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赛分析:我们是如何错失了一场经典大战

如果刘易斯·汉密尔顿和塞巴斯蒂安·维特尔没有在比赛刚开始就发生事故,巴林大奖赛是否本可以成为一场经典之战?Adam Cooper 进行了研究。

澳大利亚大奖赛上,我们都在讨论法拉利车队是如何在红旗出动后因为错误的轮胎策略而将冠军拱手相让。来到了巴林,问题似乎又变成了如果基米·莱科宁能有一个出色的发车,又或者塞巴斯蒂安·维特尔没有早早退赛。

这一切的前提是,跃马赛车正在逐步追进梅赛德斯,而如果一切都走上正轨,那么红色战车极有可能赢得胜利。

在周五和周六的练习赛中,法拉利都展现出了不俗的实力。但在关键时刻,尤其是第三节排位赛的最后,两位梅赛德斯车手又挖掘出了更大的潜能,甚至连他们自己都出乎意料。考虑到排位赛结束时已经将近巴林当地时间晚上7点,最好的猜测是逐渐降低的赛道温度成为了梅赛德斯的有利帮手。

我们也不清楚具体发生了 什么。”杆位得主刘易斯·汉密尔顿说道,“别人都在猜测我们在引擎上做了提升,但其实并没有。我们还是按照Q2时那样照常工作。我想也许只是赛道的温度降低了,而唯独我们的赛车在低温条件下的速度更快。但当赛道温度上升后,其他赛车的速度就会上来。赛道总是不断发生变化,但我很庆幸它正好在降温!”

“我们在Q3结束时的圈速非常快。”尼科·罗斯伯格表示,“然后赛道温度降低了,也许这正好帮到了我们。我不太确定,这很难解释。我们也感到很惊讶。”

这一趋势也许意味着,夜赛将有利于梅赛德斯车队,不过罗斯伯格承认,这一现象还有待证实。

“比赛肯定会很艰难。”赛前他预测道,“很多车手都会采用三套不同配方的轮胎,并且是已经被磨过的旧胎,我们就是如此。比赛一定会非常精彩,策略也很关键。不同的战术会促使很多车手在比赛中超车。”

当然,他担心的还不止是从第三位起步的维特尔,“还有Kimi,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去年在这里的表现就很出色,所以我们一定也会防着他。如果能和法拉利一起进行四台赛车的较量,比赛会相当有趣,而且这很有可能发生。”

很遗憾,罗斯伯格的预想最终没有实现。在进入一号弯前,他的两位对手就已经落后了,而另一位甚至还没能顺利起跑。更讽刺的是,即使罗斯伯格作为唯一一个没有遇到任何问题的车手,也差一点在发车前就搞砸了。

“为了能使起步多一些可变性,我们更改了调校。但我们没能在维修区里完全校准。”托托·沃尔夫透露,“因此你现在会看到车手们使用单手离合器,起步可能好也可能坏。”

“你可以看到Nico在暖胎圈起步时不小心选择了二档,然后进入了防失速模式。这就是我们更改调校的目的。”

罗斯伯格在暖胎圈起步时稍慢,但他马上就回到了车阵中。很快,所有人的目光就投降了另一边。一阵浓烟从维特尔的法拉利赛车尾部冒出,这不仅对法拉利车队是一个噩耗,观众们也不想看到这样的结果。

正当我们还在庆幸仍有三台赛车留在了竞争行列中时,事实又很快破碎了我们的期望。汉密尔顿糟糕的起步让他把领先位置让给了队友罗斯伯格,随后他又与瓦尔特利·博塔斯相撞。不仅如此,莱科宁的起步也相当慢,刚刚起跑就已经淹没在了车阵中。

一圈过后,罗斯伯格就已经领先莱科宁4.3秒,在他们中间,还有菲利普·马萨、瓦尔特利·博塔斯、丹尼尔·里卡多。汉密尔顿驾驶着一台受伤的赛车排在了第七位,他已经退出了领先集团的竞争中。

胜利的主导权握在了罗斯伯格的手里。

 “整个周末我的起跑都不错,”罗斯伯格说道,“所以我相信我们是有进步的。比赛的发车情况很好,我非常满意。这就是一场胜利该有的方式,好的起步是整场比赛的关键。”

与此同时,汉密尔顿的底板和前翼受到损毁,这也使英国人的圈速受到了直接影响。

“这次撞击很严重。”帕蒂·洛维向Motorsport.com透露,“但情况没有我们刚开始预想的糟糕。我们愿意为比赛一开始就需要进站更换鼻锥,同时前翼也有一些损坏,但后来我们决定,这些损伤还不至于浪费一次进站的时间。”

