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赛分析:汉密尔顿糟糕的发车如何给梅赛德斯的完美日添堵

意大利大奖赛对梅赛德斯几乎美好得不真实……除了刘易斯•汉密尔顿那次糟糕的起步……但是,Adam Cooper发现更多比赛的细节。

意大利大奖赛上,刘易斯·汉密尔顿糟糕的发车不仅动摇了梅赛德斯的大好局势,同时也为比赛下午增添了意外的转折。不过这只是个暂时的差错。梅赛德斯在蒙扎的速度优势,让这位世界冠军并没有带着太大的压力,就重返了第二的位置。

只不过当他回到第二时,他的队友尼科·罗斯伯格已经跑远了。在拥有完全相同的赛车、相似策略的情况下,汉密尔顿没办法缩短差距。

因为这个意外,比赛最初的几圈精彩纷呈,但是英国人糟糕的发车还是让我们错过了欣赏一场梅赛德斯双雄激烈大战的机会。事实上,一停策略制造的机会寥寥无几。我们永远无法得知,罗斯伯格能否在直道的较量中战胜自己的队友。

梅赛德斯的统治势力已经持续了三年。但是几乎没有哪场周日的比赛,能够让我们对于可能的结果如此显而易见。两位车手在Q2都用上了软胎,让众人早早洞悉他们会采用软胎/中性胎的一停策略。而那些用超软胎起步的对手,有可能会采用两停。因为他们无法坚持那么久。

在斯帕,另外三名有机会挑战领先地位的车手都用软胎起步,而非常接近的圈速,意味着梅赛德斯在周日的比赛不会轻松,但是最终一号弯的事故让一切威胁戛然而止。这一次(在蒙扎)红牛试图(在排位赛)用软胎打开局面,不过以失败告终,留下了汉密尔顿和罗斯伯格单挑独斗。然而,即使在梅赛德斯阵营内部,一停策略是否理想同样值得探讨。

“我感到有相当大的可能性,我们所拥有的速度可以做到这点,”梅赛德斯执行技术总监帕蒂·洛维表示对Motorsport.com说,“但是不到你在周五登场,知道自己的位置,你不会知道。事实上在第三次自由练习时,当你的圈速处于领先位置时,才能做出最后的判断。但是这一决策是否正确,即便是Q2里,我们也在探讨,因为我们理所当然可以改用超软胎。”

在斯帕,梅赛德斯之所以避开在周日使用超软胎,是因为他们对于这套胎的使用和它潜在的寿命并不满意。而在意大利,这是一个更简单的策略问题,车队不希望浪费时间进行二停。

“事实上,如果你看到我们周五的速度,就会知道超软胎是我们最理想的轮胎,”洛维表示,“使用超软胎,我们在长距离中领先所有的人一大截。所以这让考量变得更加困难。超软胎对我们来说是很理想的轮胎,但是我们却选择了不在比赛中使用它!”

“在这里执行一停总是要精打细算。超软/中性胎对于一停策略总是很艰难。因此,使用软胎跑第一节可以实现一停策略。进站在这里的耗时相当长,所以两停策略损失相当严重。你可以想象当你进站的时候,所有人都在以350公里/小时通过直道。我们认为更多人愿意用超软胎这么做,结果正是如此。”

汉密尔顿“盲”跑中性胎

使用中性胎跑完大半场比赛的策略又一引人入胜的方面,在于汉密尔顿此前没有在练习中使用过中性胎,因为他仅仅只有一套。罗斯伯格在周五承担了测试任务。这意味着当汉密尔顿离开维修区的时候,也是他在蒙扎第一次感受这套轮胎。但是洛维坚持表示这对英国人来说不会是一个障碍。

“不会。归根结底你必须在周五完成三套胎的测试任务。你没办法让两位车手都去做。这不会造成巨大的损失,车手们知道如何使用和适应它们。我们之前已经做过好几次了。在周五,他们总是希望练习最软的一款轮胎。然后你会将其他两款轮胎的测试一分为二。这不是什么大问题。我们需要这些测试获得数据,而并非车手们需要练习。”

不过汉密尔顿的糟糕起步让所有的事情都改变了。他身后的四辆赛车瞬间超越了他。第五位的丹尼尔·里卡多同样挤了过去。现在汉密尔顿将面临一些意想不到的工作。但那是他的错吗?

