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赛分析:汉密尔顿赢下及时胜利的背后

眼看赢下年度冠军的机会还剩一线机会,奥斯汀的比赛向着刘易斯•汉密尔顿有利的一面发展,可能只有尼科•罗斯伯格偷偷抢回第二的结果除外。

我们在奥斯汀又一次错过了一场刘易斯·汉密尔顿和尼科·罗斯伯格之间的强强对话。今年两人已经好几次非此即彼,不是发车“掉链子”、因各种原因从靠后发车,就是在第一弯就被事故所牵连。

这一次两个人的起步都不错,但是机会主义的丹尼尔·里卡多巧妙地卡入了两辆梅赛德斯之间。随着汉密尔顿的成功突围,比赛的焦点变成了罗斯伯格如何寻找途径超越里卡多。

令人惋惜的是,原本被认为颇有看点的精彩第二名争夺,也因为虚拟安全车的出动被搅局了。罗斯伯格把进站的时间损失降到最小,完成了最后一停,这让他无需在赛道上动手,就超越了里卡多。

同一个下午,一场原本可以精彩至极的战斗,再次被扼杀。

这算不上是2016年精彩的比赛,虽然过程中不乏一些精彩的行动,更不用说基米·莱科宁表演了从维修区出口向后倒车下坡的罕见场景。

然而,领先集团对抗的激烈程度不足,不能抹杀汉密尔顿完美无缺的表现。英国人的整个周末堪称零失误,在经历铃鹿的挫折后,以最佳的方式卷土重来。

“关于他(汉密尔顿)的比赛真的没什么可多说的,”梅赛德斯执行技术总监帕蒂·洛维对Motorsport.com说,“因为这是场完美的表演。比赛期间他真的都在管理自己的节奏。当他拥有优势后,他就只是保持距离,所以他可以比后面的人更好地维系轮胎的寿命,所以这对刘易斯是一场完美的比赛。并且他拥有很出色的发车。”

里卡多的快速起步给了汉密尔顿希望

汉密尔顿在比赛之后显然欢喜鼓舞,但是如果里卡多可以守住第二的位置并从罗斯伯格那里多夺走三分,那么显然他的周日会更美好。

红牛的出色状态将是本赛季剩余比赛的一大亮点,他们让梅赛德斯不得不提高警惕。有时红牛也会尝试不同的策略,而在奥斯汀情况就是这样。

两位梅赛德斯车手在Q2里都用软胎闯关,意味着他们用它起步。但是同斯帕一样,红牛两位车手使用了不同配方的轮胎,维斯塔潘与两辆梅赛德斯车手一样选择了软胎,而里卡多则选择了超软胎。结果两辆红牛赛车位列三、四位,使用较软配方轮胎的里卡多拥有更好的发车机会。这又抛给了梅赛德斯很多需要考虑的事情。

“我们在开会的时候讨论了这个问题,”红牛领队克里斯蒂安·霍纳在排位赛后表示,“从车队的角度我们很高兴能够支持两种策略,因为策略上来说坐在这里,现在显然无法明确哪一种更好或者更糟。”

“从车队的立场在战术上这是正确的做法。两位车手都表达了希望用他们搭载的那款轮胎起步。丹尼尔(里卡多)可以拥有更好的发车,可能意味着上升一到两个位置。

“当然我们的首要目标是击败法拉利。但是我们也不会只往后看,我们也会瞄准前面的机会。我们在周五有很理想的比赛节奏,希望在比赛中能收获良好的成果。梅赛德斯不可能用到两种配方,所以让我们走着瞧。”

比赛中这招奏效了。两辆梅赛德斯的起步都不错,但是里卡多在一号弯拥有足够的抓地力,利用紧密的路线,在出弯后加速超过了罗斯伯格。

“我认为实际的发车本身可能看上去并不比用软胎的梅赛德斯强很多,”里卡多表示,“所以我只希望接下来能跑得好一点。但是随后尼科决定走外线,所以我拥有了一些空间从内线通过。我至少超过了一辆车,我原本希望可以超过两辆,但是那总比一辆都没有好。”

“我的发车非常好,”罗斯伯格表示,“但是还不够挤到内线,刘易斯可以很轻松地关门。所以尝试往里挤没有意义,于是我移向了外侧。事实上一切都看起来很好,我挣扎于只有一点点抓地力,然后出弯时,丹尼尔拥有额外的抓地力,事情就是这样。”

“尼科的发车也非常好,”洛维肯定地表示,“但是我看到他的意图是尝试攻击刘易斯,于是给后面的里卡多打开了门。所以他丢掉了位置。我们事先已经考虑到了这一不测。所以我们有很多的策略选择来弥补过失。”

里卡多在领先集团的车手中总是第一个进站换下超软胎的。但是最后,他也没有比对手早很多。他在第八圈进站,只比使用软胎的维斯塔潘早一圈,比罗斯伯格早两圈。

“我们对于丹尼尔策略的关键是确保清除扎堆的车辆,”霍纳表示,“迈凯伦和哈斯,整队都是他们的人。一旦我们扫除障碍,就立刻在第八圈采取行动。”

