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阿里瓦贝内讲述法拉利内幕

2014年底,在塞尔吉奥•马奇奥内成为法拉利主席后,毛里齐奥•阿里瓦贝内任职法拉利F1车队领队,引领马拉内罗走入了一个新时代。

阿里瓦贝内不喜欢成为公众的焦点,而且更愿意自己只是法拉利这台万众瞩目的庞大机器里的一枚螺丝钉。但是,对于自己的雇主,他满怀激情,而且在马拉内罗工作了18个月后,他已经亲历了各种高峰与低谷。现在,他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把世界冠军奖杯带回意大利。

这是阿里瓦贝内第一次接受网站的独家采访,他敞开心扉,讲述这条充满荆棘的冒险之路、他对基米•莱科宁和塞巴斯蒂安•维特尔的看法,以及为什么他坚信法拉利2016年的冠军争夺战还没有结束。

过去一年半,你的人生改变有多大?

“我不知道该从何说起……首先,25年后我第一次回到意大利工作。从前那份工作是非常紧张的,所以这种改变超过了生活本身,而是在于工作的类型。”

“在这个世界里,每天你都会了解到新的东西,需要你谦虚。你需要知道如何应付技术上的挑战,同时还有与团队协作有关的问题,因为归根到底车队是由许多人构成的。我们车队里意大利人占大多数,加上相当一部分来自海外的专业人才。”

当你接受这个任务的时候,法拉利与胜利很遥远。你担起这个角色的时候,是否觉得容易?

“每一个轮回、每一个赛季,都有自己的故事。你不需要回顾过去,而且这也不是我的风格。我相信做这份工作,你不能单独区分人们的技能,而是要想如何让他们在内部互相取长补短。”

“我一直喜欢说’我们’,而不说’我会’。在这项运动里,一个人不能改变世界,但是他能在车队内,为一起取得成绩,做出贡献。”

法拉利领队的角色是否要求你24小时随时待命、毫不犹豫?

“对所有在法拉利工作的人来说,无论什么角色,都是一份全职的工作。在马拉内罗,有些时期你可以三班倒,而有时需要24小时待命。我确信,我们的很多专业人士体内流淌着真正的法拉利血液。”

“就拿今天在工厂里有人填补我的空缺来说,你不需要时时刻刻亲自在公司里,因为痛过技术手段,我们可以随时随地保持沟通。”

“但是你需要时刻准备好。你必须亲临比赛现场,但是就算我不在马拉内罗,那不代表会出问题。上个星期我在工厂与大家交流,我能感受到这些技术专家对他们的工作全心全意。他们不止是公司的雇员,他们是在为法拉利加油。”

我们时常看到比赛里,你在维修墙上振臂高呼……

“我是一个相当有激情的人。我知道自己也许应该冷酷一点。但是,我觉得自己也代表着那些没有来到现场、在家里工作的人。所有,有时我很愉快,有时则很生气。我认为这就是精神的象征,2015年我们再次赢得了胜利,而今年我们继续鞭笞自己、不会放弃。“

2015年时,你是否真的认为以三场胜利结束赛季是可能的?

“回想上赛季开始之前,我记得没有人相信我们有可能重整旗鼓到这个程度,特别是引擎方面。但是我们的底盘制造部门和引擎部门让每个人都吃惊。相信我,在马拉内罗的这些人知道应该怎么做。“

你是何时爱上汽车运动的?

”那是源自Vespa(译者注:意大利制造的小摩托车),我还装了一根管子来强化车架。实话实说,我非常喜欢越野摩托,而我那些手头更宽裕的朋友,人手一辆Malaguti Roncobilaccio 摩托,当时那对我来说还只是一个梦。”

“我只有一两二手的Vespa,而我对它进行了改装,希望可以把它变成越野摩托。但是我第一次骑上它越出去,它就坏成了两半!”

那么何时喜欢上四轮车?

