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赛分析:红牛施压导致梅赛德斯崩盘

马来西亚大奖赛对刘易斯·汉密尔顿和尼科·罗斯伯格这两位年度冠军争夺者来说,都经历了犹如坐过山车般的跌宕起伏,同时又见证了相对弱势的丹尼尔•里卡多获得实至名归的胜利。Adam Cooper对此展开深入分析。

练习阶段,红牛和法拉利在重新铺设过沥青的雪邦赛道所表现出来的长距离速度,让马来西亚大奖赛注定会是2016赛季最有趣的比赛之一。然而,即便红牛领队克里斯蒂安·霍纳在他最狂野的梦里,也不会预料到他的车队可以一鸣惊人地带着冠、亚军离开雪邦,留下梅赛德斯暗自神伤。

稍作回顾,周六晚上梅赛德斯运动主管托托·沃尔夫就曾做出有趣的表示,他暗示比赛对世界冠军的争夺或许不会非常轻松。“我认为比赛是开放的。因为长距离的速度并没有天壤之别。我知道根据目前的这代赛车和明天(周日)的高温,它将会是你如何让赛车、它的系统、轮胎、引擎和所有的一切发挥最佳的试炼。我不认为你能在一个半小时里全程拼命跑。一切都有可能。尤其是发车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一号弯的影响 

这不是本赛季第一次,一场大奖赛因为第一圈的事故而导致局面被颠覆。这次事故并没有影响杆位出发的汉密尔顿,但是让罗斯伯格落到了队尾,同时让塞巴斯蒂安·维特尔——他原本应该是周日的主角之一——在通过一号弯时就已经退出了比赛。

罗斯伯格的不幸让梅赛德斯的指挥墙在发车的几分钟内不得不思虑甚多。“最初的反应是,‘哦,不’,” 梅赛德斯执行技术总监帕蒂·洛维对接受Motorsport.com说,“接下来就是,赛车是否坏了?我们花了一到两圈才真正搞清楚了他(罗斯伯格)的赛车是否有问题,很幸运那是在虚拟安全车的时候。”

“奇迹的是他的赛车似乎完全没有在事故中受损。所以下一步你就要考虑,能够让他赶到前面的策略是什么?他的赛车速度很强大,所以我们能够以此为两位车手进行部署。”

维特尔的退赛让丹尼尔·里卡多和马克斯·维斯塔潘成为了汉密尔顿最大的威胁,而红牛也占据了策略上的优势。最重要的是,现在红牛有两辆赛车跟在孤独领跑的梅赛德斯后面,这意味着红牛可以通过对其车手使用不同的策略,尝试干扰其对手。

“这一直是一个问题,”洛维表示,“事实上,我首先想的是尼科的落后,是否会让我们的胜利处于险境,因为这是一场很多不同的策略都能奏效的比赛,而且超车也非常困难。因此你最不希望的事情就是以一敌二,即便是拥有更快的赛车。他们(红牛)可以打出不同的牌,让你无法接招。事实上他们也这么做了。”

维斯塔潘出招

第九圈罗曼·格罗斯让因刹车故障退赛引发虚拟安全车后,处于第三位的维斯塔潘果断选择进站换上了全新的软胎。在这一情况下进站,要比在绿旗的情况下省时。

“第一次虚拟安全车出来时,我们决定让位置靠后的赛车背水一战,”霍纳表示,“那就是维斯塔潘。所以我们让他进站,因为他是落后的赛车。这顶多是一次冒险,是随后他的比赛看起来进行的很顺利。”

“最好的比赛计划就是继续跑,”洛维表示,“但是红牛做了那种情况下我们也会做的事,就是让落后的那辆赛车赌一把。这当然让我们很担心。”

梅赛德斯也利用虚拟安全车让罗斯伯格进站(当时已经追到了第11位),让他换上全新的轮胎。同样让他们的赛车逐个进站的还有印度力量和迈凯伦。这也是另一个信号,那就是越来越多的虚拟安全车时段正被用于建立战略性优势。

比赛的下一阶段相当出彩,维斯塔潘让梅赛德斯陷入了重重压力。他落后汉密尔顿只有16秒,但是拥有的是更新的轮胎和一次有效的一停。过了那节之后,两人的差距已经缩小到了14秒。

汉密尔顿在第20圈进站换上硬胎。于是里卡多领跑了一圈,随后也换上了硬胎。理论上使用强制性的硬胎,两人都能跑完比赛。虽然最初这似乎不太可能,但细微的可能性足够让两支车队都纳入考虑范围。

“这是有可能的,但是到最后这不会是个很快的方法,”洛维表示,“我们想知道里卡多是否会尝试这么做。但事实上不论那是他的真实速度,还是他正在设法控制速度让(一停)策略奏效,都无关紧要。因为他所展现的速度,意味着我们可以通过另一次进站轻松地战胜他。事实上维斯塔潘才是真正的威胁,而不是里卡多,无论他是否会一直跑到比赛结束。”

换上硬胎后,汉密尔顿领先使用软胎的维斯塔潘领先大约6秒。这是一个关键的阶段,汉密尔顿让车队相信他的速度足够牵制住维斯塔潘。随后维斯塔潘在第27圈换上了硬胎,出站后位于基米·莱科宁的前面、里卡多的后面,这是相当关键的。荷兰人凭借更新的轮胎追到了自己的队友。

汉密尔顿正中下怀

回到领先位置后,汉密尔顿继续疯狂刷圈,他需要以此来保证安全。同时他也得到了来自维修强的鼓舞:“你的圈速很不错,只需要埋头奋进,你的工作做得很出色。”现在梅赛德斯已经很明确,汉密尔顿经受住了来自维斯塔潘的威胁。

