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大奖赛分析:汉密尔顿神经紧绷,马克斯施展魔法

马克斯•维斯塔潘在极其糟糕的环境下上演了一处计惊四座的超车好戏,但是刘易斯•汉密尔顿和梅赛德斯用毫无瑕疵的表现,让世界冠军的争夺继续保有悬念。

巴西大奖赛有很多原因都称得上一场惊天动地的比赛。尤其是两次红旗把比赛一分为三,而且比赛总时间超过三个小时。

上周日下午也见证了刘易斯•汉密尔顿和尼科·罗斯伯格在没有进行任何一次正常进站的情况下以冠、亚军完赛。两人均是利用比赛暂停完成了换胎。

维斯塔潘则一共进行了三次“紧迫”的进站,尽管其中的两次是在安全车下。最后一次进站让他跌到了第14的位置,但仅仅用了17圈,他就在冲线时飙升到了第三,上演了近年来我们看到的最伟大的一场比赛。

比赛结束后,即便是梅赛德斯运动总监托托·沃尔夫也向荷兰人骄傲的父亲约斯·维斯塔潘表示,虽然冠军之争更备受关注,但是这毫无疑问是一场“马克斯·维斯塔潘秀”。

“我想我们见识了一场难以置信令人兴奋的比赛,”红牛领队克里斯蒂安·霍纳表示。对我来说今天我们见识到的就是马克斯是个天才。”

维斯塔潘在排位赛取得第四。当比赛在七圈的安全车带领后正式开始时,他便开始清楚地展现自己的意图,立刻超越基米•莱科宁上到了第三。在之后的几圈,他和罗斯伯格已经近在咫尺,直到马库斯·埃里克森的撞车再次引发了安全车。随后红牛做出了其一贯大胆的进站决定,希望通过不同的策略给梅赛德斯施加了压力。

只不过这次红牛的决定是让维斯塔潘和丹尼尔·里卡多同圈进站换上半雨胎。其他位置靠后的一些车手都已经完成了换胎,而效果充满着不确定性。但是红牛仍然觉得值得下赌注。不过红牛召唤里卡多进站时被逮个正着,因为国际汽联刚好已经做出了罕见的关闭维修区入口的决定。 

但是澳大利亚人幸运地逃脱了五秒的处罚,因为赛会干事考虑到糟糕的能见度让车手很难看到信号,并且车队也几乎没有时间做出反应。

安全车出来后,维斯塔潘在进站后只落后了莱科宁一个位置,意味着他又回到了第四。重新发车后,莱科宁在前面打滑撞上护墙,让位置又拱手让给了维斯塔潘,而芬兰人的撞车也引发了第一次红旗。

所有赛车排队进入维修区时,维斯塔潘维持在了第三。半雨胎的赌博无法起效,因为比赛重新开始时,所有人在安全车带领下必须使用全雨胎。

比赛的中段略实际上毫无意义,每个人排着队跑了八圈,直到红旗的再次出示让比赛又一次中断。

马克斯开始出击

当第二次的比赛暂停抹杀了前面车手的优势后,维斯塔潘在车队无线电中表示自己“准备好战斗”。安全车领跑的大部分时间,维斯塔潘在罗斯伯格身后都在探索不同的路线,尝试找到抓地力的感觉,尽管当时车速非常慢。

当比赛再次开始时,他立刻开始果断地动手,利用三号弯的外侧迅速绕过罗斯伯格上到了第二。即便按照通常荷兰人的表现让我们对他所赋予的希望,这次仍然技惊四座……

最狂野的时刻 最完美的追击

汉密尔顿不仅领先,同时也由于前面一片空旷做出了一系列的最快圈。随后在第38圈的尾声,维斯塔潘在驶向维修区直道时经历了一次令人惊心动魄的横向打滑,幸好他及时补救没有撞上内侧护墙。

“那时我的心跳变快了一些。”维斯塔潘告诉车队。

“我想那几乎让维修墙上所有人惊出一大身汗,”霍纳表示,“但是他在无线电中通话的方式再次证明了他极度的冷静。整个下午除了那个时刻,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

在这一过程中他损失了4.5秒,因此被汉密尔顿甩开。英国人在之后的几圈又拉开了几秒的差距。但随后第43圈,红牛又再次孤注一掷,在绿旗时让维斯塔潘进站换上半雨胎。

里卡多在三圈前进站,澳大利亚人换上半雨胎的表现看起来还不错。

梅赛德斯的想法则不同。罗斯伯格表示:“我很肯定半雨胎是错误的选择。因为我使用全雨胎已经十分受困于不可预测的打滑,那么半雨胎不是正确的选择。所以我非常的适应它们(全雨胎)。”

这次进站让维斯塔潘落到了第五。罗斯伯格、塞尔吉奥·佩雷兹和卡洛斯·塞恩斯都超过了他。他落后领跑的汉密尔顿也达到了34秒。

然而,他只用这套胎飞驰了四圈。随后菲利普·马萨在第48圈的撞车再次引发了安全车。所以维斯塔潘继续排列第五,但他同汉密尔顿的差距缩小了30秒。

虽然这时候他的状态看起来绝佳,但那时红牛也已经意识到了半雨胎在剩余的比赛不会怎么好用,鉴于雨势没有减弱的迹象。 

“半雨胎看起来似乎是更理想的轮胎,”霍纳表示,“他(维斯塔潘)只是在最后一段无法摆脱打滑。”