“我来告诉你一个故事。还是孩子的时候,我喜欢画F1赛车。我对此很专注、很着迷,说不准,也许我本来应该能成为一名设计师。那个时候的F1赛车还有侧边的裙摆,大多数时候我画的是科林•查普曼的莲花赛车,但是我把黑色替换成红色!后来,我获得机会与Klaus Seppi一起参加巴黎-达喀尔拉力赛,那是一次不可思议的经历。”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16-H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16-H

Photo by: Ferrari

就现在的两名法拉利车手来说,你与他们交流时都是同一种方式,还是会用两种不同的方法来对待?

“这是一种折中的方式。我与他们都很开诚布公,他们也是如此。我们有话都开门见山,没有任何绕弯子的必要,什么事情是需要做的,我们都直截了当。当然他俩的性格很不同。”

“基米更加含蓄,但是过去一年半来,他的话开始多起来,而且当他提供指导的时候,非常精准。塞巴斯蒂安是很外向的人,但做事一丝不苟,特别注重细节。”

“他俩都非常职业,当事情发展不顺利的时候,你可以看出来。有些情况下,你的士气会受到打击,但是我们回顾一遍之后,就立即往前看。与他们一起吃晚饭的时候,他们都很友善、很聪明,这时你会知道他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处理。他们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洞悉围场之外的很多事情。”

当法拉利车手的合约即将到期时,特别是对明年法拉利的车手阵容有很多猜测。基米•莱科宁是离开还是留下?

“这个问题我已经说了很多次,我们有两名世界冠军车手。塞巴斯蒂安以前就想来法拉利,这是他的人生志向,也是很多其他车手的。他对自己的工作很投入,我相信他想在这里待上很久。”

“基米为车队争夺制造商锦标付出了很多,2016赛季的第一部分,他做得很出色。只要赛车能够让他发挥,我认为他丝毫不逊于任何人。”

“但是,现在就定下明年的事情还为时尚早。我们还有三分之二的赛程要进行。”

2015年,你们似乎已经达到了赛车最大的能耐,也抓住了每个机会。今年,从表现上看,法拉利还没能实现这一点。

“我们的2016年赛车比去年改进了很多,可以说是全新设计的结晶。但是,这辆车也非常敏感,调校起来有些难度,所以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激发出全部能力。不过,我相信随着我们当前工作的继续,我们能展现全部潜力。”

“这就像一匹纯种马,非常难以驯服。但是,通过一些细微的调校,就可以达到百分之百的水平。”

去年,法拉利对2015赛车的研发一直持续到赛季结束。今年还会这么做吗?还是会比较早地把注意力放到2017年赛车上?

“我们才比完8场比赛,我认为现在就把注意力转到明年,而不顾这个赛季,是错的。我们在追赶梅赛德斯,我们不能错过任何机会。”

F1看起来就像一家不考虑客人的商店,规则非常复杂,很难让外面的人理解。你同意吗?

“我们的主席虽然由很多事业需要关心,但他还是花了很多精力在这个问题上,在策略小组和F1委员会里争辩。他保证自己的意见传达出去。”

“F1的技术规则和竞赛规则所呈现的形态就像恶性循环。你做的越多,改变就会越复杂,而你就需要做更多的事情来改变。不是所有的规则都完美,你需要去纠正它们。“

“赛车已经变得更加复杂,规则更难解释。我完全同意规则需要简化,对车迷和我们来说,都是如此。”

现在的F1还是完全由轮胎决定比赛结果吗?

“我记得那怕是在普利司通和米其林的时代,我们对轮胎的讨论也相当多。如果你对轮胎的研究达到完美的程度,它可以变成让你占优势的因素,反过来你会受到很多惩罚。”

“现在我们有很多轮胎选择,但往往结果就是它们让事情变得有点复杂。”

Kimi Raikkonen, Ferrari SF16-H
Kimi Raikkonen, Ferrari SF16-H

Photo by: XPB Images

当你在马路上被法拉利车迷拦住时,他们通常对你说什么?

“看了很多报道以后,有时候我以为车迷会对我狂骂一顿,但是在街上碰到他们时,事情恰恰相反。我真的挺惊讶。有的人会轻拍我的肩膀,表示鼓励。对此,我真的非常高兴。这时刻提醒着我,我们的义务就是取得成功,而且特别是为了他们。”

你觉得自己可以胜任这份工作多久?

