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赛德斯:汉密尔顿不听指挥可能引来“严厉”后果

托托•沃尔夫表示,刘易斯•汉密尔顿在阿布扎比收官战上没有服从车队要求他提速的指示,反而坚持压制尼科•罗斯伯格,为此梅赛德斯可能需要在2017赛季前重新修订交战规则。

在本场决战的最后时刻,眼见罗斯伯格成功超越马克斯•维斯塔潘后牢牢处于前三,汉密尔顿放慢了车速,试图把队友暴露在后车的攻击下。当时,法拉利的塞巴斯蒂安•维特尔换上了超软胎,以每圈快2秒左右的速度从后赶上,并且超越两辆红牛赛车后,来到罗斯伯格身后。

汉密尔顿在自己获胜时,只有队友无法进入前三,才能逆转夺得世界冠军。因此,他像赛前红牛领队克里斯蒂安•霍纳所说的那样——而且他已经在去年的中国大奖赛上采取过。

在此期间,英国人甚至无视了车队执行技术总监帕蒂•洛维亲自发出的指示——在比赛中级别最高。冲线时,三辆赛车互相仅仅相差0.4秒,而沃尔夫赛后表示这让车队有可能输掉到手的胜利。

三年来,汉密尔顿与罗斯伯格在争冠中发生过几次碰撞,而梅赛德斯从去年起就定下了“交战规则”,来应对可能导致车队蒙受损失的微妙时刻。

今年的车手世界冠军归属成埃落定后,对于落败一方的汉密尔顿可能导致梅赛德斯无缘收官战胜利的行动,沃尔夫坦言可能需要为明年的战斗重新审视如何管理两名车手。

“我们需要回顾整个局面,来考虑它所代表的意义,”沃尔夫说,“所有事情都可能,包括修改明年的交战规则,因为在很多关键比赛中,(现在的)已经不起作用了。”

“也许我们想给予他们更多的自由竞赛的空间,或许我们会更加更严厉——如果我们觉得价值没有得到尊重。而那就是180度的转变。现在我还不确定,我们会怎么样做。”

沃尔夫解释说最后几圈的情况非常危急,因为维特尔的速度相当之快,有可能对两辆“银箭”赛车一石二鸟。

“塞巴斯蒂安用上比较新的超软胎后速度快很多,在某个阶段我们的演算显示当差距达到一定情况后,他可能会赢下比赛。我们的圈速在1分45.9秒,而他的速度在1分43.7秒。”

“今年,多亏聪明的策略师,我们已经靠策略赢下了很多比赛。他们说我们可能输掉这场。哪怕刘易斯把速度提起来,塞巴斯蒂点的轮胎状态还是更好。等你开始依靠自己的直觉而不是科学时,无论怎样你都会输。至于(汉密尔顿不服从指令)后果,我们会在内部讨论。现在我需要好好想一下,因为我还没主意。”

一个头两个大

身为梅赛德斯车队主管,沃尔夫特意放弃了在比赛中与车手通讯的权利,因为他担心自己会做出事后感到后悔的举动,因此洛维的指示代表车队在比赛中的最高指令。奥地利人承认,在车房观看比赛时,他一个头两个大。

“当时我一个头两个大。一个我需要为整个公司、我们已经建立的架构、这支我们一手打造成型的车队着想,因为它已经拥有了很明显的价值。”

“第一场或最后一场比赛之间没有任何区别,我们已经建立了自己的原则和其代表的价值,而它们已经帮助我们赢得比赛和锦标赛。”

“但是,另一个我——好胜的我告诉自己,换作是我,可能也会这么做。”

“他有两种选择,要么跑得远远的,让大家看到他是这个星球上最快的车手,赢下比赛,不管他身后发生什么;或者做相反的举动,把后面的赛车捆绑成一团。”

“这就是为什么事情不那么明确。我们不得不做出让步,因为幕后的许多工作都与我们(在赛道上的)行动息息相关。这就是为什么我在自己想通之前,先把自己的观点表达出来。”

“我需要从两方面考虑。一方面,我代表着工厂里的1500名员工,还有30000名戴姆勒的员工,是他们的努力创造了价值,必须得到尊重。与车队的要求公开做对,无异于把个人利益置于集体利益之前。在任何车队和公司,没有规则不成方圆,”

“另一方面,我知道这可能是他赢下世界冠军的唯一机会。对于一位可能是最优秀的车手,在那样的情况下,你可能无法让他去服从他的直觉不允许他做的事情。”

“未来我们需要解决这样的问题,因为已经开了先例。但是让我先睡一觉,睡醒再来想。”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阿布扎比大奖赛
赛道 亚斯码头赛道
车手 Lewis Hamilton
车队 梅赛德斯车队
文章类型 突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