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夫:高胎压导致梅赛德斯在斯帕损失下压力

托托•沃尔夫表示梅赛德斯在斯帕受到了轮胎管理方面的严峻挑战,因为倍耐力的高胎压设使得轮胎的实际表现与预期有天壤之别,让赛车在下压力方面蒙受损失。

在斯帕时,所有车队都对轮胎性能非常头疼,尽管倍耐力早就在赛季揭幕前把根据模拟系统估算出的胎压信息发给车队。意大利轮胎制造商为今年比利时大奖赛定下的是前轮胎23-24psi,后轮胎22psi。比赛周末,前胎数值确定为23.5psi。

然而,今年斯帕在八月底遭遇了当地罕见的30度以上高温天气,超出去年同期十多度。巨大的天气变化也对轮胎表现带来影响,而不少车手纷纷形容轮胎压力数值“疯狂”甚至有些“荒谬”。

梅赛德斯只在周五第一节练习里做出最快圈,高胎压和高温天的综合作用让车队感觉不妙。排位赛里,尽管尼科•罗斯伯格不出意外地摘下杆位,但是仅仅领先红牛的马克斯•维斯塔潘和法拉利的基米•莱科宁0.15秒左右,而车队对红牛的比赛速度忧心忡忡。

周日,领跑比赛的德国人用了两套中性胎,而车队最终为从最后一排奋力追赶的刘易斯•汉密尔顿采取了软胎/软胎/中性胎的策略。

由于斯帕有不少棘手的左手弯,轮胎内侧靠近轮缘的位置最容易起泡,但是上周末出现气泡现象的位置变成了轮胎的中部,而且程度非常严重。周日的气温有所回落,比赛时空气和赛道温度都比前二天低了4-5度。印度力量轮胎工程师认为,如果当天温度与自由练习时相同,梅赛德斯的轮胎会衰退得非常严重,冠军可能不保。

沃尔夫表示尽管他不想抱怨倍耐力,但是高胎压确实给车队很痛苦。

“如果我们把无线电都关掉,可能我就要发牢骚,抱怨这很不公平,轮胎不应该这样,“奥地利人说,”我也不喜欢看着温度,根据温度和胎压制订比赛策略。但是,现实就是如此。”

“我认为找借口可不是运动精神的体现。你需要做的就是迎合改变,找到最好的可能性。我们的赛车有很多下压力,这给我们带来很大不良影响,因为轮胎无法工作的时候,我们就没法在赛道上找到应有的下压力。”

“但是这样高的胎压可能有些过了头。他们也做着艰难的工作,还要保证轮胎合适车队、合适工程师、合适观众、合适表演。总有人会发牢骚,这在所难免。”

品牌诚信

不得不说,上赛季在斯帕发生了两起爆胎事故,为上周末的高胎压埋下伏笔,因为从2017赛季开始,F1将启用加宽的轮胎。所以,对于当前的轮胎来说,只需要使用半个赛季。

事实上,倍耐力把一款修改了结构但性能不变的原型软胎带到了斯帕,鼓励车队和车手试用后给予反馈。根据意大利公司的计划,虽然这样的轮胎在八场比赛后就要“退役”,但他们希望九月底在雪邦引入更安全的轮胎。

基于这些原因,沃尔夫认为倍耐力为斯帕制订高胎压的原因,就是杜绝轮胎在比赛周末爆胎可能对品牌形象带来的损害。

“我能理解倍耐力为什么这么做,”他说,“这是我们使用这些轮胎的最后一年,去年在斯帕有轮胎爆胎,所以对轮胎供应商来说,保证产品的诚信非常重要。”

“这就是为什么这些轮胎看上去就像气球一样快要爆裂了。这对我们的研发带来不良影响,而我们所有的模拟系统被一条表现与预期完全不同的轮胎所影响。轮胎与地面的接触面积只有预期的一半,让工作变得很困难。”

“但是,我不想责怪任何人,因为对每个人来说都一样。对我们来说,我们的研发始终如一,也一贯以我们认为合理的方式在赛道上调校赛车。接着,你在周五和周六因为与预期截然不同的表现而蒙受一些损失。事情就是如此。希望明年用到更大的轮胎后,可以有所不同。”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车队 梅赛德斯车队
文章类型 突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