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地方叫“银石”

有时候,你会去一个地方,不因为它多么特别,而且可能真实的它没有想象的那么唯美,但就是有股神秘的吸引力。银石,是你脑海里的那个地方吗?

从奥地利转战银石之前,我去了一次布拉格。为什么是布拉格?没有特别的理由,它离维也纳不远,四个小时的火车便能到达。但是,一提到布拉格,脑海中总有一个旋律:“我就站在布拉格黄昏的广场/在许愿池投下了希望/那群白鸽背对着夕阳/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直到那晚走上查尔斯大桥,才发现原来这是第一部《Mission Impossible》的取景地:Jon Voight扮演的大反派策划了一场阴谋,让汤姆•克鲁斯饰演的伊森•亨特蒙冤,而后他假装中枪跌入Vltava河。

然而,真正的布拉格,没有“布拉格广场”,没有许愿池,也没有白鸽,哥特式教堂里更没有彩绘的玻璃窗……所到之处,成群结队的英国学生、韩国旅游团、世界各地的游人,汇聚在这座已经有超过前年历史的古城,领略着古堡、古桥、古钟、古楼。哪怕临近午夜,仍然有人兴奋地来穿梭于查尔斯桥,不是往城堡去,就是往旧城走。沿街的广告栏上,打出《查尔斯四世700年诞辰展》也许,这就是布拉格的吸引力——她的历史。 

Circuit atmosphere
Circuit atmosphere

Photo by: 戴姆勒集团

对F1来说,历史也有如此大的魅力吗?

今年的奥地利大奖赛,红牛作为赛道的主人,做了一个改动:通往围场、围场俱乐部看台的地下通道挂起了昔日王者的肖像:杰基•斯图尔特、杰克•布拉伯姆、约亨•林特、尼基•劳达、尼尔森•皮盖、阿兰•普罗斯特、阿亚顿•塞纳、迈克尔•舒马赫……每张肖像边有一个按钮,摁下就会听到他们的著名语录,就好像他们仍然在这里比赛一样。

在越来越多的新赛道以挥金如土的方式挤入赛历时,墨西哥、奥地利的回归难能可贵;可是,我们仍然面对蒙扎和意大利大奖赛的未来命悬一线、2017年德国大奖赛前途未卜,甚至连摩纳哥都面临着赛道结构改造的风险。的确,现在全球经济动荡,然而“速度圣殿”、“绿色地狱”比任何时候都脆弱。是否这项运动早就跌下了它的顶峰,还是赛道的经营者失去了他们的“Racer“精神、为现实低头?所以,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历史性之地沦为只能回顾的历史?

没有人比银石更明白这种挣扎的滋味。

Jenson Button, McLaren MP4-31
Jenson Button, McLaren MP4-31

Photo by: 迈凯伦

从巴库到银石;从F1最新的地标回到它的发源地。开个玩笑:当伯尼•埃克莱斯顿开始管理F1的时候,他能从地图上找出阿塞拜疆吗?当阿塞拜疆人高调地在全世界面前升起“希望之火”,英国人恐怕只会用惯有的冷幽默来看待银石的明天。

今年已经是——才是——银石第五十次举办F1大奖赛,但是西方人习惯在10N+1年庆祝,所以没有见到银石有任何的“50”庆祝字样并不让人意外。也许有人觉得不可思议,但是真正的围场人,没有一个人不恨死去银石。

如果通勤方面有一个领奖台,银石与霍根海姆、马尼库尔的竞争恐怕比这三个赛季更加激烈。伯尼一直想摆脱银石。翻新之后的围场、维修区已经不能成为借口,但是糟糕的交通、进入围场麻烦的路还是它的硬伤。当然,还有欧洲大陆人会毫不客气地取笑说:“你们在错误的一边驾车。”

Jean Todt, FIA President on the grid with Allan McNish,
Jean Todt, FIA President on the grid with Allan McNish,

