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库:金钱、历史、政治、F1,你更关心什么?

在前往阿塞拜疆之前,对于巴库这座城市在那里第一次举办的比赛,我不知应该抱有怎样的期待。终于,当神秘的面纱逐一揭开,这是一场值得关注的有趣大奖赛。

有些车迷可能直到上个周末看比赛,才第一次听说这个国家的名字。但是如果你看足球,可能在欧锦赛预选赛或世界杯欧洲区渊玄赛期间听说过;过去几年,阿塞拜疆旅游局大力赞助马德里竞技,而就在今年的欧锦赛上,球场广告里的SOCAR也是阿塞拜疆国家石油公司。

当然,因为F1的关系,会更加留意阿塞拜疆的新闻;2012年,其首都巴库的街道就上举行了表演赛性质的FIA GT比赛,同年上演了欧洲音乐节;去年,有史以来第一届欧洲运动会在巴库进行。

对F1来说,阿塞拜疆不是一个必去之地。但是近年来,这艘伯尼•埃克莱斯顿掌舵的巨舰,哪里石油和天然气富裕,就驶向哪里。所以,去巴库比赛顺理成章,哪怕这个不到千万人口的地域毫不符合市场经济学逻辑,但是据说开出了相当可观的承办费:6000万美元一年,第一份合约为期五年,每年增长10%。

Baku atmosphere
巴库大奖赛宣传海报

图片来源: 倍耐力轮胎

阿塞拜疆极度渴望把F1搬到家门口、里海之滨的街道上,而且还是在国家政府办公大楼的门前。这种不惜一切的背后,支点就是’欧洲’这个名头。

Wikipedia会告诉你阿塞拜疆已经是欧洲国家。但是地图上,巴库以西1600公里就是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公认的亚州与欧洲的交界处。所以,阿塞拜疆的国土应该算在亚洲,但是争论点在于阿塞拜疆有一小部分处于高加索山脉以北、乌拉尔山脉的西面,成为地理学上的欧洲边境。 

阿塞拜疆在宗教上属于伊斯兰,语言则是土耳其语,所以不可避免地被很多人视为“中亚”。但是,这里的大人物们希望外人淡忘那1600公里,认同他们是欧洲国家,而他们则会把天然气管道铺向欧洲的“心脏”,让旧的丝绸之路焕发活力。

为了吸引更多人把巴库作为新的旅游度假地,政府做了一系列的大工程,来重新装扮自己。看似墨西哥金字塔一般的Heydar Aliyev国际机场候机楼、“火焰塔”、能够与瓦伦西亚艺术科学城媲美的Heydar Aliyev文化中心成为近两年建筑领域的新焦点。 

Baku at night
巴库夜景

图片来源: XPB图片社

与此同时,可以追溯到旧石器时代晚期的人类聚居痕迹,也给巴库留下了历史的遗产,旧城区成了游客中心。行走在13世纪建成的古堡内,尽管原始的沧桑痕迹已被翻修所掩盖,但无碍你想象古代这里的统治者和居民,如何在城墙上,抵御外敌入侵,而登上“少女塔”可以把古老与现代结合的巴库尽收眼底。

围绕着旧城区,政府建造了更多的街区,巴洛克主义的建筑连成一片,看起来很有历史沉淀,但其实是新建的。有些作为政府机构的办公楼;有些作为公寓;有些只有门面,里面空空荡荡,有些一楼商用,二楼及以上同样只是装饰。虽然很奇怪,但确实让街道看上去挺漂亮。更多的玻璃幕墙大楼拔地而起,显然,政府为更多国际企业的到来张开双臂。 

Jenson Button, McLaren MP4-31
简森·巴顿,迈凯伦 MP4-31

图片来源: 迈凯伦

有趣的是我与一名德国记者共享的酒店,不偏不倚地隐匿在距离赛道5公里外居民区里,让我们瞥见了巴库平民化的一面。只见,司机突然从宽阔的车道拐进商店之间的巷子,两边都停满了车辆,一路曲折,那家Booking.com上评价不错的酒店幽静地立于那些一、二、三层楼不等的平房中间。

