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F1民主反被民主误

F1特殊的体制造就了今天“疯了”的排位赛闹剧和所有的混乱,让•托德推卸说他上任以前FIA已经处于弱势。然而,”热爱F1的“我们就要看着它在未来五年里自生自灭?

在西方世界里,媒体被喻为“第四权力”,构成了与立法、行政、司法病例的一种社会力量,对三种政治权力起到制衡作用。如果说过去一年当国际足联(FIFA)、欧足联(UEFA)被各种丑闻搞得鸡犬不宁时国际汽联(FIA)为自己的清廉而骄傲,如今“疯了”的F1排位赛规则改革闹剧逼得西方媒体忍无可忍,几乎想用自己的“特权”把FIA主席让•托德赶下台。

让-托德, FIA主席
让-托德, FIA主席

Photo by: 国际汽车运动联合会FIA

三角体制

近几年来F1的规则修改总是遇到很多问题,V6混合动力引擎、独立标准客户引擎(背后是降低引擎使用费)、排位赛改革、2017年空气动力学规则……所有人都会问一个简单的问题:为什么FIA作为F1的管理者不能强制实施他们想要的规则?

简而言之,当托德的前任马克斯•莫斯利把百年商业推广权卖给伯尼•埃克莱斯顿(现在为一家名叫CVC的投资公司所有)时就出卖了一部分的规则制定权,接着埃克莱斯顿与车队签署《协和协议》让车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参与规则制定的讨论,而最新一期的《协和协议》制造出一个F1策略小组,由FIA、商业权利拥有者(CRH)代表、法拉利为首的6支大车队一起商讨这项运动的未来。策略小组递交经他们同意的改革方案到由FIA代表、CRH代表和所有车队在列的26名成员组成的F1委员会投票表决,最后再由世界汽车运动理事会(WMSC)定夺。

所以,FIA主席就像美国总统,但他所面对的不是国会和最高法院,而是代表着不同利益的CRH和车队,这就好比椭圆形办公室内坐着三个都想当总统的人。这次的排位赛规则修改闹剧就是这个三角体制内缺陷的集中体现。

伯尼•埃克莱斯顿,让•托德,签署《协和协议》
伯尼•埃克莱斯顿,让•托德,签署《协和协议》

Photo by: XPB图片社

托德"反对独裁"

如今若问F1“美好的旧时代”,很多人都会说80年代末、90年代、V10时代。这些答案有一个共同点:F1被独裁者统治,而且处于埃克莱斯顿与莫斯利的掌控之下(进入90年代之后至1993年下台,让-马瑞•巴雷斯特雷已经被两者牵着鼻子走)。在他俩的默契配合下,车队即使对任何改革有怨言,最后也都任命,而埃克莱斯顿用《协和协议》的特殊条款堵住F1里最强势的车队法拉利的嘴,其他问题就迎刃而解。

然而,这个游戏规则因为莫斯利的个人特殊癖好在2009年被打破,带着在法拉利时建立的功勋光荣上台的托德开始对FIA改革,而民主成了最大的一张牌。F1的混乱也就从此慢慢开始,直到今天这副不可收拾的地步。

巴林大奖赛的周六下午,托德举行了一场非正式媒体会。他坐在一面FIA旗帜面前,没有麦克风,在F1赛事总监和两位媒体官员的陪同下接受他早已预见的腥风血雨。

几轮排位赛规则修改的问题之后,托德表示不再回答排位赛,建议问他“其他”问题。于是,一个尖刻的问题出现了:“你说你不是独裁者,但F1是否需要独裁者来让它有效运转?你是管理者、你是规则监管者,但是F1当前的监管方式对这项运动的发展很不健康。所有事情都在委员会被阻止,没有任何事情能发展下去。我们都知道现在的排位赛不会好看。为了保护这项运动,你作为管理者理当站出来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Jean Todt meeting
Jean Todt meeting

Photo by: 钱 俊

托德好歹也是经历过各种风雨,他回答:“我明白你的论点,我可是一直读你的博客。”这句话让当场所有人都出乎意料。

他继续说:“如果我独裁,Q1和Q2跟现在一样(淘汰制),但时间长度要变,Q3回到2015年。但是,我是被250名FIA成员推选成为的主席,我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否则会让FIA遭到起诉而且最后输掉官司。这种事情经常发生在独裁者身上。我们已经见证过无数比体育更加重大的事件,独裁者总是在这上面栽跟头。”

“我认为独裁者的时代早已过时,我们有管理体制,我尊重管理体制,只要我还被选为FIA主席,我就会遵从这个体制。我知道你接下来会问:‘这个体制好吗?’这个体制不够好,但是它已经存在了数十年。”

