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利危机:一夜回到黑暗中

费尔南多•阿隆索一再坚持说只要法拉利不赢得世界冠军,他就不会为当初的离开后会。如今,当西班牙人离开马拉内罗二年半后,法拉利竟然回到了当初他离开时候的状态,甚至可能更糟糕。

2015赛季的法拉利圣诞新闻会没有放在费奥拉诺的车库里举行,而是改在马拉内罗工厂装修一新的多功能厅内。此举仿佛在传达法拉利主席塞尔吉奥•马奇奥内的信息:跃马即将开启崭新的时代。争夺世界冠军,马奇奥内明确提出了2016赛季的目标,他相信三场胜利之后,詹姆斯•埃里森领衔的技术团队能够打造出一辆挑落梅赛德斯的赛车。

Ferrari SF-16H
法拉利 SF-16H 新车发布仪式

图片: 法拉利

冠军相难保持

揭幕战澳大利亚大奖赛上,法拉利赛车让人看到了冠军相,如果没有阿隆索的那次意外撞车和红旗,或者临场的轮胎策略没有拖沓,跃马可能早就拿到了开门红。

SF16-H比前款有更多下压力和更多动力,这点毋庸置疑。法拉利是整个冬天对动力单元调整幅度最大的,改善了能量回收系统,而油品合作品牌Shell也升级了燃油,一并来提高引擎的燃油经济性。不仅如此,基米•莱科宁的表现说明这辆赛车比SF15-T有更好的操控,特别是转向。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16-H
澳大利亚大奖赛领先梅赛德斯赛车的法拉利双雄

图片: XPB图片社

但是,从索契的比赛开始,尽管对动力单元又进行了升级,但是SF16-H开始跟不上梅赛德斯W07。事实上,这次升级多少有些被动,因为莱科宁和塞巴斯蒂安•维特尔在墨尔本和巴林先后因为引擎问题退赛,拉响了可靠性警报,而这正是激进的涡轮升级所带来的结果。没想到,当动力单元得到稳定后,变速箱故障在之后的比赛里侵袭了法拉利,带来了发车位置的处罚。

然而,梅赛德斯——主要是刘易斯•汉密尔顿——同样遇到了动力单元的可靠性问题,但W07赛车的竞争力依然没有下滑的迹象。除了两名车手在西班牙相撞后同时退赛,”银箭“还是获得前12场比赛中的11场胜利。

归根结底,法拉利的赛车升级进展不理想。动力单元的季中升级配额因为首先用来解决可靠性问题而有所妥协,浪费了本应提高性能的机会,而如今只留下最后三个。所以,对于梅赛德斯在排位赛Q3激发额外动力,法拉利毫无办法。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加泰罗尼亚赛道苦苦追赶红牛的法拉利

图片: XPB图片社

如果说原本法拉利还在起步和轮胎管理上具备优势,但是从巴塞罗那一战,SF16-H面对红牛RB12,后者底盘的传统优势开始显现。只不过,此后在加拿大和巴库,雷诺动力单元的劣势和RB12在轮胎管理上的不稳定,让跃马还有机会喘息,但可能也因此带去了迷惑。维特尔在霍根海姆的比赛后承认,车队经历了残酷的过程才确定赛车的真正问题。这说明,马拉内罗的技术团队一直无法确定SF16-H究竟哪里有问题,就像他们无法解释梅赛德斯究竟为何可以这么快。

体制问题

Sergio Marchionne, Ferrari President and CEO of Fiat Chrysler Automobiles watches the race
马奇奥内现场观战

图片: XPB图片社

一直无法取得胜利,让马奇奥内为首的高层感到压力,因为他们已经高调地放出过狠话,经由媒体传播,在车迷心中种下了很高的期待。

此时,整个马拉内罗最没有应对这种局面经验的,恰恰是车队的最高管理层。马奇奥内的确在民用车领域成绩赫赫,但或许他低估了赛车运动的复杂性,要让一辆赛车从慢变快、去争夺胜利,恐怕其中的原理超过了制造一辆新的超级跑车,更别提其中的人员搭配。他自上而下地对车队进行干预,以为通过技术团队内部人员调整就能回到正轨,事实并非如此。

其实,自从恩佐•法拉利去世后,如何领导车队的问题就一直存在。事实是自那以后,法拉利只有在2000-2004年真正取得过辉煌成就。但是,真正带领跃马走上这个神坛的,是一个“外来和尚”——让•托德。

Paolo Martinelli, Ross Brawn, Jean Todt and Rory Byrne with the new Ferrari F2004
保罗·马蒂内利、罗斯·布朗、让·托德、罗里·拜恩

图片: 法拉利媒体中心

上世纪90年代初,卢卡•迪•蒙特泽莫罗受阿涅利家族之托来管理法拉利和车队,他任命了托德来管理车队的日常事务。铁腕治军的法国人树立威信后,帮助重建了车队,包括挖来成就了迈克尔•舒马赫前二个世界冠军的罗斯•布朗和罗里•拜恩。他的强硬还在于不让迪•蒙特泽莫罗插手车队内部事务,这就好比撑起一顶保护伞,让布朗和拜恩专心主导赛车研发和设计。在英国人的手下,像詹姆斯•埃里森这样的员工,尽情发挥自己的才能。

但是,当布朗和托德先后离开马拉内罗,再也没人能撑起这顶“保护伞”,所以才有了阿尔多•科斯塔、克里斯•戴尔成为“替罪羊”。

毛里齐奥•阿里瓦贝内担任法拉利领队之后,对外面对媒体,他充分起到了挡箭牌的作用,也常常带来“头条”。但是,他毕竟是市场出身,又是马奇奥内钦点的角色,因此对马拉内罗内部,他更像一个“传声筒”。

