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大奖赛幕后:F1需要复活节彩蛋?

今天,3月27日,西方的复活节,基督徒认为它象征着复活和希望。每年的F1揭幕战在澳大利亚墨尔本举行时总是在复活节前夕。你不能找到一个比墨尔本更适合的地方开启新赛季的大幕,无论在何种情况下,你总是能看到希望……

一年最重要的赛前预热

全年的第一场比赛,赛道下的“成绩”和赛道上同样重要,关系到一支车队给人的印象。冬歇期,印度力量的名字在很多经济新闻里被提及,因为车队老板维杰•玛尔雅的债务问题几乎让他成为印度的全民公敌。澳大利亚大奖赛前,这位印度富豪出境的消息让他的债主们非常愤怒,认为他潜逃出国,甚至迁怒政府。玛尔雅在个人推特上回应说自己“是国际商人,需要频繁往返于印度和其他国家。绝对没有潜逃,而且也不是潜逃者。”不过,毫不意外,玛尔雅没有出现在墨尔本。

Sergio Perez, Sahara Force India F1 visits Luna Park
Sergio Perez, Sahara Force India F1 visits Luna Park

Photo by: Eagle Image

 F1圈内已经对印度力量老板的个人问题习以为常,所以也就不难为车手。至少在这个世界里,印度力量还是中规中矩,按照惯例举行了新赛季第一场媒体活动,就像他们的车手总是比赛周末第一个开媒体会。在Luna Park,塞尔吉奥•佩雷兹像个孩子一样坐上碰碰车,与幸运车迷撞在一起。显然,上赛季年度第五的车队历史最佳战绩让印度力量有理由让墨西哥人以轻松、乐观的心情投入今年的争夺。

主场比赛的丹尼尔•里卡多完全接过了马克•韦伯的旗帜,有他出席的活动,哪怕是一大早8点钟,本地媒体照样准时聚集。出生在珀斯的里卡多一脸精神地从Yalla River对岸跑来,混杂在骑车的上班族大军里,为“Wings For Life”全球跑做宣传。

没有一名车手喜欢在大奖赛周末出席过多的商业活动,但是这又是“明星车手”需要履行的义务。上午两个小时的活动结束,里卡多就马不停蹄地搭直升机前往下一场,谁让现在他是全澳大利亚的希望。

Daniel Ricciardo, Red Bull Racing runs across Seafarers Bridge

Daniel Ricciardo, Red Bull Racing runs across Seafarers Bridge

Photo by: 红牛信息库

没有商业活动任务的车手就可以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尼科•霍肯伯格沿着Yalla River悠哉悠哉地一个人跑步热身。最悠闲的要数基米•莱科宁,他带着女友明图去逛了墨尔本动物园,而且聪明地避开前东家索伯的媒体活动(去动物园成了索伯在墨尔本的传统活动)他们就像一对普通的外国游客,手牵手逛公园,没有人识破,直到看见挂着记者证的Motorsport中文网记者才绕路而行。

至于最轻松备战揭幕战的人,那就非卫冕冠军刘易斯•汉密尔顿莫属。他早早地就抵达Down Under(泛指澳大利亚或新西兰),在奥克兰消磨了一点时光,只是遭遇并不愉快。他先是因在赌场自拍被请出门,接着又因上传了一张在哈雷摩托上的自拍照险些遭到新西兰警方调查(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一边驾驶机动车一边使用手机属于违法行为),有些灰溜溜地“逃离”新西兰。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Team during the press conference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Team during the press conference

Photo by: XPB图片社

但是,汉密尔顿的自拍丝毫没有停下:参加2016年第一堂车手新闻发布会,他掏出手机与后排的几位新人自拍;第一次走进电视混合采访区,与英国电视记者们自拍;梅赛德斯的第一次文字媒体会,他坐在台前与所有人自拍。至于他用的手机,一款粉色的iPhone。显然不是车队赞助商黑莓,但是梅赛德斯已经懒得过问了。

周三、周四,记者们的时间被车队活动和采访填得满满当当,谁让这是第一个周末的前两天。雷诺见缝插针地举行了R16正式涂装的发布会,没有人比法国制造商更希望引起注意,而且是以积极的方式。 

David Croft, Sky Sports Commentator, Ellie Jean Coffey, Jolyon Palmer, Renault Sport F1 Team, Kevin Magnussen, Renault Sport F1 Team and Cyril Abiteboul, Renault Sport F1 Managing Director
David Croft, Sky Sports Commentator, Ellie Jean Coffey, Jolyon Palmer, Renault Sport F1 Team, Kevin Magnussen, Renault Sport F1 Team and Cyril Abiteboul, Renault Sport F1 Managing Director

Photo by: XPB图片社

唯一让人遗憾的是梅赛德斯并没有像过去几年一样周四上午在St Kilda海滩边举行早餐新闻会,恐怕是因为季前测试后已经在斯图加特举行了F1和DTM的联合季前新闻发布会,可以爆的“料”已经提前送出了。

周四一进围场,记者们就收到一封神秘的邀请函,没有具体发信人,也没有明确的出席人物,只有时间和地点,唯一的提示是两大著名品牌的联姻。几乎就在同时,围场内流行起红牛与阿斯顿-马丁合作的传闻。于是,见到红牛PR的时候,笔者就问:“晚上的神秘新闻发布会你出席吗?”对方会心地笑着回答:“我什么都不能说,但我强烈建议你们去。”答案不言自明。

