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赛德斯承认能量配置出错致汉密尔顿陷入窘境

托托•沃尔夫承认梅赛德斯没能在赛前完成正确的能量使用配置,造成了刘易斯•汉密尔顿在巴库的比赛中遇到动力丢失的问题,同时他希望FIA对无线电禁令做出调整。

因为排位赛Q3的撞车,汉密尔顿在欧洲大奖赛里从第十位起步,登上领奖台是他的最小目标。比赛过半,眼看已经来到前三名边缘,但是英国人在距离塞尔吉奥•佩雷兹只有咫尺之遥的情况下,赛车突然动力下降。考虑到法拉利的基米•莱科宁被追罚五秒,而墨西哥人因此拿到第三,汉密尔顿只要超越印度力量赛车,就能实现赛前的目标。

然而,当尼科•罗斯伯格在遭遇相同的问题后很快将其解决,汉密尔顿则耗时很久。对此,沃尔夫解释说:“因为规则,我们不能告诉车手(如何调整模式),他们需要自己想办法解决。”

“尼科的处境较为幸运,因为(在问题发生前)他刚刚调节过模式,所以算是让他找对路子(明白应该怎么做),半圈之内他就调回正确的模式。至于刘易斯,他没有找对路子,花了很久才解决,整整12圈,那肯定影响了他的比赛。”

“我们会在回到工厂后进行具体分析,但是我们看到的情况是起初刘易斯每圈损失0.2秒,但是给人的感觉应该损失更多,因为引擎进入了De-rating模式(低于电量输出最大值),而在2-3号弯之间你希望能获得最大的动力。”

当被问到为什么会发生问题时,沃尔夫坦言梅赛德斯赛前的准备工作出了差错。

“赛车的设定出了错,因为周五麻烦很多,我们没能按照应有的方式完成统一配置。所以赛前预设就出了错。两辆赛车的设定不同,因此刘易斯比尼科先遇到问题,差不多早三圈。这是我现在唯一能说的。”

呼吁重审规则

当自己的赛车失去应有的速度时,汉密尔顿在无线电里向工程师求助,但车队苦于无线电禁令而无法给予太多的帮助。英国人甚至询问能否简单地回答“是”与“不是”,工程师也只能无奈地婉拒,逼得他表示自己只能胡乱拨弄方向盘的旋钮,尝试能否幸运地解决问题,但又被奉劝不要这么做。为此,梅赛德斯特地征询了FIA可以做怎样的指导。

尽管如此,沃尔夫并不责备汉密尔顿没能自己及时排除问题,因为除了技术上的困惑之外,在高速下一心二用也是极大的挑战。

“能量调配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工具,你需要找对方法实现能量使用的最优化,在合适的时间吸收能量,在合适的时间释放能量,而我们的统一配置出了错。虽然只是一个开关的改变,但是你需要搞清楚状况,而且你需要在达到350公里/小时的速度下,拨弄方向盘上的按钮,那真是一组非常复杂的事情。”

上周末是F1首次在巴库的街道上比赛,汉密尔顿在赛前表示自己只驾驶了8圈模拟器,而其他车手都完成了超过一场比赛的里程。被问及英国人所遭遇的困难是否与缺少模拟器驾驶有关时,沃尔夫回答说:“我觉得这与做功课没有关系。模拟器在这个问题上完全没用。找到正确设定的过程非常复杂,你没可能在模拟器上练出来。”

莱科宁在比赛后半段也一度陷入与汉密尔顿类似的窘境,法拉利也无可奈何。赛后,同为世界冠军的费尔南多•阿隆索声援同僚,直批“无线电禁令毫无疑义”。

当问题发生在自己的赛车和车手身上后,沃尔夫坦言无线电禁令或许应该被重新审视。

”我发自内心地认为比赛应该是车手之间的较量,这是我的观点,”奥地利人说,“当今的赛车非常复杂,技术上来说精妙又深奥。我没有抱怨,因为对每个人都是如此,而我觉得法拉利遇到了一样的问题。”

“此时你只能做两件事:简化技术——我认为这不是正确的办法,或者修改规则,让你能在车手遇到这方面问题的时候与他沟通。但是,现在情况就是这样。”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欧洲大奖赛
赛道 巴库街道赛
车手 Lewis Hamilton
车队 梅赛德斯车队
文章类型 突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