但是,与灰头土脸的外墙形成强烈反差的,是一辆一辆停着的SUV,有保时捷、陆虎、雪弗兰……每天午前,会有中老年人推着放满蔬果的三轮车吆喝着;穿出巷子,在稍宽的马路两旁,中年男子们在汽车修理店门口站着聊天,对门的小超市和饭馆门前,妇女们坐着拣菜……与海边的一切完全两个世界。

不需要数字,你就能知道这里的贫富差距有多大,除了市井的景象,机场和市中心那些争先恐后抢客、耍小心眼的出租司机,让你真切领略到另一个阿塞拜疆。

当然,也不乏友善的人,例如:周一早上送我去市区的老者司机,对6公里的路只是要了一个很合理的价格。在我上车前,他一口一个’PiQing’,一开始我好无头绪,直到他吐出”Mao“,叫人恍然大悟。接下来一路,他通过手势、“Mao Ze Dong”表达了他对中国的崇拜,而他亲眼目睹过故乡遭受的苦难。

(L to R): Ilham Aliyev, Azerbaijan President with his wife Mehriban Aliyeva, on the podium
伊利哈姆·阿利耶夫(阿塞拜疆总统)和夫人 Mehriban Aliyeva

图片来源: XPB图片社

快速浏览历史,你就会发现阿塞拜疆饱经风霜和战火。1918年5月28日,俄罗斯帝国倒台后,阿塞拜疆民主共和国成立,成为穆斯林世界第一个议会民主制的国家,因此巴库街头“28”的数字随处可见,有一个地铁站和大型购物商场以此命名。

但是,紧接着就是与亚美尼亚的战争,而且随着奥斯曼土耳其的入侵和布尔什维克的参战,变得更加丑陋,导致了一场血腥的屠杀,12000万为此丧命。苏联公社曾经短暂地治理过巴库,但引发了更多的反抗。混乱中,觊觎该地区石油的苏俄趁势进入,并且成功建立了秩序,让阿塞拜疆人迎来了难得的和平,之后就加入了苏联。

1991年苏联解体后,全新的阿塞拜疆出现,但是又一次卷入了与亚美尼亚的地域冲突。此时,前苏维埃阿塞拜疆的领袖Heydar Aliyev挺身而出,从多次政变中幸存后,让阿塞拜疆恢复了稳定。然而,当他在2003年去世、其子继任总统后,阿塞拜疆再次经历地域冲突,但是靠着石油和天然气的力量,逐渐站起,但是政府的腐败、选举丑闻、侵犯人权被受指责。而这也成为F1第一次宣布前往阿塞拜疆后,引起人权组织抗议的原因。

上周末,伯尼•埃克莱斯顿两次走入新闻中心,不可避免地把自己暴露在非赛车记者的人权问题“枪口”下,而他的黑色幽默毫不意外地给了一些“标题党”可趁之机。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as the grid observes the national anthem
刘易斯·汉密尔顿

图片来源: XPB图片社

在飞往阿塞拜疆的航班上,我巧合地看了一部名为“Race”的电影(一语双关),描述了1936年柏林奥运会四块金牌得主杰斯•欧文斯的经历。如果你对历史有一点的了解,就知道那是人类历史上最黑暗时期之前,而希特勒的法西斯德国不忘“绑架”奥运会,来美化自己,但是他需要国际奥委会的认可,尤其是美国的支持。

当时的美国奥委会主席Avery Brundage作为国际奥委会代表前往德国实地调查,哪怕目睹了纳粹一系列的暴行,坚持“体育与政治分离”的主张,认定柏林具备举办奥运会的条件,也竭力在美国国内游说。而为了举办奥运会,希特里也被迫同意犹太人参加。最终,美国投票通过参加柏林奥运会,而其他国家也随之响应。