“除非等你见识到速度,否则你必然会担心未知,”洛维表示,“但是一旦你看到不同赛车的车速,你可以看到我们的策略很奏效。刘易斯跑出了一些惊人的圈速,非常的持续、非常的快,但是与此同时也保证了他的轮胎状态良好。”

“无论在使用软胎那节的尾声,还是硬胎那节的开始,他都几乎持续地比维斯塔潘要快。即便刘易斯用的是比维斯塔潘更旧的硬胎,他仍然相当快。这便是为什么当他的引擎爆缸后,让人那么惊讶。本周刘易斯的发挥相当惊人。原本他可以很好地完成最后一停,换上软胎并领先于维斯塔潘。“

转折发生

在突然爆缸的前一圈,比赛还剩下16圈,汉密尔顿领先里卡多的优势是22.7秒。正如洛维所言,原本的计划是一旦当他拥有充分巨大、足以守住领先的优势,就让他完成最后一停换上软胎。只可惜他永远没能跑到那么远。

“在我看来,这是他全年最强的比赛周末,”洛维表示,“不仅仅是比赛,而是所有的准备工作,所有的长距离准备。然后他在排位赛中快得惊人,比赛的表现也非常杰出。命运是残酷的,但他完全配得上,可惜那已经离他而去。”

汉密尔顿的退出,留下了一场里卡多和维斯塔潘之间更受关注的较量。尤其是维斯塔潘追上他的队友,并几乎要超越的时候,这场对决变得更扣人心悬。荷兰人的硬胎要新六圈,理论上给予了他优势。

“那时候很显然马克斯会用这套硬胎跑到比赛结束,”霍纳表示,“我们让丹尼尔在第21圈进站,当时同他进行了一些讨论,我们问他是否觉得可以跑完比赛。在最初的6-7圈里,他的答复是‘是的’,他认为自己可以做到。”

“那时候他们在争夺赛道位置。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没有介入,而是让他们互相比赛,只是要尊重彼此,而这正是我们(周日)早上所谈论的,给予彼此空间。他们之间有一些精彩的一对一较量,但是在任何时候,他们都尊重他们所代表的数百名(红牛)员工。”

虚拟安全车帮助里卡多

当汉密尔顿出局后,争冠悬念又近一步被提升。然而汉密尔顿引发的虚拟安全车,令第41圈两辆红牛进站时,再次打破了局势的平衡。

“原本比赛尾声时轮胎会相差无几,”霍纳表示,“所以我们想我们可以同圈进站,我们有时间这么做。然后这对于他们会是一场全力以赴的比赛。为了保证我们不会陷入任何的轮胎问题,我们选择了可以坚持很久的轮胎,如果我们需要留在外面跑的话。”

但这次进站不仅让维斯塔潘丢失了轮胎稍新的优势,同时里卡多恰好有一套全新的软胎,而维斯塔潘只能用一套排位赛用过的轮胎。现在有利的局面倾向了澳大利亚人。

“第二次安全车的出动,重置了他们的比赛,”霍纳表示,“我们只是告诉两位车手自由竞争,但是守规矩。即使是最后一次进站后,两位比赛工程师也得到了指示,那就是43分必须到手。他们比赛得很公平,互相之间干净利落。”

“事实上最后一次进站后,他们从未像之前那样接近过。马克斯在还剩下7圈的时候追近到了1.1秒。但是然后差距又一次被甩开了。很显然里卡多掌控了局势。”

“丹尼尔拥有微弱的优势,他拥有全新的轮胎,而不是昨天的排位赛时使用过的,”霍纳表示,“但是最关键的一方面是他拥有赛道优势,而不是在后面被暴露在乱流下。这总是一项细微的优势。在比赛尾声的时候,马克斯的轮胎相比丹尼尔显然更早一些开始耗尽。”

所以在过去两年经历一些挫折后,这对里卡多来说是一场实至名归的胜利,而红牛车队的表现也可圈可点。

这也是在过去三个赛季中,红牛和法拉利击败梅赛德斯的一贯方法,那就是你必须时刻就位,以便把握优势。这一次,里卡多无疑对于世界冠军施加了真正的压力。

霍纳毫无疑问地认为这对于梅赛德斯的失利发挥了作用:“我认为我们把他们(梅赛德斯)逼得很紧,他们才会尽力尝试扫清丹尼尔和维斯塔潘带来的威胁。这可能是导致他们引擎爆缸的原因。

“一年中事情往往会达到平衡。丹尼尔在摩纳哥很不走运,在巴塞罗那也不如意,但是一切都在今天如偿所愿。这就是有失必有得。”

对于罗斯伯格来说,比赛也是一言难尽。他还是出色地从最后追到了第三名,还化解了由于在超越莱科宁时投机取巧而受到的10秒处罚。超车的那一刻,证明了他已经准备好了为了争夺总冠军而顽强战斗,无惧冒险。

“在有需要的时候,他(罗斯伯格)做出了一些很棒的比赛圈,让轮胎很好的发挥,并做出一些很精彩的超车,”洛维表示,“很明显这(受罚)是有争议的,他对基米的超越在我看来十分出色,尽管赛会干事并不这么认为……”

 

翻译/马力欧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马来西亚大奖赛
赛道 雪邦国际赛道
车手 Daniel Ricciardo , Max Verstappen , Nico Rosberg , Sebastian Vettel , Lewis Hamilton
车队 法拉利车队 , 梅赛德斯车队 , 红牛车队
文章类型 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