汉密尔顿重整旗鼓

“去年我们改变了规则,原因是为了给予车手更多的责任,创造更多的变数,”梅赛德斯运动总监托托·沃尔夫表示,“当然,我们的发车尤为突出,因为我们的车和车手拥有速度,我们也总是在队伍的前列。但是实际情况就是如此,你的发车有好有坏。我认为我们的系统已经提升了很多,但是显然今天的赛车和车手都出错了。”

“我听到的唯一的事情是比赛中,他(汉密尔顿)在无线电通讯中说道,‘别担心伙计们,我的起步失误了。’但我们可以看到这也是一个程序上的问题。我不想责备任何人,责备刘易斯、工程师或者系统。我认为我们必须妥善解决问题,因为这让他(汉密尔顿)输掉了比赛。我认为我们需要坚持一起努力,尽量避免让刘易斯或者尼科碰到问题。”

汉密尔顿最初告诉车队这是自己的错。但是在赛后梅赛德斯的任务报告上,比赛工程师告诉英国人,糟糕的起步并非他的错,而是离合器的问题所致。

“我被告知这不是一次驾驶失误,也不是任何人的错,”汉密尔顿表示,“我们的离合器仍然存在不稳定的问题。在霍根海姆我们看到尼科也遇到这样的问题。今年这让我吃了不少亏。车队告诉我,我的起步流程同我该做的完全一致。但是很不幸,我们的扭矩释放过大,起步时车轮空转了。”

汉密尔顿迅速干掉了里卡多,但是他花了大约10圈才超越瓦尔特利·博塔斯锁定第四。威廉姆斯使用的是和梅赛德斯相同的动力元件。芬兰人的超软胎更有优势,但坚持的时间不如汉密尔顿的软胎长。不过当他的轮胎过了“保质期”后,速度便开始下降,令仍然被挡在后面的汉密尔顿损失了宝贵的时间。而在前面的罗斯伯格前方畅通,得以控制比赛的速度。当英国人被困在威廉姆斯身后时,他也建立了不少优势。

事实上第六圈时,汉密尔顿落后罗斯伯格6.5秒。等他在第11圈超越博塔斯时,这一差距加倍到了12秒。所以这是汉密尔顿被队友甩开的一段关键时期。但是相比缩短差距,现在他的前面看不到人影——法拉利仍然遥不可及。汉密尔顿和队友的差距很快又被拉到了约14秒,直到临近进站才又回到了12秒。

伴随着法拉利的两停策略变得清晰,跃马不再具有威胁。尽管直到比赛开始,梅赛德斯仍然不完全肯定法拉利是否会走这条路。

“我们拥有软胎的优势,”洛维表示,“我假设我们需要发起进攻的所有对手也都会使用一停。所以关键之处在于利用我们拥有的是软胎而不是超软胎,可以跑得更长,也就是进行‘overcut’(后车晚进站,待前车完成进站后,自己处于领先的战术),来超过他们。我们都准备好了,但结果天上掉了馅饼,因为他们全部都改用了两停。”

罗斯伯格在第24圈进站,汉密尔顿则晚一圈——所以他领跑过一圈。使用中性胎的最初几圈,汉密尔顿追近了罗斯伯格二秒。两人的差距曾一度被缩短到9.6秒,但是之后就无法再接近了,反而又开始被拉开。很显然一切尽在罗斯伯格的掌握。

“我想当刘易斯刚换上中性胎的时候他在努力,”洛维表示,“但是你看到他放弃的时机,就是他在一个减速弯(也称之字弯)走大了之后。那时候你可以肯定他决定接受第二名。”

