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赛分析:汉密尔顿如何在灾难性的起步后留住争冠希望

22辆赛车全部完赛的日本大奖赛也许看似波澜不惊,但是刘易斯•汉密尔顿在糟糕起步后的反击给比赛带来了足够多的精彩故事。

尼科•罗斯伯格可能确实轻松领跑并赢得了个人本赛季第九个分站胜利,但是本场比赛见证赛道上精彩的厮杀,而亮点无疑是汉密尔顿又一次在落后的情况下逆势而上,因为糟糕的发车又一次迫使他拼命追赶。这一次,英国人(在通过一号弯时)落到了第八名,但是当格子旗挥舞时,他已经争取到了第三,甚至险些从马克斯•维斯塔潘手里抢到地儿,但已经把年度冠军争夺中的损失降到了最低。

汉密尔顿和梅赛德斯已经习惯利用其所拥有的所有表现优势,让他们的赛车(在落后时)往前冲,但这依然不是个简单的任务,因为毫无疑问他们的优势相比前几个赛季更加微弱。那么汉密尔顿的比赛是如何进行的?

当所有的赛车在巡视圈后停在赛道上的时候,处于赛道右侧的车手正面对着赛道表面稍稍有些潮湿这一额外的挑战。并且,由于暖胎圈不允许车队无线电提示做最后一秒的调整,因此总有一些车手会遇到无法顺利起步的风险。

“我很乐观能做出一个顺利的起步,但是结果我的发车可能是最糟糕的,”汉密尔顿表示,“显然潮湿的赛道没能帮上忙,但是那不是唯一的原因。”

“从发车开始轮胎就老是打转,然后我只能重新掌控它们。当所有人都获得牵引力走远的时候,我正在掉位置。可能一部分原因是赛道湿滑。但是平心而论我的发车不太理想。”

所以,梅赛德斯又一次需要顿执行A、B两套计划,甚至他们有远远超过26个字母的变数需要考虑。

“你需要审时度势,”洛维解释说,“当务之急是掌控好尼科的位置,因为胜利总是我们优先考虑的事。除此之外,我们开始计划帮助汉密尔顿往前赶。”

早期进展缓慢

最初几圈汉密尔顿并没有超越大票的赛车。第七圈他超掉了第七的尼科·霍肯伯格,来到了基米·莱科宁的后面。但是英国人在软胎下缺乏基本的速度,同时还有点转向不足,他的计划是比前面的车手坚持得更久。

“那真的非常困难,”汉密尔顿表示,“当你面前尽是前面赛车的尾流时,我做任何事都徒劳。同时我的速度也比不上基米。我必须要比前面的家伙们跑得更久,所以我不会在比赛很早的时候发起攻击。”

“贯穿全程,我们的轮胎耐力有优势,”洛维表示,“我们从练习阶段了解到,我们在长距离并不是特别快,但是我们的轮胎管理更好。今天这个优势在刘易斯身上发挥了出来,让他在前两节坚持得更久。”

当第十圈丹尼尔·里卡多进站的时候,汉密尔顿上到了第六,并且在维斯塔潘、佩雷兹、莱科宁、维特尔和罗斯伯格在之后几圈进站后提升了更多位置,第13圈时他还曾短暂地领跑过。他在该圈结束时进站,比任何对手跑得都要久。通过这一过程,结果他超掉了佩雷兹和莱科宁,同时也额外地超过了里卡多。

换上硬胎和对前翼进行调整后,汉密尔顿在出站位于第六位,在两辆还没进站的威廉姆斯的后面。但是使用中性胎的他们没有威胁。汉密尔顿很快超越了两人锁定了第四,前方只有罗斯伯格、维斯塔潘和维特尔。

在经过了第一圈的灾难后,这是一个很成功的补救工作。现在的问题是瞄准前面的法拉利,甚至是瞄准超越红牛。汉密尔顿更适应硬胎,因此很快接近了维特尔。

“第二节的发展非常的积极,”汉密尔顿表示,“我的速度有明显的提升,前翼的调整也让转向不足的问题消失了。我成功赶到了靠前的位置。”

高效摆脱慢车

事实上他没有通过超越任何赛车来提升位置,但是他比前面的对手更有效地通过落后的慢车,反观维斯塔潘和维特尔频频抱怨慢车在蓝旗情况下不让道。

“他并没有超过很多他竞争的对手,反而是他通过慢车的方式非常惊人,”洛维说,“相反,我认为马克斯和塞巴斯蒂安总体上因为慢车而损失了很多时间。我们看到了很多挥拳头抗议的动作。但是我不认为刘易斯在比赛中遇到过蓝旗。他快速超掉了慢车,他们甚至都没看到他。“

