与伯尼占据着主动权,而让•托德上位后,三者之间的关系变得相当微妙。

伯尼是个生意人,衡量成功与否的标准就是财富能否继续积累,所以他开始出售自己的生意。原本这个游戏没有问题,直到伯尼的德国银行家伙伴们留下一个烂摊子需要他去收拾,而且为了挽回局面付出非常大的代价,除了“格里布克沃斯基行贿案”之外有太多官司并没有被报道。不过,无论那一亿美元的罚款在大众眼里意外着什么,他成功让自己脱身。对FIA来说,只要伯尼这艘泰坦尼克不沉,就要竭尽全力从他身上压榨价值。

车队一直对F1的商业权益虎视眈眈,利用一切机会想多分每一杯羹,而且大车队的野心不仅如此,还想掌控游戏的话语权。

过去,伯尼有卢卡•迪•蒙特泽莫罗这个盟友。尽管两人时不时“互掐”,但在某种程度上非常有“默契”——伯尼知道如何满足意大利人的胃口,而且只要把法拉利拿下,其他车队的问题就迎刃而解。FOTA(车队联盟)的解散就是他最成功的案例之一。

但是,去年秋天,风向开始改变,迪•蒙特泽莫罗被塞尔吉奥•马奇奥内驱逐出马拉内罗。马奇奥内作为菲亚特的话事人——如今担任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集团(FCA)CEO——拿下了法拉利的控制权。这位自幼随父母移居加拿大、在美国文化下长大的意大利人在汽车制造业呼风唤雨,戴姆勒全球总裁迪尔特•蔡澈、雷诺集团主席卡洛斯•戈恩都是他的“Buddy”(互相帮助的朋友)。

当然,梅赛德斯和雷诺对F1各有所图,但短期利益一致,于是在马奇奥内的带领下,他们试图让F1变成汽车制造商的游戏,而通过引擎供链来影响小车队是他们最大的筹码。

表面上看,三方争论的焦点是赛道上竞争的核心技术——引擎规则、赛道下生存的关键——成本,但归根到底是这项赛事谁说了算。例如:2009年莫斯利因为“预算帽”掀起的纷争被逼下台,值得一提的是如今的混合动力单元最初也是英国人的主意。

2015赛季进入尾声阶段,伯尼联合托德想在2017年引进有独立供应商打造的标准引擎——采用自然吸气规格,除非制造商同意为引擎降价,为财政状况令人担忧的小车队解决一些麻烦,但是,更直接的导火索是红牛在解除与雷诺的合同后被梅赛德斯、法拉利、本田——说得准确一些是罗恩•丹尼斯的施压——拒之门外,大有仗势欺人的态势。伯尼显然不能容忍这种情况发展下去。

制造商当然不会束手就擒。如果伯尼和FIA“一意孤行”,他们将采取行动,法拉利又发出退出威胁,尽管谁都知道跃马对F1的需要,与F1需要它一样。

马奇奥内的态度非常明确,可以给小车队降低引擎使用费,但是差价要由FOM来贴补,而可以理解的是”补偿”的形式不一定是金钱。

结果,FIA、伯尼和制造商在日内瓦达成共识,除了动力单元使用费不得超过1200万欧元,还有2018年的规则调整,一旦成文,将保持到2020年——现在的《协和协议》到期前——不变。

托德和伯尼的底线得到了实现,而制造商在动力单元价格上的妥协,换来的是继续通过整个F1来宣传他们的最新引擎技术,他们已经在这上面耗费了3-4亿欧元,必须看到回报实现的那一天,而下一次规则调整就是他们等待的夺取控制权的时机。  

马奇奥内和他的伙伴们对F1有自己的规划,以奉献更精彩的比赛为由:让它更“性感”。他们要阿尔法•罗密欧、阿斯顿•马丁、保时捷一起加入这场游戏。红牛的“引擎危机”一度加速了大众——以旗下某个品牌入伙的节奏,只是德国人不争气出了丑闻,正在全力控制预算进行赔偿,让F1计划搁浅。但是,斯蒂法诺•多梅尼卡利从奥迪加盟兰博基尼暗示着大众并没有放弃对F1项目的准备。当初有消息暗示红牛将经历2-3年的过渡期,等待被奥迪接手。如今,2018年的技术规则修改倒是为大众/奥迪,预留了准备时间。

更多制造商加盟对FIA来说可以是一件欢欣鼓舞的事,前提是规则依然由作为管理者的他们制订。讽刺的是F1是世界上唯一有参赛者参与规则制订的运动,而一旦制造商车队势力扩大,独立车队的话语权将进一步被控制——没人想像红牛这样陷入囹圄,他们会向伯尼逼宫。

几乎每个人都对托德目前的工作感到不解,他似乎对F1的发展并没有他所说的那么关心。在外界看来,他借助FIA这个平台让自己与联合国更加紧密。虽然法国人与伯尼联手推动了“引擎费用预算帽”,但是对于今后的规则改革,倘若FIA倒向制造商一边,也不需要意外。托德已经清楚地表明他不会把FIA带入成为“被告”的境地。值得一提的是他的任期将在2017年结束,如果没有太大意外,届时将年满71岁的他将会卸任,无论2018年规则调整后F1变成什么样,都不需要他来操心。

因此,接下来几年压力更大的是伯尼这一边。小车队一定会想方设法——与大车队同时——向他施加压力,索要更多的分红,而且要求必须得到满足。因为一旦有车队在这个节骨眼退出,很可能会让制造商不满,拒绝签订下一份商业协议,除非伯尼再次满足他们的愿望。这样的局面会令伯尼十分被动:一方面FIA只会坐山观虎斗,静观其变;另一方面赛道/赛事推广方一旦嗅到伯尼失势,肯定会趁人之危。最糟糕的情况下,FOM与FIA的百年合约就此作废,整个商业结构需要重新塑造。这显然是双方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制造商将全盘接管F1。

之所以这场争吵看起来比过去安静了不少,看起来平衡地收场,但实际上只是摁下了暂停键,因为制造商真正的夺权行动还没有开始……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文章类型 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