汉密尔顿也知道自己和队友的差距过于巨大,难以被追近:“某个点差距达到了15秒。我把它缩小到了9至10秒,或者类似。但不幸,以当时我们的轮胎,不足以缩短这一过大的差距。很快,这已经不是同尼科的较量,而是如何确守住我后面的那些车手,不损失更多的积分。”

汉密尔顿周日的状况也反映了现代F1的现状。比赛日的重点是驾驭轮胎。尽管你相信你有速度,可以追逐某个对手的脚步,但情况往往令人沮丧。

“我可以保持住我前进的节奏,”汉密尔顿表示,“或许差距可以缩小至6秒。但这仍然不足以赢得比赛。要缩短15秒的差距,你必须快到零点几秒,可能是0.3-0.4秒。但在过了这段时间,你的轮胎就会一点不剩。”

那么如果汉密尔顿更努力一把,是否有可能追上罗斯伯格?

“我或许可以,或许不能。但是可以肯定,即便我缩短差距,无论如何我也没有足够的轮胎可以超车。如果一开始我落后的是8秒,那么我可以缩小差距。然后我会施加一些压力,或许可以更进一步。但是15秒,对于今天的轮胎来说太遥远了。“

罗斯伯格掌控比赛

就与后车的差距来说,罗斯伯格只是保持在他需要的速度下。如果差距被缩小,那么他会做出应对。

“不要低估尼科,”洛维表示,“他出色的轮胎管理让赛车在使用一停时一直保持强大的竞争力。只需要一个轮胎锁死,就足以让这一策略前功尽弃。“

“尼科完成了一场出色的比赛,”汉密尔顿表示,“他做得显然很完美,做了他该做的。一旦你跑在前头,比赛相对平顺和容易,只需保证赛车在赛道上。而落到第五位后,我消耗了太多的轮胎,只为了杀回到前面。”

“当他们(车队)告诉我,他(罗斯伯格)领先了15秒,那是从十号弯到十一号的一整条后直道。我甚至看不到尼科。他唯一要做的就是追平我的时间。如果我有更好的抓地力,那么我可以像排位赛的每一圈那样推进,那会很棒,但是也并不是长久之计。”

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如果汉密尔顿的起步正常,或者第一圈后他就回到第二、紧跟罗斯伯格,比赛里会发生什么。汉密尔顿在单圈方面有明显的优势,但是罗斯伯格坚信不管怎么样,自己在比赛中都有更好的机会。

“当我们在周五练习的时候,我看起来非常的强大,”德国人表示,“至少我的感觉非常好。我知道在比赛中无论以何种方式我都可以逼迫汉密尔顿。无论是他领先还是落后于我,我都有机会赢。今天我证明了这点,所以我感觉比赛节奏非常好。我的排位赛节奏也非常好,只不过刘易斯拥有了他一年中最好的一天。当他拥有他一年中最好的一天,要击败他很难。”

或许意大利大奖赛的下午并不激动人心。尤其对于一大群怀着巨大的热情前来看法拉利追逐梅赛德斯的人们来说,格外失望。但是看看车手积分榜,250(汉密尔顿)对248分(罗斯伯格),比赛还剩下七场比赛,一些传统的能制造精彩的赛道即到到来。梅赛德斯的对手们会比这里更能叫板德国车队。没有什么事是理所当然的。

“一些人来到这条赛道时感觉更自信,”洛维表示,“这(蒙扎)是一条强大的赛道,去年我们非常强大。但是来到一条赛道,我从来不会对任何东西抱有任何自信。除了我们应该进入状态、做到最好。正如你所知,在这项运动中,各种各样的事情都可能会出现。没有什么例子比去年的新加坡更好了,去年我们犯了严重的错误。今年车队的重点之一就是卷土重来,把事情做对。现在我们的头颅正在断头台上,来测试我们的分析是否正确。”

 

翻译/马力欧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意大利大奖赛
赛道 蒙扎赛道
车手 Nico Rosberg , Lewis Hamilton
文章类型 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