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orgio Piola的F1技术分析

技术分析:迈凯伦仍受性能所困,但研发脚步并未停止

本文中,Giorgio Piola和Matt Somerfield为您带来日本大奖赛的技术分析,包括哈斯车队在前翼所取得的突破和迈凯伦车队不尽如人意的表现背后的原因。

迈凯伦

本赛季,迈凯伦和本田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但在日本大奖赛之前,这家引擎制造商便预感到车队在自家主场的比赛将举步维艰。

由于彼得·普罗德罗姆在赛车气动方案研发方向上所做出的选择,MP4-31赛车在概念层面上与之前的红牛赛车存在一定的相似之处。

但这绝对不是一个坏消息,红牛RB12赛车在底盘方面被认为是F1赛场上最优秀的赛车之一。

然而,RA616H动力单元并不适合铃鹿赛道上中高速弯和重刹车区的组合,赛车气动系统的平衡也因此受到影响。

对此,简森•巴顿在采访中如是说:“赛车在重刹车的情况和通过低速弯时的性能还不错,但在通过制动要求较低的弯道时则不太理想。并且赛车底板也无法紧贴路面。”

英国车手直截了当地指出了MP4-31所采用的前倾角较大以及从前翼到扩散器所遇到的下压力问题。

显而易见的是,铃鹿赛道并不适合迈凯伦车队。尽管比赛成绩令人难以接受,但车队并为因此而放缓研发的脚步。

McLaren MP4/31 new front wing vs other specifications, Japanese GP
迈凯伦在日本大奖赛所采用的前翼配置与其他方案的对比
图片:Giorgio Piola

迈凯伦车队进一步提高前翼的复杂程度,以得到更高的性能。车队对襟翼内侧的中心位置进行了开横向槽处理。这样一来襟翼的等效数量从两个变为四个,气动效果将因此而增加(如箭头所示)。

新方案中,每个襟翼都将各自产生气涡,从而对由前翼主平面所产生的Y250气涡产生影响。最初,这种开槽处理仅仅是在襟翼的宽边侧(见上图)。现在,车队将内侧位置进行了类似处理并将开槽形状设置为与其轮廓相似的曲线。

前翼端板脚踏板宽度有所增加,改变了气流在前翼主平面下方流向前轮的路径。

此外,与其他车队不同的是,迈凯伦将前几片翼片的朝向由向外改为向内。

哈斯

哈斯赛车在排位赛中的表现令所有中游车队的竞争对手刮目相看,车队中的两辆赛车均排到前十名。

日本大奖赛中,哈斯车队的升级版本前翼起到不错的效果。此前几场大奖赛中,车队曾在前翼设置上遇到瓶颈。

在新加坡大奖赛,哈斯车队借鉴其他车队的前翼设计,对赛车前翼进行了修改并付诸使用。

Haas F1 Team VF-16, front wing detail
哈斯VF-16赛车前翼细节图
图片:Giorgio Piola

在新版前翼中,车队改变了主平面(图中黄色标注)的开槽长度并在翼片之间设置纵向分流板以改善在气流载荷下的表现,但这种设计或许会对稳定性带来不利影响。

导流翼片由原来的“r”形改为现在的“c”形(图中红色标注)并安装在主导流翼片的侧面。

索伯

近几场比赛中,索伯车队带来了一系列的技术升级。尽管并不没有革命性的技术改动,但车队利用已有方案进行升级的做法同样值得关注。

在日本大奖赛,车队进行了一些尝试,以带来性能的提升。

Sauber C35 splitter detail
索伯C35赛车底板分离器细节图
图片:Giorgio Piola

在修改过的分离器部件上,车队在外侧添加了纵向鳍形部件,以改变此处气流的分布,从而改善赛车下游的气动效率。

Sauber C35 bargeboards and floor detail
索伯C35赛车侧板和底板细节图
图片:Giorgio Piola

车队在侧板处进行了大幅调整,改变其前缘的形状。此外,车队还将其表面开槽的高度和深度都进行了增加。

雷诺

Renault Sport F1 Team RS16 floor detail
雷诺RS16赛车底板细节图
图片:Giorgio Piola

同其他多支车队一样, 雷诺已经将视野转向2017赛季。但在日本大奖赛,车队仍然对赛车进行了调整。

在铃鹿赛道,原方案两块垂直翼板中的靠近内侧的部分被移除,并在此设置了两块翼板,其中位置靠前的翼板深入底板中部,从而在此区域对侧箱附近的气流进行引导。

该翼板后上方的下降趋势更为明显,从而为后方R形翼板在改变气流分布上带来更好的效果。

这些翼板和底板上的开孔,以及底板末端靠近后轮的开槽都是旨在削弱“喷射气流”现象(tyre squirt)。

通过在底板进行开孔和设置翼板,内侧气流将紧贴后轮内壁,提高性能峰值并改善赛车的平衡。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日本大奖赛
赛道 铃鹿赛道
车队 哈斯F1车队 , 迈凯伦车队 , 雷诺F1车队 , 索伯车队
文章类型 分析
Topic Giorgio Piola的F1技术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