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载往矣,数F1风流人物,为何还看亨特?

四十年前的10月24日,英国人詹姆斯·亨特在受大雨侵袭的日本大奖赛中勇敢无畏地拿下第三名,一举奠定了自己载F1的传奇地位。

随着最大的对手尼基·劳达由于不满恶劣天气而主动退赛,亨特在爆胎后的强势逆袭,足以为他带来当年度的世界冠军。

随着时间的推移,亨特的成就和史诗般的1976赛季广为流传。这段战役的经典故事更是被改编成电影《Rush》搬上大荧幕,让这段传奇进一步被发扬光大。

然而,亨特的成就能够在四十年后依旧独树一帜,也许并不仅仅因为他斩获冠军荣誉的方式,还有那个赛季所呈现出的一个完全不同的时代:不论对于像亨特这样的为人,还是像迈凯伦这样的车队,都是如此。

为了庆祝詹姆斯·亨特辉煌的新传记的出版,迈凯伦重新聚集了1976征程中的三位关键人物——曾担任迈凯伦产品工程师的Ray Grant,货运司机的Roy Reader,以及当年作为维修区技师组成员、如今担任马诺竞赛总监的Dave Ryan。对于他们三人来说,如今的F1和当年的对比是惊人的,而他们将亨特所在的F1时代视为一个篇章的完结。

Ryan表示:“对我来说,他是一个时代最后的人物。那年他驾驶我们的赛车表现很出色。他过得了很多乐趣,做那些你当年想干的事——现在已经不能那么干了。对我来说,他就是一个分水岭。”

亨特的所作所为不仅在迈凯伦车队中十分昭彰,对于F1本身来说也是如此。

正如Reader解释道:“人们在Hesketh车队中看到的尽是花花公子的行为。他把这个元素带到了我们迈凯伦,随后就蔓延到了整个维修区。很多车队都羡慕我们拥有詹姆斯,他确实在某些方面很讨人欢喜,但是他做的一些事情也着实叫人很难忍受。”

“自那以后,无论你与谁合作,都不会再拥有詹姆斯带来的感受。这是一个悲伤的损失。瞧瞧,他的人生圆满了,肯定胜过大多数人。现代的车手永远无法做到他的所作所为。当然,或许除了基米(莱科宁)。”

当被问及亨特会如何看待如今非常团队化的F1时,Ryan表示:“他不会与它有任何瓜葛。我认为他压根儿就不会接受它。”

“后来他成为了一名很好的评论员,有着非常犀利的观点。但是F1 发展的方式,再也不像从前的日子。现在它是个完全不同的游戏。”

用哨子挽回比赛

在富士的那场比赛中所发生的事情,多年来一直被很好地记录在案。但是有两个轶事,对于那天亲身经历的人来说,是格外的记忆犹新。

一件事是比赛之前:比赛因为大雨而延迟,意味着有很大的风险比赛不会举行。这样的情景将正中法拉利下怀,因为劳达领跑积分榜,那会让他拿下年度冠军。

Reader回忆道:“天空变得非常昏暗,如果不尽快比赛,那么就不会比了。随着云层的覆盖、下雨和天色已经越来越暗的事实,情况变得非常糟糕……“

但是Ryan回忆了一个关键时刻。当时有一名工作人员开始煽动人群,试图点燃他们的兴奋之情,以至于让主办法不能停办比赛。

“法拉利不希望比赛进行,”他表示,“这非常糟糕。我们当然希望比赛进行,所以我们尝试让人群欢跃起来。当时座无虚席,但他们无动于衷,完全就是现今日本车迷的作风。“

“所以,我们的一位机械师Lance Gibbs就跑上指挥墙。他带着一个高音哨。他开始煽动人群,很快观众们就开始响应。在我看来,这帮助了比赛的进行,因为原本很有可能就不进行了。但是比赛开始了,而法拉利对此很不高兴。接下来的事情已经写入了历史。”

波折的进站

劳达认为比赛的环境太危险了,所以几乎比赛刚开始他就回到维修区后退赛了,而亨特则在变干的赛道上继续作战,但随后遭遇了爆胎只能返回维修区。

原本车队应该让亨特立刻重返比赛,但是迈凯伦遇到了问题,并且正是Ryan所负责的赛车一角。

Ryan解释道:“事前已经有了争论,没有人愿意承担把詹姆斯召回的责任。他们希望詹姆斯自己决定。所以他在变干的赛道上跑了一圈又一圈,逐渐落后。“

”最终他进站了,但是他的左前胎爆了,很不幸那正好是我所在的方位。在那个年代你当然也有进站换胎,但是你不会想着只换一条轮胎,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很少用悬臂千斤顶。“

“我们的主意是把千斤顶架在叉骨的下面,把轮胎抬到足够可以更换的位置。我们已经练习了很多次了,但是从来没有用一只瘪掉的轮胎练习过。那实在有点愚蠢!”

“但是最终一些技师把整个车头都抬了起来,更换了轮胎。詹姆斯最终夺取了他所需要的第三名,成为了世界冠军。”

狂野的派对

那一晚的庆典相当的盛大。迈凯伦的技师们在赛道上直接拿他们的工具和其他装备来兑换美酒。

然而,如果你想了解那个年代到底有多么不同寻常,那么还需要追溯两周前在Watkins Glen的比赛,在声名显赫的Seneca度假区里发生的故事,被长久地口口相传。

Ryan解释道:“那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就像是北美赛车运动的中心。大部分的车队都在那里安营扎寨,而那里的主人太不可思议了。每一晚都是派对和电影之夜。那里真的很棒。”

Reader补充道:“过去我们总是直接住在主楼下的汽车旅馆里。你在只需要简单打理、吃个早饭、快速洗个澡就回赛道的情况下,才会住那样的地方。无论谁赢得比赛,通常都会在吧台后面放上好几打清淡啤,请大家畅饮。”

但是Grant回忆,1976年的比赛后的那晚,事情变得有些失控。

“酒水供不应求,所以我去酒吧,问他们能否做一扎更大的。我说来一个塑料啤酒户就可以。所以我点了一份金汤力和一份加了可乐的巴卡第。”

亨特戴着一顶橙色闪闪发亮的帽子坐在角落里,一手搂着一个,他肯定完全赞同这种庆祝方式。

James Hunt Biography
James Hunt Biography

Photo by: 迈凯伦

 

翻译/马力欧


 

在迈凯伦的帮助下,全新的352页大开本《詹姆斯•亨特人物传记》完成了制作。本书刊登了此前从未公开的照片,并且由著名F1记者MauriceHamilton负责撰写。详情请登录 http://www.blinkpublishing.co.uk/index.php/james-hunt-2/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车手 James Hunt
文章类型 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