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赛德斯称已让汉密尔顿尝试不同策略

刘易斯•汉密尔顿在阿布扎比败给尼科•罗斯伯格后表示他原本希望自己的比赛策略能够更加激进,而梅赛德斯辩解称车队已经给了英国人尝试不同策略的机会。

罗斯伯格在阿布扎比实现了铃鹿以来的连续第六个杆位,而且职业生涯第一次在F1取得“三连胜”。比赛中,德国人表现再次趋于完美,而汉密尔顿只在前两个阶段能够接近,但不足以构成威胁。

罗斯伯格第二次进站前,汉密尔顿一度把差距缩小到1.3秒。英国人在取代队友领跑的10圈里试图稍微放慢车速以延长当时使用的那套软胎的寿命,但计划并没有成功。等到他进站后被队友将领先优势扩大为12秒之多。在梅赛德斯看来15圈不足以使用超软胎,所以最后阶段再次换上软胎的汉密尔顿完全无力发起总攻。

“我差不多做了我能做的大部分事情,”汉密尔顿说,“第一阶段我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与尼科(罗斯伯格)保持不错的差距,同时管理着轮胎。”

“第二阶段我比较快一点,差不多追到只差一秒左右,原本我能够让轮胎坚持得更久一点,但是最后阶段用软胎还是超软胎由车队决定。我不确定哪款轮胎更好,但是软胎工作状态不错。我不确定能不能轮胎(软胎)坚持到底,不过我打从心里希望至少能尝试一下。”

“在最后一次进站前软胎坚持得太久可能是错误的决定,但是我们应该尝试一次,而我已经做到了最好。”

不仅如此,汉密尔顿对车队在比赛里多次修改自己赛车的引擎模式感到奇怪。“引擎的模式在整场比赛里上、下调整过好多次,我不知道是否需要这样,因为我的引擎应该还有很多里程数,我需要在简报会上问车队才能知道原因。”

墨西哥和巴西的比赛后,梅赛德斯被批评在两位车手的比赛策略上过于保守,特别是在车队和汉密尔顿都锁定了世界冠军的情况下,应该给车手一定的自由选择不同的比赛策略。当时梅赛德斯运动总监托托•沃尔夫表示车队有更多的利益需要考虑,因此不会让车手自己做决定。

在阿布扎比,汉密尔顿又一次在比赛中与车队工程师就进站策略做了比较长的交流,而且有自己的想法。事后,当被问到英国人的比赛策略时,沃尔夫表示已经给他尝试不同策略的机会。

“我想你们都在批评我们到了最后一场比赛还远程控制着那么多事情,这一次是可以使用两种策略的,”沃尔夫说,“我们让他、他的比赛工程师和他的维修区团队决定使用哪种策略。”

“那是一次尝试性的策略,我们觉得是值得的:让他多坚持几圈,看看轮胎情况如何。如果他能成功让轮胎多坚持几圈,那么可能就为他换上超软胎,他肯定会全力去争取赢下比赛。但是,软胎没法坚持那么久,而他只剩下第三种选择,那肯定不是最佳方案。”

对于汉密尔顿提到的最后阶段是否应该换上超软胎,奥地利人解释说:“我们害怕——或者说担心——超软胎没法坚持到底。我们注意到(超软胎)有工作状态急剧下滑的现象,第一阶段在赛车满油情况下它只能坚持9圈左右。如果最后一个阶段用超软胎,就需要跑15圈,它的表现力可能会突然下降,那样比赛结果就会变糟。”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阿布扎比大奖赛
赛道 亚斯码头赛道
车队 梅赛德斯车队
文章类型 突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