Maurizio Arrivabene, Ferrari Team Principal
法拉利车队领队-阿里瓦贝内

图片: XPB图片社

还记得进入“欧洲赛季”时有关阿里瓦贝内的下课传闻?表面上,意大利媒体对他是否能胜任法拉利领队的角色提起了质疑,但实质是阿涅利家族后人——约翰•埃尔坎——试图在菲亚特-克莱斯勒集团内部夺回话语权的一场暗战。

从车队管理和运作模式来看,梅赛德斯证明了托托•沃尔夫和帕蒂•洛维的高效,前者主管商务,后者对技术全权负责。夏休期过后,大众运动主管约斯特•卡皮托将正式在迈凯伦走马上任,成为迈凯伦集团运动部门的主管,当然主要精力就是F1车队。虽然埃里克•布利耶将继续负责日常和比赛运作,但是重大决策——包括人事和车手人选——方面,卡皮托将被赋予更多的话语权。罗恩•丹尼斯毫不避讳地承认希望卡皮托可以用他在WRC的经验,给沃金带去新的创新理念,因为迈凯伦需要打破固有的程式。上一个从拉力赛场转战F1后取得成功的人,不就是托德?!

谁能顶替埃里森?

James Allison, Ferrari Chassis Technical Director
詹姆斯·挨里森

图片: XPB图片社

很明显的是,埃里森永远不会成为“布朗第二”,他可以在沉静中爆发,但使用的是他在赛车研发上的智慧,而不是人与人之间的角力。他在路特斯取得成功时,身边有布利耶,而老板杰拉德•洛佩兹更是从不在技术事情上多嘴,把工作交给专业人员。

如今,埃里森离开了马拉内罗,可以相信更多是家庭的原因。因为,他显然是法拉利唯一可以仰仗的人,马奇奥内绝不会那么愚蠢,赶走今年还有可能扭转局面和面对2017年技术规则——集中于空气动力学——改革的最大希望。

(从左至右): Joe Custer, 斯图尔特·哈斯车队副主席 和 Mattia Binotto, 法拉利 赛事引擎 经理
马蒂亚·比诺托

图片: XPB图片社

然而,木已成舟。面对一个先扬后抑的困难局面,法拉利能做的显然不是重启系统那么简单,而是需要重建一个新的系统。任命马蒂亚•比诺托显然只是一个临时性的策略,他在法拉利的大部分时光都在与引擎和新一代的混合动力系统打交道,如今要统领底盘和动力单元部门,更多将是起到协调的作用。

前梅赛德斯功勋工程师乔克•科里尔在加盟法拉利后,就是为了分担埃里森的精力,来负责比赛工程。他在霍根海姆直言车队会想念埃里森的才能,现在只有齐心协力才能“弥补差距”。很明显,现在的马拉内罗并不“人才济济”。

Esteban Gutierrez, Ferrari tests the 2017 spec Pirelli
法拉利测试2017款倍耐力宽胎

图片: XPB图片社

可以相信,马奇奥内要做的内部调整加上埃里森的离开,让马拉内罗面临流失更多人才的风险。在霍根海姆时已经有传言称首席空气动力学家德克•德比尔也已经离开,而这肯定不是最后一个传闻。

毫不夸张地说,埃里森自2013年秋天重回法拉利后所做的努力付之一炬。即便乐观地说,跃马又面临着一个至少三年的艰难调整期:第一年,他们需要找到合适的人选接替埃里森和眼看就要解散的团队;第二年,新团队完成磨合、达成共识后向着同一个目标迈进;然后再经过一年,才能见到第一个完全属于他们的合作结晶。从时间线来说,哪怕马奇奥内呼风唤雨,在本赛季结束前就网络一批新的人才,最早也要到2018年才能见到一辆可能像2015年那样的赛车。

比三年前更糟

(L to R):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with Diego Ioverno, Ferrari Operations Director and Kimi Raikkonen, Ferrari
维特尔、迭戈·约维诺(法拉利首席赛道运作工程师)和莱科宁

图片: XPB图片社

马奇奥内可能要为当初赶走帕特•弗莱、尼古拉斯•汤姆巴兹斯、滨岛裕英感到后悔。如果他有一点耐心,那么现在马拉内罗可能还有几副好牌。

维特尔在布达佩斯的周末,当着德国媒体表示表示,正是媒体不断地报道负面新闻,塑造了一个消极的法拉利形象。那场比赛,埃里森没有到场,而阿里瓦贝内对于传闻,调侃说媒体觉得写法拉利的新闻总是更有价值。

此时正值一年一度的夏休,马拉内罗基地停工二周,但是马奇奥内、阿里瓦贝内以及很多法拉利人的内心恐怕无法感到安静。梅赛德斯依然很快、红牛与昔日强势的姿态又近了一步、迈凯伦-本田正在进步,而法拉利走到倒退的下坡路上。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16-H retired from the race
奥地利大奖赛退赛的维特尔

图片: XPB图片社

2014年当维特尔决定加盟法拉利时,领队是马科•马蒂亚齐——他拨通了斯蒂法诺•多梅尼卡利离开时留下的电话号码,而主席还是迪•蒙特泽莫罗,车队还有埃里森。但是,现在他的处境一点不比当时阿隆索拥有的优越,相反更不妙。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车手 Kimi Raikkonen , Sebastian Vettel
车队 法拉利车队
文章类型 特别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