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罗斯伯格的“完美”胜利如何令汉密尔顿黯然失色?

尼科·罗斯伯格和刘易斯·汉密尔顿在欧洲大奖赛中的运气可谓南辕北辙,一个大放光芒,一个被失误和问题所牵绊。现在由Adam Cooper来分析巴库周末的这出悲喜剧。

欧洲大奖赛的精彩程度可以说辜负了观众的预期。无论是赛前的自由练习、 排位赛,还是两回合的GP2比赛,都充斥着事故和状况。然而,正赛以波澜不惊的方式落幕,让旁观者频频摇头。

没有人预料到正赛竟然没有安全车或虚拟安全车搅局,黄旗也只是当少数几辆赛车发生机械故障停在赛道上时短暂地出现。没有任何意外影响策略或重新发车来让靠后的车手有机会超越前车,尼科·罗斯伯格顺理成章地统治了比赛。

“在观看了GP2的比赛后,我们没想道两辆赛车都完赛是件容易的事情,” 梅赛德斯执行技术总监帕蒂·洛维在赛后对Motorsport.com说,“对此我得出了一个理论,那就是车手们在看到GP2比赛发生了那么多事故和退赛后,他们会想‘只要我完赛,就能够拿到很多积分’。因此没有人愿意冒险。”

除了引擎短暂地出现过问题,罗斯伯格的比赛非常完美。同样的问题也发生在了他的队友刘易斯·汉密尔顿身上,而且更严重,成为了比赛中最大的焦点之一。

正如洛维坦言,在周日下午的正赛之前,局势对于罗斯伯格并不明朗,因为没有人知道可能会发生什么。他的主要对手汉密尔顿由于排位赛的事故,落到了从第十位发车。同时,在加拿大起步异常出色的塞巴斯蒂安•维特尔从赛道干净一侧的第三位发车,同样需要警觉。然而,罗斯伯格在正赛里的起步非常顺利。

“尼科的起步非常好,”洛维表示:“通过我们的监测分析,刘易斯的起步也非常不错。这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两人都守住了位置。刘易斯明显要比前面的威廉姆斯更快。”

前路畅通的罗斯伯格很快就迅速带开,最初每圈都能甩开红牛的丹尼尔·里卡多一秒。澳大利亚人的轮胎很早就遇到了问题,让两者的差距进一步扩大,他不得已在第六圈就早早进站,而这让维特尔占据了“干净的”赛道。但是,后者没有办法阻止罗斯伯格拉开差距。几乎等到其他所有人进站后,罗斯伯格在第21圈拥有超过20秒的优势时才进站换上软胎。

比赛进入第二节稍有不同。罗斯伯格没有节奏性地进一步扩大差距。无论是起先莱科宁处于第二,还是他与维特尔交换了位置以后,罗斯伯格的优势在缩小,遭遇慢车是原因之一。在有些忙乱的第31圈,他的领先优势丢失了三秒。不过,他立刻做出了最快单圈,并最终以16秒优势,绰绰有余地第一个冲线。

“尼科的表现非常棒,”洛维表示:“周六他出色地夺得了杆位。然后真真正正地统治了比赛。他使用轮胎的方式很恰当,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掌控着赛车的所有,引擎、刹车,也完美地贯彻了我们的策略。”

罗斯伯格让自己的比赛看起来很轻松,但是在经历了三场令人沮丧的比赛后,这一超乎寻常的出色表现可谓及时雨。

当然,如果汉密尔顿没有经历灾难性的排位赛、不是从第十位而是头排起步,那么情况会大不相同。他将面对与队友的艰苦争夺,而不仅仅是受到引擎问题的影响。

汉密尔顿在周五的表现光彩夺目。虽然他只在模拟器上短暂地熟悉过赛道,而且心存些许疑惑,但他立即在自由练习里做出最快圈速。他与其他车手一样,特意走了一遍逃生路线,作为了解新赛道的过程之一。

然而周六,情况开始对汉密尔顿不秒,尤其是刹车的感觉。英国人对车队(两辆)赛车所做的调校不满意。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看到他在整场排位赛里表现不如意,最终在11号弯因一个低级的判断失误而撞墙,提前退出了杆位争夺。根据规则,排位赛后赛车的设置必须与正赛一致。因此,他在赛前就知道赛车不在他理想的状态。

