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利承认巴塞罗那后赛车升级进展不佳

毛里齐奥•阿里瓦贝内承认自从西班牙大奖赛后,法拉利SF16-H赛车没有达到理想的进步幅度,特别是缺乏足够理想的抓地力导致了近期竞争力被红牛赶超。

德国大奖赛里,在上升势头凶猛的红牛面前,法拉利赛车尽显颓势,不仅排位赛单圈速度不够,比赛中也无法赶上RB12。塞巴斯蒂安•维特尔和基米•莱科宁分别以第五、六名完赛。芬兰人坦言这样的成绩对车队上下非常“痛苦”。

“每个人都看到我们完赛时的排名,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很痛苦,”莱科宁说,“但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我需要继续埋头苦干,争取改进。我们只是不够快,很不幸事情就这么简单。希望我们在接下来的比赛里能去挑战梅赛德斯和红牛,但不会容易。”

排位赛后,莱科宁和维特尔都承认法拉利无法在霍根海姆为赛车找到理想的调校。比赛中,法拉利对轮胎的管理也不如赛季初来得理想,而芬兰人认为是下压力不足造成的。

“轮胎的工作没有我预期的那么好,所以让事情很棘手。第一套轮胎虽然不算太坏,但是性能衰退非常快。我们需要更多下压力才能跑得更快,那样一来也会对轮胎寿命带来些许不同。但是在这里,看上去赛车缺乏整体速度。比赛中有一些时刻,我们可以跑得很快,但是无法坚持下去。”

上周末,维特尔加盟法拉利后第一次回到德国主场比赛,第五个完赛、无法追上身前的四辆赛车显然无法令他满意。而比赛中并不完整的无线电通讯,很容易让人以为他可以主观否定车队的进站策略。

“我显然没法高兴,”维特尔说,“在主场比赛肯定是特殊的事情,但是就这方面来说,这又谈不上一场特殊的比赛。我很难找到赛车的平衡,赛车一直出现侧滑的问题,这对我的轮胎寿命造成很大问题。总而言,法拉利速度不够快。所以我们在两次进站后完全跟不上前面的对手。”

残酷诊断

赛季初的三场比赛里,法拉利叫人看到向梅赛德斯发起冲击的希望,但是渐渐失去了劲头。特别是回到欧洲后,红牛的强势反弹给马拉内罗工厂带去很大的压力。维特尔承认车队在诊断赛车问题的过程中经历非常坎坷。

“过去几场比赛我们非常艰苦,但是非常、非常有用,因为我们对赛车了解了很多,而且知道了什么是需要重点关注的地方,”维特尔说,“因为赛季初的几场比赛并没有完全体现出来,但之后越来越明显。“

”显然以这样的方式发现问题有些残酷,因为我们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有竞争力,但是我认为我们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做。虽然不可能一个晚上就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我们已经有了计划,下半赛季应该会变强。”

抓地力问题

匈牙利大奖赛后,红牛领队克里斯蒂安•霍纳就扬言要在夏休期到来前,在积分榜上超过法拉利。一个星期后,红牛实现了目标,而且两辆红牛赛车在比赛中都成功压制了梅赛德斯的尼科•罗斯伯格。

相反,就在从布达佩斯转战霍根海姆期间,马拉内罗发生了人事变动,原技术总监詹姆斯•埃里森离开法拉利,让车队面临更加严峻的挑战。眼看赛季目标难以实现而且又被红牛反超,法拉利领队毛里齐奥•阿里瓦贝内承认巴塞罗那之后,赛车升级进展不尽如人意。

“在加拿大时,我们的反应非常不错,对引擎做了升级,“意大利人说,”但是就目前的情势来说,如果往回追溯的话,我认为在赛车的下压力方面,从巴塞罗那到现在我们都没有很大的改进。这就是问题。我们知道应该在哪个方面加倍努力,而且还需要越快解决问题越好,哪怕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正如莱科宁和维特尔所言,SF16-H赛车目前最挣扎的地方就是寻找更多抓地力。阿里瓦贝内承认车队在如何平衡空气动力学抓地力和机械抓地力上面临难题,但是跃马不会放弃2016下半赛季的争夺。

“不用我说你们也知道,赛车的下压力(抓地力)有两方面。一方面是空气动力学压力,另一方面是机械下压力(抓地力)。我们需要在两个方面都有提高,因为它们需要互相配合,而有时候各自又完全不同。”

“红牛的进步非常大,他们现在跑到了我们身前,这点我们已经非常清楚了。但我们不会缴械投降。我们必须仔细思考,发起反击。我们在重新评估车队,一点没慌张。因为既然是做决定,意味着我们知道自己做的事情。着眼于下半赛季,我们知道必须有所提高。’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德国大奖赛
赛道 霍根海姆赛道
车手 Kimi Raikkonen , Sebastian Vettel
车队 法拉利车队
文章类型 突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