在某种程度上,商业活动提供了更好采访机会,因为离开围场之后,无论车手还是车队高层会相对放松。通常,商业发布会就是鼓励记者采访,因为合作双方都需要曝光,所以向来不怎么愿意站在聚光灯下的阿德里安•纽维乐呵呵地谈起他对参与跑车设计的感受,当然顺带不忘“批评”一下F1技术规则的倒退。此时此刻,人们才真正意识到过去18个月里这位设计了10辆F1世界冠军赛车的天才人物把另一半精力放在了什么地方,而红牛与阿斯顿-马丁的“暗渡陈仓”让所有人吃惊,特别是一直在暗示印度力量会与阿斯顿-马丁走到一起的“消息灵通”的记者。

Adrian Newey, Chief Technical Officer Red Bull Racing and Marek Reichman, Chief Creative Officer and Design Director Aston Martin
Adrian Newey, Chief Technical Officer Red Bull Racing and Marek Reichman, Chief Creative Officer and Design Director Aston Martin

Photo by: 红牛信息库

周五自由练习开始之后,所有人都回归了正常节奏,只不过“规则”——新排位赛规则、新轮胎规则、新无线电禁令——一字不绝于耳,让赛季的第一个周末注定要发生一些什么。

当比赛变为“彩蛋”

事后来看,撇开排位赛,甚至排位赛到Q2就此结束,2016赛季的第一个周末算得上完美。然而,就是这项从提出到落实只有一个月时间的改革几乎夺走了整个周末的风头,也把F1推向了新的最低点。

Daniel Ricciardo, Red Bull Racing RB12
Daniel Ricciardo, Red Bull Racing RB12

Photo by: 红牛信息库

对Q3最后时刻赛道上没有赛车的尴尬局面,伯尼•埃克莱斯顿——他没有出席揭幕战——第一时间评论说“相当垃圾”、托托•沃尔夫也认为“相当垃圾”、克里斯蒂安•霍纳“向车迷道歉”,这些反应是迅捷让人怀疑就像精心设计好一样。

周六有梅赛德斯传统的新闻会时间,沃尔夫原本第一个接受拷问,就当他坐下时,电话铃响了。奥地利人拿出手机看了眼屏幕,开玩笑地说:“你们谁想跟伯尼说话?”借着他接起电话:“Hello,伯尼。我正准备跟媒体说话……”

沃尔夫起身离座去听伯尼的电话,此时梅赛德斯新闻官布拉德利幽默地说:“托托已经被90秒规则淘汰了,我们让刘易斯先来吧。”

汉密尔顿和尼科•罗斯伯格相继结束了他们的媒体时间。德国人虽然连续6个杆位纪录被队友终结,但让人颇为意外地保持了乐观的情绪,多少为后一天的胜利埋下伏笔。

Eric Boullier, McLaren Racing Director with Toto Wolff, Mercedes AMG F1 Shareholder and Executive Director
Eric Boullier, McLaren Racing Director with Toto Wolff, Mercedes AMG F1 Shareholder and Executive Director

Photo by: XPB图片社

 好不容易,沃尔夫重新回到了桌前。第一个问题非常简单,有人问,“伯尼说了什么?”沃尔夫摘下眼镜,严肃地说:“我认为我们错了。”

这个晚上,所有人都在讨论淘汰制排位赛的规则改革不成功,而车队已经协商好第二天正赛前召开紧急会议商讨对策。周日中午12点,车队代表们先后走进赛会控制中心,由FIA F1赛事总监查理•怀汀主持会议。半个小时之后,会议结束,最先走出的托托•沃尔夫、毛里齐奥•阿里瓦贝内、克里斯蒂安•霍纳纷纷被媒体围住,而他们斩钉截铁地称车队一致同意在巴林大奖赛恢复2015年的排位赛规则,而且埃克莱斯顿也会支持。这是多少年来第一次车队竟然如此快地达成“共识”,于是“阴谋论”油然而生。

比赛的临近让人暂时放下排位赛的话题,而法拉利一发车就超过两辆梅赛德斯真正把焦点转移回竞赛本身。接下来的时间里,费尔南多•阿隆索的死里逃生、法拉利的轮胎策略——本该如此——成为最关心的话题。毫无疑问,这是多年来最具有观赏性的揭幕战,更是F1原本就应该呈现给人的样子,而不是变为“彩蛋”——惊喜。

Fernando Alonso, McLaren MP4-31 in a huge crash
Fernando Alonso, McLaren MP4-31 in a huge crash

Photo by: 萨顿汽车运动图片

然而,过去两天,淘汰制排位赛规则将在巴林暂时得到保留的消息又是激起了强烈反响。显然,在墨尔本时车队之间并没有达成百分之百的一致——知情者告诉笔者有一支车队当时就反对,那支车队就是印度力量,而伯尼也改变了立场,所以这场闹剧不可避免地会被拖到巴林大奖赛之后,直到F1来到上海。

汉密尔顿多次提到希望再次与对手一起演绎2014年他与罗斯伯格在巴林那样的激烈缠斗,抛开所有的政治因素,墨尔本的战局至少让人对下周日的比赛、梅赛德斯与法拉利的对话、梅赛德斯“内战”有所期待。

明天是西方的”Easter Monday“,基督徒庆祝耶稣复活的日子。逻辑上,你可能会问“F1准备好复活了吗?”但是,那真的值得庆祝吗?

Christian Horner, Red Bull Racing Team Principal during the press conference
Christian Horner, Red Bull Racing Team Principal during the press conference

Photo by: 红牛信息库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澳大利亚大奖赛
赛道 阿尔伯特公园赛道
文章类型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