”我一开始就说过,我不希望别人把我视为车队领队。我更喜欢被看成车队经理,我觉得这样更加合理。我是公司的员工,公司的高层会从大局上决定怎么做最好。”

“只有在比赛期间,人们看到的才是F1。但是,当你关了电视机后,这是一个每天都有很多问题需要处理的企业,它与世界上其它行业的企业一样。”

“至于我会任职这个角色多久,这不是由我决定的。我的上司们会评估我的成果如何,依此做出决定。”

做了这份工作一年半之后,你觉得与其他车队联合是否能帮助F1,还是你认为应该以自我为中心?

“重要的是我们要脚踏实地,在有些情况下,我们可以与自己的对手达成共识,创造共赢的局面。例如:有一个比赛周末,托托•沃尔夫和我原本应该’憎恨’彼此,因为我们是敌人。当赛道上的项目结束后,我们会讨论很多影响F1大事的问题。“

”让我觉得遗憾的,是每当你尝试从这个方向着手做什么事情的时候,总有人举手反对,还谈合谋。有些人恐怕很难理解,赛道上我们可以相互为敌,但是我们仍然能为这项运动的利益同舟共济。协议与合谋是两回事,但是看起来这个概念很难向别人解释。”

2017年,法拉利供应红牛二队引擎的协议即将结束。你对次由准备吗?

“去年晚些时候,红牛二队处境非常艰苦,需要(为2016赛季)找到动力单元,当我们一起商讨的时候,我们在最后一刻把他们添加为客户车队。”

但是红牛的情况完全不同?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红牛先问梅赛德斯能不能得到他们的引擎,而答案是’不’!”

你重新调整了法拉利赛车手学院的项目。如果有一名有才能的年轻车手出现,你有没有做好准备,让他有机会升入F1?

“我们希望如此。与哈斯的合作在这方面会给我们一臂之力,很快我们就会看到查尔斯•勒科莱克在周五上午的练习阶段驾驶赛车。”

“说回学院的事情,我们已经与Tony Kart的主管Roberto Robazzi达成了意向重要的协议,可以帮助我们挑选出色的少年车手。现在马西莫•里沃拉负责管理学院,他在自己的工作中非常活跃,紧紧跟踪着我们的少年车手的近况。”

“看到安东尼奥•富奥克的表现那么出色,我觉得很高兴,而久利亚诺•阿莱西和周冠宇也在成长。”

现在有21场比赛,但是测试的时间越来越少。

“如果能达到一个折中的方案,对每个人都会更好。多几次测试可以更好地配合轮胎研发,也许我们能多组织几次面相公众的展示活动,因为比赛周末显然没法做到。”

“我很喜欢MotoGP的方法,比赛结束后,他们周一和周二也留下来,进行两天的测试。对车队来说,这是一个可以节省成本的办法,也可以让那些没法在周末去现场看比赛的车迷,有机会来看F1。”

成为法拉利领队一年半来,你是否觉得有时自己受到了一些不公平的批评?

“是的,但是我也得到很多的称赞。可以说,这两者是互相平衡的,既然你接受这份工作,就要接受自己会受到指责的可能。”

如果有人能保证你在赛季剩余的时间里赢下三场比赛,你会接受吗?

“不,我绝对不接受。我知道我们的潜力,而且也知道梅赛德斯完成了多么了不起的工作。有些赛道上,差距在缩小,但是我们需要提高自己的标准,因为我们很清楚什么是我们的目标。”

“如果我回答你’是’,我就无法代表法拉利精神和那些具有法拉利DNA的人。”

Maurizio Arrivabene, Ferrari Team Principal in the FIA Press Conference
Maurizio Arrivabene, Ferrari Team Principal in the FIA Press Conference

Photo by: XPB Images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车手 Kimi Raikkonen , Sebastian Vettel
车队 法拉利车队
文章类型 采访
标签 maurizio arrivabe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