至于欧文斯,他的天赋和能力无疑是美国代表团里最具有夺金实力的运动员。然而,国内黑人运动势力试图以金钱劝说他放弃,希望借此打击没有改善黑人权利的罗斯福政府。但是,欧文斯最终还是踏上了自己的奥运之路,并且在柏林大放光芒,一举包揽100米、200米、跳远和4x100米接力的四枚金牌,同时创造了8.06米的跳远世界纪录,一直保持了24年。而他与德国跳远选手卢兹•朗——希特勒命令他击败欧文斯来证明种族优越论——结下了超越体育竞技的友谊。

后来,杰西·欧文斯回忆说,是卢兹·朗帮助他赢得4枚金牌,而且使他了解到,“单纯而充满关怀的人类之爱,是真正永不磨灭的运动员精神,所创的世界纪录终有一天会被继起的新秀突破,而这种运动员精神永不磨灭。” 

Bernie Ecclestone
伯尼·埃克斯顿

图片来源: XPB图片社

实事求是,F1一直擅长避免自己被抬上政治舞台,而FIA的一贯政策就是不卷入任何政治问题。这一点,FIA和伯尼在2012年巴林大奖赛就表明了态度。虽然巴库的比赛被冠以欧洲大奖赛的名字,难免让人觉得F1被阿塞拜疆政府拿来作为政治道具,但是“欧洲大奖赛”这个名字是公开竞价的。当然,FOM坚决表示F1致力于“在全球化运作中尊重受到国际承认的人权问题”。

抛开一切,赫尔曼•蒂尔克设计了一条让人惊叹的赛道,把巴库的两张面孔结合到一起,哪怕车手们对这里、那里有不少安全问题的抱怨。就比赛来说,你可以认为经验让这些F1车手在一定程度上放下血性,扼杀了人们期待中的撞车和安全车。

然而,无人可以否认,这是一场筹办成功的大奖赛。所有的组织工作井然有序,赛道用栅栏隔离——FOM“友好地”没有遮挡一些可以从台阶上围观的空档,但确实非常职业地在周六晚上连夜遮盖暴露在赛道边的无关广告牌;所有赛道上的安全人员在接受过巴林大奖赛的现场培训后,处理事故赛车高效、到位。对第一次举办大奖赛的主办方来说,这已经是相当好的成绩。

对于车迷来说,28000个观众席主要面向海外游客。在同一个航班上,我已经看到了日本车迷、从上海出发的中国和外国车迷、澳大利亚车迷、阿拉伯车迷,而现场有芬兰车迷、大批的俄罗斯观众——应该其中有人搬走了丹尼尔•科维亚特的纸板人像……如果你运气不错,或许可以租一套赛道上方的公寓(真的公寓)。 

Fernando Alonso, McLaren with Enrique Iglesias, Singer
费尔南多·阿隆索和恩里克·伊莱西亚斯(著名歌手)

图片来源: 迈凯伦

如果你同时也是欧美乐迷,今年的周五至周日,恩里克•伊莱西亚斯、克里斯•布朗和法瑞尔•威廉姆斯先后在F1 Village一展歌喉,不妨想象明年会有更大的名字。

于是,周日晚上,你可以说“漂亮的巴库举行了一场成功的比赛”,而且有理由相信,为了继续得到好评,获得认同,当地人会继续加大投入、加速建设城市。

至于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观点,而这不是我们的工作。F1的存在,是为了在全球范围内,奉献最高水平的赛车。作为F1记者——体育记者,我们有幸跟着这项运动前往世界各地,把我们耳闻目睹和亲身经验,公正客观地呈现出来。

至于那些非要把F1与“国际公认的”问题相结合的人,我们——作为F1记者——尊重这是他们的采访权利。至于,“对”与“错”,“应该”与“不应该”,“什么是对最广大者的利益”……由你来判断……

而我,只预言一件事情:明年在巴库的比赛应该会比今年混乱但更精彩。

Fans fly the Williams F1 team flag
威廉姆斯车迷

图片来源: 威廉姆斯F1车队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欧洲大奖赛
赛道 巴库街道赛
文章类型 特别专题
标签 街道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