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多数F1车手反感雪邦最后一弯修改

面对雪邦赛道最后一弯的修改,正在参加马来西亚大奖赛的F1车手在周五练习后,基本没有人表示欣喜。

雪邦在今年上半年完成了赛道的翻新工作,除了整条赛道——包括维修区通道——重新铺设沥青表面之外,15号弯即最后一弯是调整最大的弯角。它的内线抬高了一米,呈现出一个内高、外低的斜坡。

这次改造工作由意大利公司Dromo负责,而不是雪邦赛道原设计师赫尔曼•蒂尔克,本意是希望增加超车、提升比赛的观赏性。

在周五完成两节练习后,22名车手纷纷对赛道的修改——特别是最后一弯——发表了个人观点。

超车机会

所有车手中,尼科•罗斯伯格的评价算得上最正面的,他认为虽然很难找到最佳赛车线,但会让攻防战变得有趣。

“他们完全修改了赛道的角度,所以现在你必须(在15号弯)重新找一条赛车线,”罗斯伯格说,“我觉得最好的线路就是避免走到弯心,相反你要离得远一点。这很有意思。”

“弯心的空间非常窄,可能斜坡上抓地力多一点,我不确定,但是不管怎样那里的抓地力总是不够多。”

“我认为这是一个不错的弯角,我们可以从中学习到一点。甚至当你跟随前车的时候,你可以走不同的线路。如今你跟得很紧,你可以走内线,那里抓地力少一点,但至少你会获得干净的气流,然后在一号弯的时候尝试超车。所以,对超车来说,非常酷。”

罗斯伯格当前在车手年度积分榜上反超队友刘易斯•汉密尔顿,回到第一的宝座上。如果没有意外因素,雪邦的正赛很可能又是两位“银箭”车手之间的战斗。但是,卫冕冠军汉密尔顿丝毫不认为最后一弯的调整有助于增加超车。

“它一点也不会像以前那样让超车变得更多,”汉密尔顿说,“弯心非常宽,你不会冲向路肩,而是直接跑向外现,这感觉很乖。面对这样一个负倾角,每个人都会觉得外线会比较好。赛车线就像一个V字,你靠外走。”

新挑战

红牛车手丹尼尔•里卡多虽然不为雪邦赛道新的最后一弯叫好,但是承认也是一种挑战。

“一点都不吸引人,它很有挑战,我猜这可能是比较积极的方,”澳大利亚人说,“你走内线,但是马上负角度的斜坡马上让你无路可走;你走外线,那么线路就更长。我觉得这肯定不是一个有意思的弯角,因为顺着赛道倾斜,很难找到抓地力。”

相比之下,才参加了三场大奖赛的埃斯特班•奥康直言这是一种”无聊的挑战“。

“这种挑战非常无聊,你很慢地绕着弯走,感觉赛车有些飘。越是重油的时候,轮胎退化越厉害。而且当你接近刹车区尽头的时候,会觉得有点颠簸,你总觉得车轮离开了地面。”

 赛车线

一般情况下,最后一弯是雪邦的标准超车点之一,但是本赛季结束后将退役的菲利普•马萨表示,即便有DRS帮助,超车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每个人就好像在走雨地上的赛车线,这应该是整条赛道唯一真正大的改变,”巴西人说。

“你有DRS,在直道上可以加速。也许在 DRS的帮助下,你会尝试超车。但是如果争夺中有人在那个弯非常晚地刹车,你会看到很多轮胎锁死的情形,也会有很多赛车冲出去。所以,同以前相比,情况肯定不同。”

卡洛斯•塞恩斯直言不喜欢这样的改变。他说:“我不喜欢它。可能这是我唯一不那么喜欢的地方,因为反角度的斜坡很不正常。那里完全没有抓地力,当你过弯的时候,你感觉赛车线很奇怪,一切都很喜乖。这不正常。我比较倾向于它原来的样子。”

“斜坡的角度非常大,所以你只能把赛车拉向另一边,而且你其实看不到弯心,你甚至看不到维修区进口,因为那条线的颜色非常、非常淡。因为斜坡的关系,你会丢失很多抓地力。基本上你一整圈都非常依赖后轮,但是到了最后那个弯,突然你的抓地力就没了。这非常奇怪,也是我不喜欢的原因。”

新沥青抓地力

与此同时,对于重新铺设后的沥青表面,不少车手觉得抓地力有所提升,但毕竟这改变了原来的赛道情况,车手们只能重新适应赛道。

“感觉与过去有很大不同,赛道表面竟然能给一切事情带来那么大的转变,真是让人难以相信,“罗斯伯格说,“我们不得不花了一整天来重新适应新的环境。”

今年在雪邦迎来个人第300场大奖赛纪念的简森•巴顿,作为现役车手中比赛场数最多的,认为当前车手感觉到的抓地力并不是真的。

“非常奇怪,新沥青会给你一种错觉:你以为有很多抓地力,但是突然就没抓地力了。这非常奇怪,很难理解,感觉就是不正常。就像索契一样,非常诡异的沥青。我们称得上世界上最优秀的车手,通常如果转向过度的话,都会感觉到。但是这样的沥青让你察觉不出情况,所以非常难理解。”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马来西亚大奖赛
赛道 雪邦国际赛道
文章类型 突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