唯一的选择就是在安全车带队时中途进站,换回全雨胎。这毫无疑问会损失很多的位置。他在第54圈完成了这一切,重新回到赛道时在第14位。

维斯塔潘的小魔法

“当然,经过透彻的事后分析,你会说你希望我们用的是全雨胎,”霍纳表示,“整个下午它(半雨胎)都在铤而走险。我们决定在安全车时放弃它,换上了全新的全雨胎。”

现在他的轮胎和前面所有的赛车都相同(除了第十的瓦尔特利·博塔斯用的是半雨胎),虽然大家的轮胎寿命存有巨大的区别。除了里卡多,刚刚完成进站,每个人的全雨胎都是在前一次红旗时换上的,已经使用了25圈。

维斯塔潘的全雨胎并非全新的,但是它们少跑很多圈,同时也刚刚离开保温毯,给予了他优势。但是这并不是对于他在比赛重新开始,最后16圈比赛惊人表现的唯一解释,而是他使用了一点点“维斯塔潘魔法”。

连续几圈,他从第14位超越了埃斯特班·古铁雷斯、帕斯卡尔·维尔雷恩、博塔斯、里卡多、丹尼尔·科维亚特、埃斯特班·奥康和菲利普·纳斯尔,在第62圈上升到了第七名。

他又用了三圈追上了尼科·霍肯博格,然而在三圈内超掉了印度力量车手、塞巴斯蒂安·维特尔和塞恩斯。紧接着又用了两圈赶上和超过了佩雷兹。在比赛剩余三圈的时候,他已经上到了第三名。 

这是一次精彩绝伦的表演,同时也反映了他的轮胎处于最佳状态,而他也充满信心的事实。

在单刀直入超过每个人的时候,他一直斗志高昂,轮胎表现也始终很理想。相反一切对于里卡多并不顺利。可视性的问题让他饱受困扰,虽然尝试一路上升,但是澳大利亚人最终只停滞在了第八名。

“最后他远不及维斯塔潘在那种环境下来的自在,”霍纳表示。

那么如果维斯塔潘坚持全程使用全雨胎,会取得怎样的名次?他本可以取得第二名,只是汉密尔顿或许已经遥不可及。 

梅赛德斯神经紧绷

即便是沃尔夫看来,这也是一场“马克斯•维斯塔潘秀"。但是我们也不该忽视梅赛德斯在一切都非常容易出错的一天,再次以一、二名完赛。

这是汉密尔顿又一场在雨中典型的无可挑剔的演出。他全程领跑,并且正如前面所提到了,没有通过任何一次正式的进站就赢得了胜利。

梅赛德斯的关键决定就是让他全程使用全雨胎,因为车队坚定不移地认定这是表现最好的一款轮胎。这不仅避开了不必要的进站,同时也是更安全的一款轮胎,让两位车手无法承受不使用它的代价。

虽然每个人都知道周日会下雨,但是雨势的大小要比梅赛德斯预料的大得多。

事实上汉密尔顿和罗斯伯格在起步和第一次红旗比赛开始时(同时梅赛德斯也对后防滚倾杆做了雨天调校的调整)都有新的全雨胎可用,并且在第二次红旗比赛开始时也拥有几乎全新的全雨胎。这也让两位车手始终能拥有好状态。

梅赛德斯对维斯塔潘的速度不意外

尽管比赛尾声维斯塔潘一路狂飙,但是梅赛德斯执行技术总监帕迪·洛维表示只要有需要,他们的车手同样能拿得出好的表现。

“我们拥有车速,一到每一节的开始,就能够带开。比赛最后我们是在保全赛车。那时马克斯做出了一些惊人的快圈,如果他们是在比赛,我们也有实力加入竞争。”

比赛不时地因雨停止对于现场和电视观众来说非常令人沮丧,但是最后我们拥有了一个令人难忘的下午,也注定了阿布扎比将是一场全世界都期待看到的收官战。

 “对于查理(怀汀)来说很难在安全和精彩的比赛之间做出正确的抉择,”洛维表示,“甚至在一些时候我都担心我们无法进行这场比赛,这对于巴西大奖赛来说会很糟糕,因为它是F1最经典的比赛之一。所以我很高兴的,是最后我们不仅夺得了冠、亚军,同时也有很多场精彩的较量在我们的后面上演。”

在霍纳来看来,维斯塔潘的表现可以同一些最经典的雨战相提并论。“我想它已经到了那样的水准。你可以将它和那些伟大的时刻相比较。你并不总能看到这样的赛车比赛。我想我们今天见识到的是非常、非常特别的。”

 

翻译/马力欧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巴西大奖赛
赛道 因特拉各斯赛道
车手 Max Verstappen , Nico Rosberg , Lewis Hamilton
车队 梅赛德斯车队 , 红牛车队
文章类型 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