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夫把“抗议维斯塔潘风波”归咎于”沟通误会“

针对日本大奖赛后车队对马克斯•维斯塔潘防守动作的上诉又撤销,梅赛德斯运动总监托托·沃尔夫归咎于自己返程航班时机不巧所带来的沟通不畅。

日本大奖赛后,对于倒数第二圈维斯塔潘对于刘易斯·汉密尔顿进行了“粗鲁”的防守,梅赛德斯决定抗议荷兰人的举动。而国际汽联感觉在裁决此事之前,有必要同两位车手进行沟通,因此起初计划在美国大奖赛前举行听证会。

然而,当汉密尔顿在推特上驳斥称有个“傻瓜“说车队上诉了但随即删除,造成了几分钟的困惑后,梅赛德斯最终决定撤销上诉。

回顾当时的状况时,沃尔夫表示造成这一情况的原因,是当时他和车队非执行主席尼基·劳达的航班正在起飞,导致两人无法与留在铃鹿赛道的车队负责人取得联系。

“这是一个沟通误会,”沃尔夫解释道,“当我们离开赛道时,我曾经说过维斯塔潘的动作很强硬,但或许是我们希望在F1里看到的。这让人耳目一新。我认为车手们需要在赛道上自行解决这个问题。所以我们决定不介入此事。”

“接下来很不巧,我们起飞离开了,而车队正好有一分钟来决定是否起诉。结果他们选择了起诉。当我们再次取得联系的时候,已经起飞了30分钟。我们决定撤销上诉。”

汉密尔顿的抗议

汉密尔顿的推特,恰好在他同媒体发生口角之后,因为他认为媒体对他在新闻发布会上(玩Snapchat的)行为的报道实属不敬。

沃尔夫表示,他私下与汉密尔顿在来到奥斯汀之前提起过这件事,他声称英国人在日本的行为很可能是背负争冠压力的结果。

“我认为通常来说,我们都低估了这些家伙身上的压力,”沃尔夫解释道,“在赛季结束前的几场比赛,成败就此一举。我想可能是马来西亚之后,原本他取得领先,可以拿25分,但是引擎爆缸了。”

“这对他来说是很难接受的情况。表面上他看着可能很冷静,但内心非常受挫。这或许是为什么铃鹿的周末对他来说有点艰难。他当然知道自己在赛车里和赛车外都有工作要完成。只要有小小的诱因,不用很多,就足以激爆发出来。我们做过几次沟通,但大体上还是关于如何改善一些事情,而不是校长对学生那样的训话。”

 

翻译/马力欧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日本大奖赛
赛道 铃鹿赛道
车手 Max Verstappen , Toto Wolff , Lewis Hamilton
文章类型 突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