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索伯如何面对未来?

索伯F1车队告别了创始人皮特•索伯,神秘新投资者的到来,希望在挽救老牌车队并焕发新春的同时,摸索出一条创新之路。这支新索伯,将如何走下去?

2016年对索伯来说,是艰苦的一年,赛季没有开始时就陷入了财政麻烦,导致员工薪水被拖欠。这无疑是三十多年来,这支老牌瑞士独立车队最如履薄冰的时期。

资金问题带来的必然结果是赛车研发停滞,上半赛季12场比赛结束,索伯一分未得,眼看着马诺都由帕斯卡尔•威尔雷恩在奥地利拿到了积分,如果本赛季结束时不幸在制造商积分榜上排名垫底,又将是进一步的打击。

进入夏天以前,赶在匈牙利大奖赛进行之前,传来了索伯公司被整体转让的消息,收购者是鲜为人知的瑞士商业投资公司Longbow Finance S.A.。

“Longbow Fiance是一家瑞士公司。他们已经在商业投资领域运作了二十多年。他们的主要业务包括为国际客户提供私募投资,以及投资管理。”这是继续担任车队CEO的莫妮莎•卡尔滕伯恩“唯一可以说的”。

千禧年后的生存史

回顾索伯的历史,这支车队的生存之道非常有趣。2001年时,车队最大的股东其实是红牛的迪尓特里希•马特希茨,而不是车队创始人皮特•索伯,不过后者握有绝大部分的投票权,所以可以决定车队事务。大多数时候,马特希茨和索伯都可以达成共识,直到任命2001年正式车手席位时,出现了最大的分歧。奥地利人想让巴西人Enrique Bernoldi比赛,而索伯则看好一名默默无闻的年轻人,他的名字就是基米•莱科宁。

事实证明索伯是对的,但是马特希茨意识到如果自己要在F1大展拳脚,必须完全控制车队。三年后,他把所有股份卖给了瑞士信贷,而自己从福特收购了美洲虎。就此,瑞士信贷成了索伯的大股东,但是他们并没有把投资F1看得那么认真,很快在2005年转让给了宝马。

宝马野心勃勃,不仅收购了瑞士信贷所拥有的超过60%的索伯股份,还有其他公司所占据的小份额,终于占据了80%的股份后,完全控制车队,剩余的20%则依旧为皮特•索伯所有。

但是2009年全球经济危机的爆发,加上回报与投入不相称——每年4亿美元的投资下只有2008年加拿大大奖赛的一场胜利——宝马决定变卖车队。当那家名为Qadbak Investment投资公司最终打消了1.1亿美元的收购意向后,为了避免车队倒闭,宝马只能接受皮特•索伯相对较低的报价,并在2010年为车队提供安置费。

于是,从2011年开始如何运作车队就成了皮特•索伯的一个烦恼,除了经费问题,还有管理问题,毕竟当时他接近70岁,而且已经五年多没有参与车队的运作。为了解决问题,他向常年负责公司法律事务的卡尔滕伯恩送上了三分之一的股份,由她走上台前负责日常管理,自己只负责在重大事情上做出决策。

然而,哪怕车队非常小心翼翼地管理开销,但是与其他富裕的车队相比,索伯仍然无法为日常运作保证流畅的资金,哪怕有F1集团的比赛奖金和车手的赞助费。成绩的下滑也让索伯越来越失去对招募优秀人才的吸引力,而瑞士高昂的税收也吓退了很多外国技术人才。

当初宝马的收购给皮特•索伯个人带去了很大一笔财富,但是他不愿意把个人资产投资在车队的运作上——显然这是个无底洞。于是,车队只有寻求新的投资者,才能被挽救。

据信,马库斯•埃里森的个人赞助者在赛季初伸出了援手,让车队得以发放工资以及后勤得到保障,帮助索伯度过了最危险的时期,直到与Longbow Finance达成协议。

那么,究竟谁是Longbow Finance?

谁是真正的新老板?