莱科宁仅仅在七圈之后就追到了第二位,但当他在第12圈进站换胎时,他已经落后了罗斯伯格14秒之多。罗斯伯格在一圈后进站,和莱科宁的战术相同,他换上了软胎。

这种进站模式延续了一整场比赛:莱科宁率先进站,然后利用轮胎优势在一圈中追回一点时间,罗斯伯格则仿照着对手的轮胎选择。事实上,情况要更复杂一些,因为汉密尔顿也加入了策略中来。

“其实尼科的进站策略没有什么好讲的,”洛维解释道,“我们只是模仿着Kimi的进站策略,这虽然不是最好的战术,但足够安全守住领先位置。大家都使用了两停策略。但我们尝试为刘易斯改变了三停策略,让他逐渐靠近Kimi,这样两位车手都能互相照应。”

第一次进站时,梅赛德斯为汉密尔顿换上了中性胎,尽管赛前所有人都认为中性胎的圈速在夜赛低温的条件下会略逊一筹。但事实是,汉密尔顿的在出站后仅仅落后芬兰人6秒左右的时间,他原本希望凭借这套最耐磨的轮胎在赛道上坚持更久,然后借机超越前车。只可惜,战术并没有实现,仅仅15圈过后,汉密尔顿又再次进站更换超软胎。

 “这是令人非常失望的一点,比赛中,中性胎的表现很不理想。”洛维说道,“中性胎和软胎磨损得同样快。我们原本希望为刘易斯制定两停策略,依靠中性胎做出一个比较长的赛段,超越莱科宁。但中性胎没有想象中耐磨,这有些出乎意料,所以我们不得不又换回了三停策略。”

同时,莱科宁也在不断努力缩小与罗斯伯格的距离。在第二次进站前,两车的距离有15秒,进站之后,距离很快缩小到9秒。罗斯伯格因为一次5.3秒的糟糕进站而被迫缩小了差距。

莱科宁凭借第三次进站同样争取到了一些时间,这一次,罗斯伯格在赛道上多停留了两圈。因此,在比赛结束前的17圈,他们完成了最后一次换胎,此时Kimi仅仅落后了4.8秒。此时,主动权似乎掌握在了芬兰人手中,不过显然,梅赛德斯还没有亮出底牌。       

 “比赛刚开始时我们还有15秒的领先优势,但最后差距被缩小到只有几秒钟。毫无疑问,法拉利的速度非常快。”沃尔夫说道,“不过作为一个领先车手,在这种情况下你应该采用更保守的策略,就像Nico今天做的。”

“我们今天的策略也非常保守,没有必要去冒险。比赛中Kimi曾经两次尝试通过进站超越我们,在巴林,一次进站的优势大约是2-3秒,再加上Nico的两次换胎都出现了一些失误。但即便这样,差距仅仅是被缩小而已。”

“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中”罗斯伯格坦言,“我们只是跑好比赛,在策略、换胎等各个方面减少失误,然后把胜利带回来。当然,Kimi在比赛中的速度也相当快,我们知道法拉利从排位赛开始就非常接近,我们不能掉以轻心。”

如果莱科宁拥有一个好的起跑表现,并且在第一圈之后迅速贴近罗斯伯格,比赛又将以怎样的方式呈现呢?但最终比赛结束时,他落后了罗斯伯格10秒,而汉密尔顿则相差了20秒之多。

 “法拉利的最后一次进站非常早。”洛维表示,“所以我们让刘易斯留在了赛道上,这是他唯一的机会。如果他的轮胎能够迅速进入工作状态,那么车速会非常可观。而如果此时能够出动安全车的话就更有利了。”

巴林大奖赛也传递了一些非常积极的消息,位于中游的赛车有非常多的超车表现。另外,在比赛中引入第三种配方的轮胎是非常正确的决定,为车队提供了更多的策略选择。

事实上,在前十名完赛的车手中,一共采用了9种不同的策略,只有罗斯伯格和莱科宁的策略重复。有一些策略相当出色,而有一些则很失败。罗曼·格罗斯让激进的超软胎·超软胎·超软胎·软胎策略和菲利普·马萨的超软胎·中性胎·中性胎策略就是两种极端。后者在第一圈时还位于第二位,但最终只能以第八名完赛。

 “你会有更多的选择。”洛维说,“所以你不需要把策略变得更复杂,它给了你很多可能性,尝试一些不同的想法,正如我们今晚在比赛中看到的那样。如果只有两种轮胎配方,策略选择就会受到限制。新规则下,比赛变得更加有趣。”

当然,梅赛德斯和法拉利车队之间的银红大战,车迷们还要在上海拭目以待。

 “法拉利还没有展现出真正的实力。”罗斯伯格说道,“在这两场比赛里,他们总是遇到倒霉事,所以我们要时刻保持警惕,他们正逐渐逼向我们。”

 

翻译/Luiny Kong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巴林大奖赛
赛道 巴林国际赛道
车手 Kimi Raikkonen , Nico Rosberg , Sebastian Vettel , Lewis Hamilton
车队 法拉利车队 , 梅赛德斯车队
文章类型 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