罗斯伯格策略恰恰相反

第一轮进站中,引起注意的是罗斯伯格换上了中性胎,这表明梅赛德斯认为同里卡多一样换上软胎是没有意义的。用中性胎罗斯伯格可以坚持跑很久,在一些未知的情况下能有更多选择,比如安全车出动。按照计划,他在稍晚的时候换上软胎,可以在最后一节通过速度在赛道上超越里卡多。

“他可以利用自己的速度和用中性胎跑得更长,”洛维表示,“然后最终我们会换上软胎。”

“那就是计划,”罗斯伯格表示,“我们在跑长距离。比赛到了尾声时,我肯定会强势出击,我们拥有的速度增量足够去超车。当然我相信我能够做到。那时候我并不是在与刘易斯较量,我只是尝试去超越里卡多。”

在出站后不久,无线电里传来有趣的通讯,罗斯伯格被要求往前快跑,但德国人看起来对于这么做有点犹豫。

“那只是不太明确,”他承认,“指令是往前快跑,但是我们要跑长距离。如果你要跑长距离,你就不应该跑得那么凶。但是我们现在已经澄清了。其实,当时我们很快就说清楚了。”

罗斯伯格在第二节仅落后里卡多1.3-1.4秒,用较慢的一款轮胎也跑出非常好的速度,并且尝试维持下去。里卡多随后在第25圈进站,换上中性胎,需要用它跑完比赛剩余的31圈。

“我们敢多早换中性胎就多早换上了,一直跑到比赛结束,”霍纳表示,“这本来可以保证他(里卡多)继续守在尼科前面,后者可能要坚持到第36至37圈。”

罗斯伯格如预期的那样继续跑,圈速非常客观。他尽可能地延长第二节的时间,缩短最终需要用软胎跑完比赛的时间。

虚拟安全车扼杀了诡计实施 

然后比赛的转折点——虚拟安全车——出现了,而且很不幸地是由里卡多的队友造成的。梅赛德斯立马让汉密尔顿和罗斯伯格进站,让他们节省了宝贵的几秒钟,因为其他人仍然在赛道上以受限的速度行进。

梅赛德斯知道罗斯伯格在此过程中会超越里卡多。所以让他换上了中性胎,因为他知道自己会领先,因此任何情况他都不再需要用软胎的优势去超越里卡多。

“策略实施得相当好,”洛维表示,“然后我们碰上了虚拟安全车,那时候简直就是为我们准备的一圈。很高兴这不仅是运气,因为那是维斯塔潘造成的。所以某种程度上这就是‘自作自受’。”

“唯一的事情,这对于观众来说有一点可惜。他们错过了更多的争夺。因为我认为原本我们有机会看到尼科与里卡多大战,尝试用软胎超越他。这是原本比赛应有的走向。所以很不幸,观众们错过了精彩场面。但是有得必有失。我们利用虚拟安全车,锁定了一、二名的位置,然后仅仅是将结果保持到最后。”

事情的发展对于里卡多和红牛来说是巨大的挫折。

“我猜刘易斯可能在前面掌控比赛,但是我们在那时候看起来有能力守住第二名,”澳大利亚人表示,“然后出现了虚拟安全车。我想它让我们相比尼科损失了10秒。我相信在进站后我们比他大约要慢5秒。”

汉密尔顿掌控局面

当比赛重新开始后,罗斯伯格开始接近汉密尔顿,但是他永远威胁不到自己的队友。

“虚拟安全车时段过后,我因为帕斯卡尔(维尔雷恩)而损失了三秒钟,”罗斯伯格表示,“因为我被他挡在后面,他的速度太慢了。所以我损失了三秒。我疯狂地追赶,但是还不足够。当时我很兴奋,我认为情况看起来很好,因为我始终在追近。”

然而,考虑到引擎的使用寿命,汉密尔顿只是在跑自己的节奏,一切尽在他的掌控。

“每一圈我都觉得一些事情可能发生,”汉密尔顿表示,“老实说,当我进入后直道时我有些担心,仿佛看到了一个美丽的光环。在马来西亚也出现过这样的美丽光环,而结果就是(赛车)丢失了动力。这件事给我留下阴影,担心那会再次发生。我很感激它没有。“

”直到冲过终点线,我差不多在说‘谢谢’。我擦拭我的驾驶舱,感谢它让我坚持到最后。”

最终两位车手的结局都不错。梅赛德斯的管理层可以深深地松一口气了。正如洛维索解释的,每个人最大的恐惧就是一些小的技术漏洞带来严重后果。“我们共同的愿望,就是这场车手之间的年度冠军争夺不会受到机械故障影响……“

 

翻译/马力欧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美国大奖赛
赛道 COTA赛道
车手 Daniel Ricciardo , Nico Rosberg , Lewis Hamilton
车队 梅赛德斯车队 , 红牛车队
文章类型 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