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赛德斯将讨论是否启用车队指令

托托•沃尔夫表示梅赛德斯将在英国大奖赛前,针对刘易斯•汉密尔顿与尼科•罗斯伯格在奥地利大奖赛最后一圈的撞车,做出如何调控这场内战的决定。

上周日比赛进行到最后一圈,两辆领跑的梅赛德斯赛车发生了激烈的火并。罗斯伯格与汉密尔顿在二号弯发生了碰撞,结果是英国人绕回赛道后取得领先,并且第一个冲过终点线,而他的队友鼻翼与地面接触后脱落,只能减速慢行,最后第四个完赛。

经过赛会干事的调查,罗斯伯格被判定为事故责任人,因为没有让出“比赛空间”,不过加罚10秒并没有影响他的第四名成绩。

不妄加指责

这是2016赛季梅赛德斯双雄的第三次碰撞,发生在巴塞罗那的第一次碰撞导致两人一起退赛,但因为有技术故障,因此不能全怪车手。第二次是在加拿大,两人在一号弯车轮轻轻相碰,但都没有造成损坏,最后以汉密尔顿获胜而罗斯伯格名列第五的结果告终。这一次,眼看到手的冠、亚军,因为撞车变成了第一、四名。

梅赛德斯运动总监托托•沃尔夫在车库里观看比赛时,当即显得非常恼火。尽管赛会干事已经为事故做出了裁定,但他不想单纯地把撞车归罪于任何一名车手。

“我认为这没有白纸黑字那么清楚,”奥地利人说,“尼科的赛车是有残缺的,他试着延迟刹车,而且没有走在常规的赛车线上。刘易斯从外线进来。这时他们发生了第一次碰撞。所以,在我看来这次事故是有两次碰撞造成的。”

事实上,沃尔夫在比赛结束后第一时间接受电视媒体采访时,语气激动很多。他直言那是一次“没有脑子的”撞车,而且称是“对1500名废寝忘食地打造赛车的员工的不尊重”。显然,经过车队内部高层的初步讨论,一个小时后他想对冷静地站到文字媒体面前。但是,与之前一样,他坦言车队需要想出办法,彻底解决问题。

“我们有两位F1里最棒的车手,我们试着造出最好的赛车,试着探索极限,但这从来不是轻松做到的。你看到过我们遇到过赛车让人失望的时候。我不想责怪任何人,因为你每看一次录像和车载视频,都会获得新的信息。你不能说谁应该受到指责。我有自己的观点,但是不会在媒体面前表达出来。但是,这样的事情需要避免。”

讨论车队指令可行性

西班牙和加拿大的碰撞之后,沃尔夫仍然选择相信两名车手吸取了教训,而且明白车队对他们的要求。如今重蹈覆辙之后,他承认车队将会探讨是否在今后的比赛中控制车手的位置,尽管他本人厌恶车队指令。

“在巴塞罗那时,我轻松许多,因为我们此前有30场比赛没有发生碰撞。显然,这样的事情迟早要发生,而且一下子损失了两辆赛车。我很天真地认为他们已经吸取了教训,知道后果如何,所以这种事情不会再发生。然而,现在又在这里发生了。”

“所以,现在就要分析所有可用的选择,而其中之一就是在比赛到达某个阶段时要求他们守住各自的位置不变。这当然不是受人欢迎的做法,让我自己都要作呕,因为我很想看他们比赛。但是如果他们总是要撞车,那么车队指令就是后果。”

随着七月“魔鬼赛程”的开始,下周就是英国大奖赛。尽管时间紧迫,沃尔夫认为车队首先需要自我冷静。

“我们需要先冷静一下头脑,然后在接下来几天里想出办法。接受完采访后,我就要把头埋入冰桶里。现在正是热头上,比赛中不是第一圈就是最后一圈,都会显得情绪激动。但是,我想把事情仔细分析一下,我只是不想他们再相撞。”

根据沃尔夫所说,梅赛德斯车队的核心成员将在未来几天里进行内部讨论,就两位车手争夺激烈时如何控制局面找到有效的方法,而且不会考虑车手的观点。这是为了确保他们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再次相撞。

任何结果都会公开

与此同时,奥地利人表示一旦车队做出决定,无论是继续允许车手自由竞赛,还是严加管控,他都不会试图瞒过媒体。

“如果我们决定使用车队指令,肯定无法瞒过你们,”沃尔夫说,“我们一直尽可能地保持透明公开,所以肯定会告知媒体。”

“风险在于你把策略公开之后,再去改变它,那就会让自己开上去很白痴。所以我们会非常小心谨慎地讨论该怎么做,检视所有可能性,然后做出决定。是否这个决定会很清晰,我会通报的。”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奥地利大奖赛
赛道 红牛环道
车手 Nico Rosberg , Lewis Hamilton
车队 梅赛德斯车队
文章类型 突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