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夫:我需要保护车队,阴谋论者都是疯子

刘易斯•汉密尔顿希望自己的车迷相信梅赛德斯没有故意为难自己,而梅赛德斯运动主管托托•沃尔夫虽然表示不会把那些满口阴谋论的“疯子”车迷当回事儿,但他们的言论是在无端侮辱车队。

虽然汉密尔顿在俄罗斯大奖赛上克服万难后获得第二名,但是在连续二场比赛遭遇相同的动力单元MGU-H故障之后,有关梅赛德斯本赛季故意给英国人添乱的阴谋论在社交媒体上此起彼伏。

对于这些言论,汉密尔顿表示可以理解车迷的心情,但同时也想让他们相信所谓的阴谋论子虚乌有。

“首先,那些可能会这么说的人一定是感受到我正在经历的痛楚,”汉密尔顿说,“我们同甘共苦。他们对你受的伤和情绪感同身受,因为我们就是这样团结在一起,而那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一般在任何运动或者任何情况下,最简单的就是快速地往消极一面去想。我只是想向他们保证,我的伙计们工作非常出色,而那不是他们的错。”

相比汉密尔顿的温和态度,身为车队“老大”的沃尔夫则毫无保留,直言那些阴谋论的炮制者是“疯子”。

“首先,我们当然不是故意的,”沃尔夫说,“有些社交网站上充满了阴谋论,让车队受到了辱骂。”

“我认为很难把他们当回事儿,他们躺在床上,电脑搁在胸口,发着那些侮辱性的信息。我们不会把他们当真。”

“我的回应是,我根本不想理会这群疯子,他们认为我们在伤害一名车手,而他还是我们自己的车手,已经替我们拿下了两个世界冠军。他从来没让我们失望,我们也不想让他失望。”

“刘易斯已经与这支车队一起在过去两年里赢下两个世界冠军,我们一直尽全力帮助他在每场比赛里去争取尽可能最好的成绩。所以,你说我应该怎么回应?”

沃尔夫强调他有足够的理由义正严辞,因为他需要缓解车队工作人员的压力。

“我之所以直言不讳地表达自己的观点,是因为我想保护我们的车队成员,”奥地利人说,“他们正在受到毫无根据的、不公平的言论攻击,被人没有理由地辱骂。”

“如果有些人读到那些评论,可能会往心里去。这就是为什么我要明确地表达出来。我们欢迎合理和真心的评论,而且我们对批评也很认真。我们有一群核心车迷,他们真正地力挺我们。”

“有时候,如果你搞砸了,那么就承认我们没把应该做到最好的事情办好。过去几场比赛里,我们犯了一些失误,而引擎让刘易斯失望了就是其中之一。我们知道,而且比任何人都能感觉到。我甚至知道有几名成员心里也很难过。”

罗斯伯格险些退赛

汉密尔顿在索契遇到的问题与两周前在中国时如出一辙,而梅赛德斯在上周末对引擎燃油系统进行了一次升级,作为对法拉利升级动力单元的回应。可以理解的是法拉利在去年赢下三场比赛后,已经让梅赛德斯感受到压力,而沃尔夫坦言如今的问题可能与车队一直在探索极限有关,哪怕季前测试里W07赛车看上去无坚不摧。

“我们在底盘和引擎两方面都非常努力,为的是打造一辆有竞争力的赛车,这是我们取胜的保障。但是,当你处于极限的时候,你会在某个阶段发现一些问题。”

“这是一个机械化的运动,有些事情在所难免。事实是尼科(罗斯伯格)的赛车有问题,而且是MGU-K的问题,在比赛里让我们很头疼。在某个阶段,他看起来可能无法完成比赛。”

汉密尔顿维护团队

事实上,为了让汉密尔顿保住至少第十位起步的位置,而不会因更换动力单元触发其他处罚,梅赛德斯连夜包机空运备用零件到索契。英国人也连连称赞自己的团队,哪怕一起在本赛季开始后经历了不少波折,而他相信胜利一定会到来。

“我为我的伙计们感到骄傲,他们连夜把新部件运过来,”汉密尔顿说,“特别在我这边车库里,他们正在经历一段艰难的时期。自从我加入这支车队,我就有一组人,之后没什么特别原因,这组人换了。他们已经逐渐上手,只是我们有些糟糕的经历,而我可以想象他们感受到的压力。但是,那与他们没关系,他们的工作完成得非常了不起。”

“我们没有理由不能获胜,只是当前我们遇到些小问题。我还不知道那到底是人为问题还是机械问题,但是我认为车队正在试图查明原因。”

对于自己要求梅赛德斯彻底检查导致故障的根本原因,汉密尔顿解释说他只想尽可能地帮助车队一起解决问题。

“我只是想弄明白一些事情,我已经要求车队告诉我事情的进展,”英国人说,“举个例子:上一场比赛之后,我没有收到电子邮件的报告,所以我不知道情况如何。我来到这里后,车队说他们原本应该电邮给我。”

“下周我会得到信息,如果我没有收到,我会确保自己拿到手。这么做只是因为我想成为调查过程种的一部分,因为有很多我可以提供的信息、帮助车队。归根到底,我们是一个团队。我们荣辱与共,所以我们会齐心协力。”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俄罗斯大奖赛
赛道 索契赛车场
车手 Lewis Hamilton
车队 梅赛德斯车队
文章类型 突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