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大奖赛:邂逅”多么美好的世界“

那是周五晚上,媒体班车漆黑的车厢里飘来路易斯•阿姆斯特朗低沉浑厚的声音,“多么美好的世界,多么美好的世界“。如此的歌声令人舒缓,哪怕眼前尽是一片红色的尾灯,我们正堵在回酒店的路上。时隔23年,F1第一次回到墨西哥城,重又邂逅一个“美好的世界”。

自从墨西哥正式登上今年的赛历,不少亲历过80-90年代墨西哥大奖赛的人就对比赛能否顺利举行抱有疑问,墨西哥人的狂热是出了名的,但也由此造成了诸多大混乱。然而,当周日帷幕落之后需要回家时,他们迫不及待地把“回到墨西哥(Back in Mexico)”的标语牌、印有赛车女郎的海报装进行李箱里。

在这个“亡灵节”(墨西哥的“万圣节)的周末,原名Magdalena Mixhuca的公园里热情洋溢,周五就涌入了90000观众,周六数字上升到110000,而正赛当天飙升到134850,三天总计超过33万人次观众到现场观赛。更让人惊讶的是,每天早晨8点不到,赛道大门外就站满了等待入场的观众,就连围场俱乐部的入口也是如此。

正赛前的车手巡游,本土宠儿塞尔吉奥•佩雷兹坐在第一辆古董车上,他与刚刚加冕新科三届世界冠军的刘易斯•汉密尔顿在”棒球场“停下,走到看台下向观众致意。不得不说,让赛道穿过昔日的棒球场很可能是十年来赫尔曼•蒂尔克最棒的设计。赛车从看台中间穿过,3万人座无虚席,全场整齐划一地开始喊他的昵称“Checo”、“Checo”、“Checo”,分明是足球比赛的气氛。

从60年代末里卡多和佩德罗这对罗德里格斯兄弟以自己的才华惊艳赛车圈开始,墨西哥人对F1的狂热就被播种在帕利库廷火山——世界上最年轻的活火山之一——下肥沃的土地里。自从小卡洛斯•斯利姆决心把F1带回家,热情的种子再度迅速发芽成长:今年1月,印度力量前往墨西哥发布了VJM08赛车的涂装;年中,佩雷兹第一个驾车驶上修缮一新的以罗德里格斯兄弟名字命名的赛道;还有不久之前的赛道揭幕仪式。

佩雷兹的形象出现在大街小巷,甚至连F1车迷村的官方纪念品商品都史无前例地打出了这位印度力量车手的肖像。正如1992年见证了奈基尔•曼塞尔那场胜利的记者们回忆的一样,F1幸运地重享墨西哥人的高涨热情。

新加坡、阿布扎比、巴林、俄罗斯、韩国、印度、中国,没有哪个21世纪出现的新大奖赛举办地的车迷像墨西哥人那样崇拜这些运动,他们了解自己赛道的历史,俨然成为它的一部分。

三届世界冠军尼基•劳达对整个周末的经历感到“神奇”。“这是我人生见到过最好的比赛气氛。真心地说,这是最好的,他们在这里所打造的一切是我过去从未见到过。”

”他们组织比赛的方式、赛事开展的方式、人群营造出来的气氛令人难以置信。站在发车区上,你可以感受到一切,赛车、观众、车迷结合得恰到好处,产生完美的共鸣。这是比赛成功的原因。”

不错,比赛本身就像法拉利技术总监詹姆斯•埃里森预料的那样,“如果不下雨,会非常无聊。”讽刺的是,正是他的车手塞巴斯蒂安•维特尔和基米•莱科宁酿造了最多的喜剧,前者也引发了全场唯一的安全车,险些在最后时刻增添戏剧。

有趣的事情,还有2200米海拔高度的空气比其他赛道稀薄,赛车使用与在摩纳哥一样的高下压力调校,但是帕斯托•马尔多纳多那辆使用梅赛德斯引擎的路特斯赛车周日下午在长直道上跑出了366.4公里/小时的最高速度,超过传统的“速度圣殿”蒙扎30公里/小时。

近十年来,F1涌现了不少成功的新赛道,但是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踏足像以罗德里格斯兄弟赛道这样历史和气氛并存的故地,哪怕奥地利斯皮尔堡也不尽然。已经有人热切地期盼阿根廷、南非也能”重生”。

墨西哥人真心喜欢F1。明年,前索伯车手埃斯特班•古铁雷兹就将作为哈斯车队的主力车手加入与佩雷兹一起联袂“演出”。

如果说新加坡在大奖赛的娱乐化上做出了表率,那么墨西哥则在整个大奖赛的组织方面树立了新的标杆,也是伯尼和F1在这个有些艰难的时期必须由衷感谢的对象。

就是这样一个周末,注定尼科•罗斯伯格在一个被刘易斯•汉密尔顿无情摧残的赛季里得以重新点燃自己的气焰,来印证这条历史上最伟大之一的赛道第二次“复活”。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墨西哥大奖赛
赛道 埃马诺斯·罗德里格斯赛道
文章类型 评论
标签 formula 1, 墨西哥, 罗德里格斯兄弟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