考虑到梅赛德斯明显的速度优势,大家都期待着看到汉密尔顿标志性的反击,尤其是在巴库超车非常的轻而易举。第一圈,汉密尔顿没有提升任何排名。但是第三圈,他超掉了挣扎的丹尼尔·科维亚特,又干掉了轮胎很早出现状况的马克斯·维斯塔潘。当一些车手很早一停时,他的位置上升得更快,直到第15圈首次进站。

当大家差不多都完成一停时——里卡多已经在第23圈完成了二停——汉密尔顿处在第五。比赛还剩下28圈,与身前车手的车速相比,他仍然有足够的时间攀升几个名次。但是,最终他没有如愿。

就是在此时,我们首次听到汉密尔顿与车队越发火爆的无线电通讯。他抱怨自己对赛车失去动力束手无措,而且由于无法被告知解决方案而越发受挫。当前的无线电禁令让事情变得复杂,因为车队不能告诉车手如何在方向盘上更改设置,于是成了猜谜游戏。

与罗斯伯格很快意识到自己所做的调整可能导致问题发生相反,汉密尔顿在状况出现前没有切换到可疑的模式。他处在错误的模式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因此要找出问题的所在更加困难。英国人直到第41圈才解决了问题。因为他在第42圈做出了当时的最快圈速。

这个问题实在太细小,出现得也太晚了。考虑到本赛季尾声他有启用额外引擎从而自动受罚的风险,汉密尔顿在那之后调低了引擎输出功率,因为与前后车都有明显的差距。而这个插曲在赛后成为人们的谈资。汉密尔顿也打趣道:“很可惜我们没有看到足够多的退赛,所以人人都在谈论我们的引擎模式!”

然而,汉密尔顿的表现本可以更好。引擎的问题从第26圈出现,在51圈的比赛中困扰了英国人15圈。洛维表示这让他每圈慢了0.2秒。因此一共慢了3秒。当然,汉密尔顿可能会因为无线电的喋喋不休,以及出于保护轮胎的需要而丢失了一些节奏。但是英国人坚持认为,引擎问题比指挥墙所想象的更为严重。

“最后动力回来后,我立刻做出了最快圈,”汉密尔顿表示,“车队表示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但是随后我的速度快了1秒。所以显然它是的。我很肯定从比赛开始问题就存在,所以我跑得很挣扎,感觉缺乏速度。从一开始在大直道我就意识到我在变慢,因此超车也变得很困难。”

确实在问题解决后,汉密尔顿立刻做出了最快圈速。但是整场比赛,他的车速都不如队友罗斯伯格。 “当问题被解决后,他做出了最快单圈。但是下一圈,他的速度就恢复了正常,”洛维表示,“在我看来,刘易斯没能登上领奖台并不是因为那个问题。那可能是一个因素,但是我们必须要去分析的是,为什么刘易斯的车在周日没能发挥周五的速度,为什么尼科却做到了。”

“这确实是一个问题,但并不是周日下午的唯一问题。我实际担心的是,为什么比赛中,刘易斯的车速没能振作起来。直到比赛结束他的赛车都不够快。他从第五位起步追到了第五位,但那已经是我们正赛所有的速度了。”

所以究竟是否是改变设置让汉密尔顿在排位赛里非常挣扎?

洛维给出了可能的解释:“他在第三节练习中遇到了一些问题。我们为排位赛对赛车进行了一些调整,而原因之一是第三节比第二节练习气温更热。所以很多问题的发生或许都与此有关联。”

显然,引擎模式的问题令汉密尔顿沮丧,但不至于变成灾难。虽然它搅乱了他的比赛,但是没有影响我们目睹梅赛德斯又一次统治性的胜利。

在巴库,各队之间的差距或许看起来比在加拿大时更大,但是罗斯伯格和汉密尔顿都必须用完美的表现来赢得胜利。虽然梅赛德斯赢得了最近的三场比赛,但是他们的另一辆赛车的名次分别是第七、第五和第五。未来显然他们没有可犯错的余地了。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欧洲大奖赛
赛道 巴库街道赛
车手 Nico Rosberg , Lewis Hamilton
车队 梅赛德斯车队
文章类型 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