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赛德斯无缘杆位 不解失速原因

梅赛德斯暂时无法解释赛车在新加坡大奖赛排位赛中速度严重变慢导致无缘杆位的原因,而刘易斯•汉密尔顿敦促所有人一起帮助寻找答案。

自从2014赛季以来,每场比赛至少有一辆梅赛德斯赛车在正赛中从第一排起步,但是这个神话将止步于今年的新加坡夜赛,而法拉利车手塞巴斯蒂安•维特尔一举打破梅赛德斯本赛季对杆位的垄断。

周五第二节自由练习,梅赛德斯两辆赛车没有进入前三就让人觉得惊讶。如果说原本以为“银箭”有隐藏实力之嫌,但周六上午最后一次练习结束后汉密尔顿和尼克•罗斯伯格没有返回前列让人意识到确实存在问题。排位赛前,梅赛德斯名誉主席尼基•劳达坦言赛车缺乏抓地力是不在状态的主要原因,最终结果更是证明了这一点,梅赛德斯双雄只能从第三排起步。

非赛车调校问题

梅赛德斯在蒙扎被发现比赛开始时轮胎压力低于倍耐力规定的最低限度,虽然没有遭受处罚,但是当国际汽联与倍耐力再次强调胎压极限之后,现在他们立即出现问题,很容易让人将两者的关系联系到一起。不过,梅赛德斯运动总监托托•沃尔夫坚决否认。

“我们整个周末都有问题,周五第一节练习我们把赛车放下之后就有所察觉,”沃尔夫说,“之后赛车很挣扎,整个周末都在倒退。表现不好受到很多因素影响,不过我们还没找到主要让赛车失去一贯表现的根源。”

“倍耐力设定的轮胎压力水平对我们的调校没有影响,我们在限制要求内。我觉得有很多因素合在一起,主要问题是无法改善机械抓地力,因为赛车的空气动力学表现还是一样,这显然不是性能降低的原因。我们只是没法激发轮胎最好的表现,因为那需要所有因素一概不差,正确的底盘高度、轮胎倾角、压力、温度、赛道表面温度。总值有很多影响因素,这是一个新的问题。”

“我们没有做任何狡猾的事情,很清楚自己在极限范围内。我们遵守指示,明白倍耐力的担心,因为安全很重要,但是倍耐力定下的压力水平与我们(表现)没关系。”

尽管去年汉密尔顿在新加坡夺冠,但沃尔夫承认这条多弯、曲折的赛道对W06赛车最不有利。“事后很容易说为什么我们表现不好,但是法拉利的单圈速度非常快,红牛也是。从去年的情况来看,新加坡的赛道是我们的优势最难发挥的地。特殊的赛道结构决定了它比其他赛道难度更高。”

引擎无保护模式

本周末以来,梅赛德斯引擎阵营的车队集体失势。对此,沃尔夫澄清梅赛德斯没有对动力单元开启保护模式。

“我们没有对引擎采取保护模式,”奥地利人说,“其他车队——例如威廉姆斯、印度力量——原本不该这么慢。今天大家表现不好,引擎特性和研发对赛车如何表现应该是最小最小的,从车载来看就是比我们以前在这里的时候慢。”

第三排是梅赛德斯今年起步位置最糟糕的一次,当被问到正赛是否依然有机会后来居上拿下冠军时,沃尔夫承认他不看好奇迹发生。

“不能指望奇迹,现实一点更重要。从周五长距离练习情况来看,我们的速度很普通,红牛最快,然后时法拉利,而我们领先威廉姆斯表多。我不期待正赛表现会好得出奇,除非有些意外事情发生或者刘易斯、尼克有超好的表现。新加坡很难超车,需要静心照看刹车。速度就是速度,我们单圈速度只是第五、第六快,长距离下也是如此。”

汉密尔顿求助媒体

第五名是汉密尔顿本赛季最差的排位赛成绩,而且相差获得杆位的维特尔将近1.5秒。针对是否调校存在问题的猜测,英国人表示并非如此,而车队暂时也无法找到答案,所以他猜测是轮胎本身的问题,但希望媒体也能帮助深度挖掘。

“我对赛车百分之百有信心,赛车的平衡非常好,”汉密尔顿说,“我没有转向不足,牵引力不是最好,但平衡很好。我们在赛车的调校上对平衡性做了很多工作,试图从轮胎上找到更多抓地力。不是赛车调校的问题,我们有很多出色的调校。而是轮胎本身的问题。至于到底什么原因,我们不知道。”

“我只能这么来解释:你用首选轮胎跑了很好的一圈,下一圈用备选轮胎做了一模一样的一圈,这时就快了1.5秒。我做完一圈,那真的是很好的一圈,但比起他人慢1.5秒。我们在赛车的表现上没有任何损失,车手没有表现不好,所以唯一能左右结果的就是轮胎。”

“ 但是我无法知道这是问题所在,所以我很想知道到底什么原因。我实际上希望你们(媒体)一起来寻找答案,我也催促我的团队来找到什么原因让我们损失时间,是轮胎压力,还是保温毯温度,或者底盘高度。我希望所有人一起来找答案。”

(文/茅为安)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新加坡大奖赛
辅助项目 周六排位赛
赛道 新加坡街道赛
车手 Nico Rosberg , Sebastian Vettel , Lewis Hamilton
车队 梅赛德斯车队
文章类型 突发新闻
标签 formula 1, 倍耐力, 汉密尔顿, 沃尔夫, 维特尔, 罗斯伯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