托德辩解称F1策略小组并不是新事物,只不过是从前的竞赛工作小组和技术工作小组的改头换面,区别在于策略小组可以反对或同意某项议题,而从前的两个工作小组只负责讨论,全部议案由F1委员会做第一步的审批。不过,托德认为两者是“完全相同的”体制。

2020

僵局,这是“三角体制”带来的最大问题,导致了当前排位赛改革问题停滞不前,所以上周日90分钟的会议后只是商量出今天(4月7日)进行投票这样的结果。其实,这也不该让人意外,然而我们天真地以为在急迫的情况下他们真的带来高效率。

Jean Todt, FIA President
Jean Todt, FIA President

Photo by: XPB图片社

”你是FIA主席,你能够做什么?“一位英国记者几乎愤怒地问,还特地把“你”、“能够”、“做”、“什么“一一强调。

“直到2020年协和协议到期后续约并决定修改管理制度,“法国人回答说,”我们还在2016年,在2020年前不会看到它发生。“

“所以接下来五年里我们什么都决定不了?”

“不能依靠不同的体制来做决定不代表不能做决定。只要商业权利所有者、FIA决定体制改革,我们就能跳出现在的体制,明天就能改。”

但是,托德又说车队总是说一套做一套,他们声称FIA和CRH应该管理一切,但到了投票时又举手反对。

”那是因为你在问他们,”这名英国记者激烈地追问,“如果你和商业权利代表制定规则,那他们就没有选择,他们只能决定留下比赛,或者离开去其他地方。现在这套不是强制实施,你是在询问,两者之间有很大的区别。”

托德果断回答:“我们不能强制实施。这是管理体制决定的,管理体制不允许强制实施。”

“那么这就不是管理体制,”那位记者有些绝望。

托德的回答更加果断:“但这就是F1。”

F1, Union, and FIA Flags
F1, Union, and FIA Flags

Photo by: XPB图片社

但是如果FIA拥有足够的权力“独裁”,托德愿意吗?又一名英国记者迂回地问。

“FIA应该完全作为监管者和立法者来控制F1,这是更加符合逻辑的说法,“托德说,”但是历史告诉我们——我再次强调历史——事情从来不是这样。这是件让人恼火的事情,我刚才已经反复说过。FIA从来不完全控制F1,从来没有。如果我早知想要改变是那么困难的话,当初我就不选择投身于这份事业里了,因为很久很久以前,它就已经如此了。据我所知,只有一个原因可以允许FIA无需任何同意、咨询,单方面地进行改变,那就是安全问题。”

托德把如今的体制归咎于《协和协议》,他声称在他任职主席之前,FIA的权力已经被削弱。所以,我们反倒要感谢他在2013年7月签署了《协和贯彻协议》(Concord Implement Agreement),让FIA重获一定的权力?但是伴随的产物策略小组本身充满了自相矛盾……

Jean Todt, FIA President
Jean Todt, FIA President

Photo by: XPB图片社

要钱还是改革

FIA究竟为什么让出自己与生具来的权力?答案很简单:钱。有钱能使鬼推磨。

2013年的《协和协议》之前,FIA每年从F1“挣”得2420万美元,而从其他项目里总共获得的是3.67美元。没错,并没有漏掉“百万”这个单位,因为它本身就是一个非赢利性组织(NPO)。现在,FIA每年从F1获得的收入增长到4370万美元,包含470万车队参赛费、1350万FOM支付的管理费、130万车手的超级驾照费,还想有FIA货物运输不限重、所有机票、500万美元的一次性签约奖金、只需46万美元就能收购F1百分之一股份的优惠价……还有大人物们的私人喷气式飞机、头等舱、红地毯等待遇。

FIA真的需要那么多钱吗?托德不会说当然,但是他说F1在FIA事务里只占不到10%,所以他有更多更重要的事务去带头处理,这中间显然包括去纽约联合国与潘基文见面。

当然,你可以认为托德在下一盘很大的棋来拯救F1。他会在明年谋求连任,在此期间他与埃克莱斯顿保持良好的关系,适时地站在一起,例如:要求制造商下调引擎费用或者排位赛改革,同时他也积极与制造商保持关系,为的是等到“伯尼时代”彻底谢幕。然而,这么做的代价就是现在令F1陷入混沌。

GPDA发出F1需要体制改革的呼吁后,埃克莱斯顿也附和着说F1要整顿体制。在讽刺车手们只是为车队喊口号的同时,他也冷冷地给出一条路:车队发动政变,从此彻底接管F1。如果是塞尔吉奥•马奇奥内、迪尔特•蔡澈、卡洛斯•戈恩当道,或许还真有可能出现这么一天,但一定不是在2020年之前,你以为制造商真的会不要《协和协议》给的那些钱?

Red lights as the race is stopped
Red lights as the race is stopped

Photo by: XPB图片社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文章类型 特别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