在银石时,就有传言瑞典企业或许可能会收购索伯,以便保证埃里克森的席位。25岁的瑞典人虽然履历算不上惊人,但也拿到过GP2的胜利,分别是周六的主赛和周日的冲刺赛。2015年,他拿到9个积分,最佳成绩时第八名。显然,只要赛车真的有竞争力,他是一名能够有所发挥的车手。不过,也有传言菲利普•纳斯尔的最大赞助商巴西银行可能会采取行动。

哪怕是Google,对于Longbow Finance的信息也少之又少,而Bloomberg上只能确定这家瑞士公司的注册地是距离洛桑不远的Lutry。但是,在Moneyhouse商业注册数据库里,可以看到Longbow Finance的董事会成员,其中一个关键的名字是瑞士银行家Raymond J. Bär,他是著名瑞士银行集团Julius Bär的同名创始人的曾孙。如果你关注Formula E,就知道Julius Bär是主要赞助商之一。

真正引起注意的是,Longbow Finance在商业领域的最早足迹可以追随到1963年,而且有两个曾经用过的公司名“Tetral Investment Management SA”,其联络地址“70 Avenue du General-Guisan, in Pully, Switzerland”上的Pully与Longbow Finance现注册地址所在的Lutry紧紧相连。而且,这个正是始于瑞典的利乐全球集团( Tetra Laval International SA)的总部地址。没错,就是那个利乐包装。

利乐为瑞典Rausing家族的生意。据悉,虽然Rausing家族对F1并不是特别感兴趣,但是利乐集团CEO Dennis Joensson是一名忠实的赛车迷,也为马库斯•埃里克森的职业生涯提供个人赞助。

尽管无法找到实际的证据说利乐是这场收购的真正策划者,但是鉴于如此之多的“蛛丝马迹”,谁都不会相信几乎一夜之间冒出的Longbow Finance是突然发现了F1的巨大商机。

埃里克森本人否认索伯被收购与自己有关。但是,与他关系密切的人显然“帮助拯救了车队”。如今,索伯的下一步才是关键。

2016下半赛季和未来

有消息透露Longbow Finance为收购索伯协议没有包含皮特•索伯和卡尔滕伯恩的股权价格,而是同意接手车队的债务,而其数字接近1.72亿美元。

无论如何,未来获得了一定的保障之后,索伯正在招兵买马,夏休期后或许就将迎来第一批新员工。与此同时,虽然72岁高龄的皮特•索伯正式退休,离开新公司结构的董事会,由Longbow Finance的Pascal Picci担任新主席,但是“索伯”的车队名——除了法拉利、迈凯伦和威廉姆斯之外,目前第四悠久的F1车队名——会得到保留。

一方面,这是从F1集团获得年度奖金的需要,另一方面,新公司希望拓展索伯的工程活动,也就是利用车队的高新技术开拓“第三产业”。

这已经在威廉姆斯和迈凯伦的产业链里运作了很久,而红牛也开始把通过F1累积的技术和专业知识商业化,最直接的就是阿德里安•纽维与阿斯顿-马丁一起开发的AM-RB001混合动力跑车。

当年宝马买下索伯后,除了引擎仍在慕尼黑的总部研发,其他一切都在瑞士Hinwil基地进行,因此改建了风洞和研发、制造设施,升级了超级计算机。这成为车队最宝贵的财富之一,尤其是一流的风洞受到其他同行的青睐,其中最重要的客户就是奥迪借此进行WEC赛车研发和DTM的一些零件生产。事实上,早在上世纪90年代索伯刚刚开始参加F1,他们就与当时的主赞助商马石油联合开发了用于摩托车的引擎以及专供宝腾的民用车引擎。

如果所有的计划可以顺利实现,那么索伯的资金流显然能得到保证。当然,眼下最关键的还是车队如何在C35赛车的研发上快速迎头赶上,特别是索伯错过了全部两轮季中测试。如果真的在赛季结束时落后马诺、成为副班长,车队势必在2016年度奖金的分配上蒙受很大的损失,无法分到属于前十名的比赛奖金,只有象征性的补偿金。

2015赛季已经证明纳斯尔和埃里克森是具备一定能力的车手,只要他们获得一辆能够争夺积分的赛车,下半赛季的九场比赛,也许能见到索伯走出泥潭。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车手 Felipe Nasr , Marcus Ericsson
车队 索伯车队
文章类型 特别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