Photo by: XPB图片社

很多比赛都有糟糕的天气,但是一想起银石——典型的英国天气——可能在一年365天里都这样,不禁让人绝望。但真正讽刺的是,没有像今年开赛前那样疯狂的天气,你又觉得它不是银石,又抱怨比赛无聊。

银石比赛的照片永远都显得沉闷,它的布景不利于摄影师,让相片显得单调乏味,只能比谁拍得不是最难看,而且坐着班车去拍摄点让摄影师头疼。对媒体来说,最深恶痛绝的是媒体Cafe里需要花钱的食物。看着一尘不变的薯条、汉堡、茄汁豆,你就能理解为什么英国人只能孜孜不倦地在茶文化上下功夫,一天要花三分之一时间在喝茶赏。还好,他们“通情达理”地保证了咖啡、茶是免费的,并“热情”地赠送饼干。

Fans
Fans

Photo by: XPB图片社

然而,整个周末超过32万名观众到场。周四的主看台坐满了车迷,只为了现场观看Sky Sports F1的车手采访;周日站上发车区,覆盖最后一弯的看台上到主看台,座无虚席;F1 Village里,大人与孩子把握着磁力玩具车的远程遥控方向盘,争先恐后地想赢下胜利,而那些联机对战F1游戏的车迷,情绪高涨得就像比赛中的无线电通讯;早上和傍晚,车迷们等候在BRDC大门外去赛道的沿途;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露宿在赛道各个角落的营地里,住在房车里或者帐篷里;还有些特殊的人,他们或视力不济,但只为在现场亲耳听见引擎的声音;他们或坐着轮椅、无法动弹,只想与偶像见上一面,使出浑身解数祝一个好运。

有两位千里迢迢从上海赶去银石的中国女车迷,无疑是这32万人中最幸运的人之一。她们住在赛道提供的帐篷里,每天就是看比赛、等车手,但是她们见到了最喜欢的刘易斯•汉密尔顿,还被邀请去他的Motorhome与Coco和Roscoe玩耍。用汉密尔顿的话来说,“让她们不虚此行”。 

Race winner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celebrates with the fans
Race winner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celebrates with the fans

Photo by: XPB图片社

事实上,星期天赛后,第四次在银石夺冠的汉密尔顿让很多人值回了票价。他从维修区墙上跳下占领了直道的车迷中,徜徉在人海里,享受被车迷推向这里、那里,又推回来。如此的疯狂,已经超越了1992年奈基尔•曼塞尔的那次,而且恐怕今后无法再有人超越这个盛况。事实上,比赛前,汉密尔顿还对媒体说看着曼塞尔1992年获胜后与涌入赛道车迷的庆祝场面是多么激动人心。现在,他自己成了历史的缔造者——第一个连续三年在银石获胜的车手。

同一个周末,在相聚100英里的两片体育场地,上演着两场世界最高水准且历史悠久的比赛,而它们都全场爆满。这应该归结于历史、传统、热情、还是其他?可以肯定的是去现场看一次大奖赛,依然是很多孩子心目中最酷的生日礼物。等到二十年、三十年后,他们又带着自己的下一代,开启又一个循环。

那位亲身在英国车迷中感受炙热气氛的中国车迷说:“他们每个人都很High,而且都High到点上。”这应该就是观看赛车最原始的热情,无关支持的车手是谁、获得胜利的是谁,“只要站在赛道边,就觉得高兴”。

所以,哪怕天气、交通、住宿、饮食有多么糟糕,银石的F1大奖赛日期对真正的车迷来说,就像时钟敲四下——雷打不动的下午茶(Afternoon Tea)时间——对英国人的意义一样。如果你还没有去过银石,那么它就好比“布拉格广场”。 

Circuit atmosphere
Circuit atmosphere

Photo by: XPB图片社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英国大奖赛
赛道 银石赛道
文章类型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