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利对无缘铃鹿领奖台感到懊恼

塞巴斯蒂安•维特尔认为法拉利在铃鹿有足够的速度争取进入前三名,但没有如愿,而他与队友在比赛中遭遇了太多慢车的阻挡。

因为背负着马来西亚留下的三个发车位罚单,排位赛第四名的维特尔只能在铃鹿从第三排起步。这次德国人发车顺利,且在第三圈就上升到第三名。

大半场比赛里,维特尔与汉密尔顿为第三的位置争夺得非常激烈。第二次进站成了关键,法拉利为维特尔更换了软胎,希望德国可以冲击汉密尔顿,但是三圈过后就被抛离了DRS攻击范围。与领奖台失之交臂让维特尔感到遗憾,但是他对法拉利赛车的进步表示肯定。

“我认为这个周末有很多积极的事情,”维特尔说,“尽管吃到罚单,但是排位赛竞争力很强,比赛中赛车的速度也很好,我们可能是赛道上第二快的赛车。”

“很肯定,我没法完全高兴起来,因为如果你有机会登上领奖台但擦肩而过,肯定会感到失望。但是就像我说的,这个周末有好多积极的方面。拿赛车在这里的表现与银石相比——两者赛道特点相似,加上今天的风相当大等因素——我认为我们比当时进步了很多。”

“疯狂”慢车

比赛中,两位法拉利车手都向车队投诉慢车阻挡过多,而这也是最后阶段维特尔无法对汉密尔顿构成威胁的主要原因,他在套圈慢车时损失了很多时间。

“我们今天不太走运,到处都是蓝旗,”维特尔说,“我认为刘易斯在套圈慢车的时候争取到了4秒钟。但是比赛就是这样,有时候你赢,有时候你熟。看上去他总是能在直道上超过慢车,而我经常在一号弯被挡到,或者在赛道的中段,因而损失不少时间。但你对此无能为力。”

基米•莱科宁在赛后称自己遭遇了“疯狂”的慢车,有时整整一圈都没有被让过,但他也坦率地表示,起步时没有抢到好位置对结果影响更大。

“每条赛道都不一样,但通常面对蓝旗时,一些车手就会减速让你通过,他们自己就落后了一圈,”芬兰人说。

“我明白有时候他们有自己的争夺,但是让过别人不是什么难事。你总要损失时间,而落后一圈也是比赛的一部分。显然在这样的赛道上,情况会影响多一些,你只能跟在(慢车)后面。有些人真是疯狂,你竟然紧紧跟随了他们一起,很明显原本不应该这样。”

”但是我不认为(慢车阻挡)对比赛结果带来很大影响,影响更大的是发车。”

比赛中莱科宁最大的对手是红牛的丹尼尔•里卡多,而他多次刷新最快圈速,并以第五完赛,将至少一辆红牛赛车挡在身后。

芬兰人原本应该从第三位起步,但周日上午法拉利替他更换了变速箱,导致他受到五个发车位的处罚。显然,他对此感到失望。

“非常令人失望,我觉得我的赛车很不错,”芬兰人说,“如果我们能跑在前面,前路就可以空旷一点,就不会损失速度,但是你又能怎么办?很不幸比赛就是这样,对我们一点也不理想。”

虽然拿到第四、第五名,但是法拉利本场比赛仍比红牛少拿四分,在制造商积分榜上被对手甩开50分。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日本大奖赛
赛道 铃鹿赛道
车手 Kimi Raikkonen , Sebastian Vettel
车队 法拉利车队
文章类型 突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