重要的是当二停窗口接近的时候,汉密尔顿开始拉近同维特尔的距离。所有其他的领先车手的进站都相对较早,包括领跑的罗斯伯格,留下维特尔领先汉密尔顿领跑比赛。第32圈,梅赛德斯仍然落后法拉利4.2秒,看起来是一个鸿沟。下一圈,他被召回维修区,而法拉利让他们的车手在一圈后进站。但是通过完美的进站和出站圈,汉密尔顿上到了第三。

“我必须称赞James Vowles,他是我们的策略师”,洛维表示,“以(汉密尔顿的)二停为例,他得以领先莱科宁,又正好挡在塞巴斯蒂安之前。太完美了。刘易斯跑出了他需要的速度来让策略奏效。”

现在有趣的一点是,法拉利让维特尔在最后一节换上然胎,理论上给予了德国人机会,利用他最初所具有的更好的车速,来扭转进站的结果。

“当维特尔带着软胎出站的时候,情势非常紧张,”洛维承认,“我们知道接下去的两圈将会非常、非常的艰苦。但我们知道也就是这两圈。如果刘易斯能够挺住,那么就能够松一口气。他(维特尔)已经做到了最好,但还是不足够。”

与维斯塔潘交战

汉密尔顿把注意力转向了前面的维斯塔潘,仍有希望争取到第二名。“于是很快我说:‘现在开始告诉他与维斯塔潘的差距,因为现在这是他的比赛’,”洛维表示,“我们在维斯塔潘的后面,几乎要超掉他。可以说我们本应该干掉他。 ”

比赛的最后阶段是汉密尔顿的经典表演,追逐他的目标直到耗尽最后一滴油。刚刚出站后他落后维斯塔潘10秒,比赛还剩下19圈。他知道罗斯伯格已经遥不可及。

“我已经让引擎工作到极致了,没法再更快了。”汉密尔顿表示,“最受阶段尼科显然在巡航速度下,就像周日兜风一样。当他建立所有优势后,他没有任何需要担心的事情。”

(与维斯塔潘的)差距不断在缩小,直到刘易斯准备好发起进攻。他觉得没法在大直道蓄势,以便在进入一号弯时发动突袭,因此一心想着在经典的铃鹿超车点——最后一个之字弯——动手。但是当他在倒数第二圈准备动手的时候,维斯塔潘已经做好了准备。

“每一个细节都带来影响,我使出浑身解数尝试超越”,汉密尔顿表示。“通过最后一个弯角的时候我没法获得牵引力。所以我尝试在之字弯动手。刚刚来到刹车区,他就决定移动。我只能走向逃生路,那显然不是很理想,但不然我就会撞到他。

“我认为(维斯塔潘)在之字弯的动作非常可疑,“洛维表示,“我还没有研究过细节。不过他很显然在刹车时动移动了位置。在刹车时移动的结果,不是一些车手全力做出反应避免相撞,就是一次大撞车。在这种情况下,刘易斯避免了撞车,但显然这段插曲有点不太合理的地方。”

事已至此,汉密尔顿错过了仅此一次的机会,只能以第三名完赛。然后我们又经历了梅赛德斯上诉的小插曲,此时汉密尔顿已经同尼基·劳达和托托·沃尔夫一起启程返回欧洲,而梅赛德斯随即又撤销了上诉。

“我很肯定刘易斯对于结果很失望,”洛维表示,“但是对我来说这是他全年最强的一场比赛。难以置信的表现,当他需要圈速的时候,出色的驾驶,漂亮的超车,在需要的时候节省轮胎。大家也看到了一些完美的策略。”

罗斯伯格完美无暇

汉密尔顿跌宕起伏的比赛,难免掩盖了罗斯伯格又一次无懈可击的表现。德国人再次展示了他的水准。

“你在无线电中听到了, 因为一些我还没理解的原因,他的燃油与他的消耗相比略有不足。所以他在管理油耗方面有些压力。与此同时,他非常好地控制着差距,不多不少,正好可以始终避免被维斯塔潘用先进站的策略超过。”

“所以虽然他的比赛平淡无奇,但是他的表现完美。这是一场实至名归的胜利。他在这里已经取得了三个杆位,很高兴他终于能首次取得胜利。”

目前的罗斯伯格和汉密尔顿的积分差距是33分。这意味着德国人在剩余四场比赛里就算一场不胜,也能拿到世界冠军,只要他在其中三场名利第二,另一场拿到第三。然而,这场战斗中已经多次出现转折,如果命运的钟摆又指回到汉密尔顿的方向,33分的差距也完全可能被扭转。

 

翻译/马力欧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日本大奖赛
赛道 铃鹿赛道
车手 Max Verstappen , Nico Rosberg , Lewis Hamilton
车队 梅赛德斯车队
文章类型 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