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2016年发车单手离合让人想起以前的F1

Giorgio Piola解释为什么澳大利亚站起跑时,F1会感到时光倒流。

作为FIA限制车队影响赛道上比赛的一部分,车手们现在只能用一只手控制单拨片离合器。这标志着让赛车起步的创新和技术偏向又翻开了新的一页。

FIA的压制

为打压日益增长的driver aids,FIA在去年8月为新的限制列出了大纲。其中就包括在比赛前由软件控制的离合器设置。尽管在去年的比利时站针对寻找离合器咬合点的规则已经做出了修改,更多的限制则被推迟到了2016年。

FIA的计划是要求车手在只能使用单一离合器控制器来控制发车,以此来远离近年使用的双拨片系统。但是在“单一控制器”这个概念不明确的情况下,FIA只能用具体规定来避免车队和车手作弊,尤其是车队(例如法拉利)仍然可以选择安装双拨片。

只能用一只手

在FIA发给车队的文件中,F1赛事主管查理怀汀阐明了FIA是如何判断车手在起步是如何使用离合器的。“除非在发车准备过程中有明确故障的情况下,车手在发车时只能用一只手控制单离合器拨片。”怀汀这样说道。“在赛车安装了两块离合器拨片的情况下,如果两块离合器拨片没有相互影响或ECU没有同时输入信息,才会被认定为合法。另外,车队都必须要能演示每一块拨片都只能由一只手控制。”怀汀补充道。

这些新的限制和寻找离合器咬合点的限制将一起把起跑的重点放在车手身上。这就是为什么在巴塞罗那的季前测试中,车手把大量精力放在联系起跑上。因为他们希望在赛季开始时能百分百准备好。

拨片换挡的历史

Giorgio Piola

法拉利在他们1989年的赛车640上第一个使用了安装换挡拨片的方向盘和半自动变速箱。

Ferrari 640 steering wheel
法拉利640的方向盘

绘图: Giorgio Piola

第一个把离合器装上方向盘的是1994年的迈凯伦车队,但只装在了米卡哈基宁的赛车上,因为他愿意两只脚只控制两块踏板。而队友马丁布伦德尔和之后的大卫库特哈德更愿意右脚刹车,所以他们保留了三块踏板。

Hakkinen and Coulthard clutch pedals, 1994
哈基宁和库特哈德的离合器踏板

绘图: Giorgio Piola

一些车手,像1995年在索伯的弗伦岑,感觉只使用一块离合器拨片更舒服。

Frentzen's steering wheel, 1995
1995年弗伦岑的方向盘

绘图: Giorgio Piola

而1997年在威廉姆斯的雅克维伦纽夫则有自己独特的选择:他把离合器拨片放在方向盘左边,换挡拨片放在右边。朝自己这边拨一下拨片升挡,反方向拨一下拨片降挡。

 

Villeneuve's steering wheel, 1997
1997年维伦纽夫的方向盘

绘图: Giorgio Piola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文章类型 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