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夫:梅赛德斯无意强行约束车手内战

托托•沃尔夫表示梅赛德斯不会刻意去约束刘易斯•汉密尔顿与尼科•罗斯伯格为世界冠军展开激烈争夺,哪怕巴塞罗那的意外撞车至今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

今年已经是连续第三年F1车手世界冠军争夺在梅赛德斯内部展开。汉密尔顿从赛季一开始就遇到各种状况,令他的卫冕之路异常艰难。反观前两年连续败北的罗斯伯格以四连胜开局。但是,在西班牙大奖赛第一圈刚刚进行到第四个弯时,梅赛德斯双雄意外发生碰撞,双双退出比赛,也让车队本赛季第一次交出白卷。

作为梅赛德斯运动部主管,F1是沃尔夫工作的核心。虽然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但是他坦言仍然对那次事故有阴影。奥地利人说:“我希望至少今年不会再发生这样的悲剧了,我到现在还有阴影呢!”

尽管如此,沃尔夫表示队友内战是F1必不可缺的一部分,更是世界冠军争夺的传统之一。因此,如果梅赛德斯过于介入汉密尔顿与罗斯伯格的争斗,反而不是好事。

“F1里最漂亮的战斗都是发生在队友之间:塞纳VS普罗斯特、曼塞尔VS皮盖,所以我们接受这个事实,”沃尔夫说,”10年、20年、30年后,我们翻开杂志和书,罗斯伯格VS汉密尔顿将成为队友内战的经典之一。”

“F1需要赛道上和赛道下的争议,我们不想约束他们太多、为了在公众面前一碗水端平而写作过头。没有人想读到这种标题:为了(梅赛德斯)品牌形象,好兄弟罗斯伯格和汉密尔顿会全力避免两人靠得太近。你需要接受他们激烈火并的事实,这是这项运动的一部分。”

25年牢固关系

F1历史上也不乏特殊的战斗关系,最好的例子就是尼基•劳达与詹姆斯•亨特之间的惺惺相惜。

在沃尔夫看来,汉密尔顿与罗斯伯格的关系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紧张,因为他们从小一起比赛,也曾经做过队友,这为两人打下牢固的基础,建立了互相之间的信任。而这正是梅赛德斯可以利用的地方之一。

“至少有一点有利于我,所以我才能一直那么淡定地让他们交战:根本上来说,他们的关系很紧密。他们远已经认识了25年。当他们还是孩子的时候,他们曾是朋友,他们在卡丁车时代就做过队友,放假也会一起玩。”

“他们之间有一种互相信任,哪怕他们现在是对手,有时候不喜欢对方做的事情。这是他们关系的基石,这让我们轻松一点。所以我们不用过分地控制他们的战斗。”

“如果我们对他们干预太多,恰恰是我们对于他们这种关系的了解还不如他们。他们对彼此有着非常彻底的认识,知道对方如何驾驶赛车、如何表现、什么时候尼科不喜欢刘易斯、什么时候刘易斯不喜欢尼科。他们已经这样一路较量了二十年,从卡丁车赛场开始就是如此。所以,我们只能接受现实。”

管理经验提升

沃尔夫2013年在梅赛德斯走马上任,同年汉密尔顿也从迈凯伦投奔“银箭”,成为罗斯伯格的队友。

奥地利人表示他也从前三年管理两位车手的过程中吸取了很多经验,特别是经历过2014年的各种波折。事实上,梅赛德斯已经连续两年蝉联F1的两项年度冠军,而这让车队管理层可以轻松不少,包括戴姆勒集团全球总裁蔡澈博士也支持车队所坚持的自由竞赛的理念。

“刚开始的时候,车队承受了需要赢下比赛的巨大压力,但最终我们拿下了锦标赛,”沃尔夫说,“就梅赛德斯这个品牌来说,世界冠军是我们必须拿到的成绩,因为这是上世纪50年代以来的第一次,而且我们连续两年锁定锦标赛冠军头衔。因此,现在我的心态可以比之前更冷静一点。”

“在处理这种微妙的局面上,我也成熟了,吸取了很多经验。我们已经与他们两人共事了好几年,我们相当了解他们,我知道他们都不会拿车队的成绩冒险。”

沃尔夫认为发生在巴塞罗那的事故是偶然中的必然,但非常罕见。他解释说:“当两名车手争夺很激烈的时候,难免发生一点状况。”

“有几场比赛,我们遇到过诡异都事故,例如:尼科选错了引擎模式,一下子失去160匹马力,他很快地关门,但没有意识到另一辆车接近的速度有多快,而另一辆车的车手没有发现他的队友遇到了问题,坚定地从一边尝试超车,但是他在那个地方已经无路可走了。”

”这个局面以撞车收场,而他们都觉得很悲惨。所以我们开了会,讨论完就结束了。”

不会重蹈覆辙

过去两场比赛,红牛复苏迹象十分明显,而法拉利也不放弃冲击世界冠军的信念。虽然梅赛德斯依旧在制造商年度积分榜上高居榜首,但是沃尔夫承认车队不能再承受一分不得的损失。不过,他相信汉密尔顿与罗斯伯格知道梅赛德斯对他们的期许。

“今年应该不会再发生了。你不能再白白损失43个积分,你在一年里可承受不起两次这样的事情。他们非常清楚这一点。”

“也许(巴塞罗那)出现的情况确实很奇怪,但是事后我们就明确表示,不希望再发生那样的事情。我们已经明白无误地传达了信息,所以车手们心知肚明。”


采访/Rene Fagnan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车手 Nico Rosberg , Lewis Hamilton
车队 梅赛德斯车队
文章类型 特别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