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恩斯:我与任何人都没有问题

卡洛斯•塞恩斯在巴林就澳大利亚大奖赛最后时刻自己与马克斯•维斯塔潘擦出的火花表示没有需要与队友或车队“澄清的事情”,因为他与队友、车队都“没有问题”。

2016赛季揭幕战上,维斯塔潘在比赛半程向车队抱怨自己的刹车有问题,而且在车队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匆忙提前进站。之后当塞恩斯按计划进站后,荷兰人发现原本领先的自己反倒处于落后的位置。

当时维斯塔潘在无线电里希望车队允许他超过塞恩斯并向前方的雷诺车手乔林•帕尔默发起进攻,但没有完全如愿。虽然他跟随着塞恩斯一起超过了帕尔默,但还是被挡在队友身后。倒数第二圈,维斯塔潘试图超越塞恩斯时发生了追尾而且原地打滑,好在两人都没有丢掉积分区最后二个名次,分别以第九、十名完赛。

比赛结束后,维斯塔潘对所发生的事情感到“愤怒”。他的父亲——前F1车手——约斯•维斯塔潘更是透露从没见过儿子“如此大发雷霆”。

然而,对于在墨尔本的事件,塞恩斯表示至少他与车队、队友都没有过节,所以没有事情是需要澄清的。

“我对他有做错事情吗?”塞恩斯说,“我没有任何需要与他澄清的事情。我认为那更是车队需要搞清楚他遇到了什么问题、策略上或者他的进站上是否有状况发生。”

“马克斯从后面撞了我。幸运的是我们两个都没事,因为如果不是这样,事情就会完全不同。但是,我对他做了什么吗?还是该问他对我做了什么?最终,我没法抱怨他,他也没法抱怨我,因为更多的是他和车队之间的事情,而不是与我有问题。”

“我与车队没有问题,我与马克斯也没有问题,因为我只是专注于自己的比赛。事情就是马克斯跟着我,他遇到了一些问题。老实说,我与任何人都没有问题,我认为我遵照了每一项程序和比赛守则。”

赛前早有约定

与此同时,塞恩斯透露红牛二队在无线电中告诉他让维斯塔潘通过,但是因为赛季前已经约定使用相同策略时不会有车队指令介入,所以他并没理会。

“你们需要明白一点,我听到的无线电通讯并不多,我不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塞恩斯说,“我知道的是当车队告诉我让让他通过之后,他说了一些什么。”

“车队要求我让他过去,肯定是他出了什么问题,特别是当我知道我们的策略相同的时候。我不需要让过任何人,如果我们的策略一样的话。所以我觉得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无线电里气氛有些紧张,我能感觉出来。但是我不想评价,更不要开启这个争辩,因为没什么必要。”

上赛季在新加坡时红牛二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不过当时维斯塔潘在前,而塞恩斯在后。西班牙人补充说:“澳大利亚与新加坡时不同,那时落后的人是我。我一开始就想超过佩雷兹,与他(维斯塔潘)比赛,我原本可以把位置换回来。”

“澳大利亚时是完全不同的情况。显然车队在之前开过很多会对这样的情况进行了很多交流。我们的决定是只要我们的策略相同、相同的轮胎、基本上同一圈进站,就不会使用车队指令。我们可以自由地战斗,可以自由地做任何想做的事情,但是肯定要相互尊重,因为我们是队友。”

“当他们一用无线电向我发出车队指令,我知道我身后(维斯塔潘)肯定发生了什么问题,而且可能是错误的事情。我没有理睬他们,只是告诉他们1-2圈后我会让他超过去。我知道我没有必要对这个车队指令做出反应,那不是我的义务,因为赛前我们都同意了(策略相同时不采用车队指令让车)。这就是我稍微等了一下的原因,而且实际上一圈后就超车了。”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车手 Carlos Sainz Jr.
车队 红牛二队
文章类型 突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