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红牛如何聪明反被聪明误?

他也许从红牛的进站错误中得了便宜,但是刘易斯•汉密尔顿以一场美妙绝伦的比赛拿到了摩纳哥大奖赛的胜利。Adam Cooper分析总结为什么这是一场精彩至极的比赛。

摩纳哥大奖赛无疑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比赛。与在巴塞罗那时不同的是梅赛德斯的两位车手没有把夺冠的机会拱手让给其他人。红牛的丹尼尔·里卡多整个周末的表现都异常出色,如果没有红牛维修区的手忙脚乱,他本可以稳拿冠军。

同样表现出色的还有梅赛德斯的刘易斯·汉密尔顿。比赛初段,跟在队友尼科·罗斯伯格后面的几圈让他损失了很多时间。但是,英国人顺利扭转了局势,以理想的方式赢得了自己职业生涯里程碑式的第44场胜利。

无论以任何标准评判,这都是一场激动人心的比赛。轮胎和策略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某个时间点,倍耐力的五款配方——雨胎、半雨胎、软胎、超软胎和全新的极软胎实实在在地同时出现在了赛道上,这是证明本场摩纳哥大奖赛非常与众不同的一大标志。

如果比赛在干地上进行,轮胎策略也非常值得关注。拿下杆位的里卡多会用超软胎起步,而他身后的那些车手则会用到终极软胎。然而,令人沮丧的是起步被安全车带领取而代之,而所有车手清一色用了全雨胎。安全车领跑了7圈,才收到F1赛事总监查理·怀汀的指令开放赛道,但紧接着就是乔林•帕默尔撞车,又引发了虚拟安全车,让车手们饱受温度的困扰。

 在这方面,罗斯伯格的情况最糟糕。德国人迅速被里卡多甩开。澳大利亚人利用身前没有赛车的优势拉开距离。或许因为在湿地条件下过度冲刺,罗斯伯格遇到了刹车温度过低的问题,因此他的胎温和胎压都没有达到最佳的工作范围。这个境遇让他对赛车失去信心,无法把赛车推到极限,也无法让温度回升。

与此同时,汉密尔顿被队友阻挡了,因此也感到失望。他向车队表明了自己的想法,但是从头到尾没有暗示队友应该让他通过。

“我只在极其少有的情况下才会说让我过去。当时我跟在尼科后面。我的工程师同我说话,我只是回答:‘我的速度更快,但是要超过去很难。’我不知道后面的事情是否因此而起。”

车队指令

事实上,梅赛德斯决定启动一项事先拟定的符合这种情况的简单协议。如果车队的战绩可以有所改变,当时很明显梅赛德斯会输给红牛,(车速慢的)车手需要让过队友。

“这非常简单,我们拥有这个规则已经很多、很多年了,”罗斯伯格表示,“很明显当时我的车速不具备争夺冠军的实力。所以很显然我需要把机会让给刘易斯。”

“车队提醒我加快步伐,但是我做不到,因此只有让过刘易斯。从结果来看,这么做对车队来说是值得的,而在当时也是正确的决定,否则刘易斯不会赢得比赛。让他通过给车队带来了一场胜利。这么做是非常简单且容易理解的事情,虽然非常痛苦,但是要做出这个决定很清楚、很容易。”

帕蒂•洛维确认了汉密尔顿没有要求任何帮助。“不,他没有寻求帮助。他甚至没有说他(罗斯伯格)挡住了我或类似的话。”

第16圈,汉密尔顿上升到了第二位,那一圈结束时,他落后里卡多13.4秒。澳大利亚人跑得飞快,反观即使没有罗斯伯格和他在前面溅起的水花,汉密尔顿仍然难以大幅追近里卡多。在接下来的6圈里,差距只是被稍稍缩小,英国人只追近了1.2秒。

汉密尔顿的晚进站

那时两位领先的车手和帕斯卡尔•维尔雷恩是唯一还没有换上半雨胎的车手。第23圈结束,里卡多进站,汉密尔顿领跑。

我们原本期待汉密尔顿只能再多跑1-2圈,但意外的是他用一套老化的雨胎做出了相当不错的成绩,甚至和很多车手的半雨胎成绩差不多。这样的情况并不寻常,甚至让车队也很惊讶。络维也承认这非常奇特。

这为汉密尔顿和梅赛德斯制造了机会,伴随着赛道变干,他们可以直接从全雨胎改用干胎。汉密尔顿会比红牛车手少一次进站,这是唯一一个可以赢过里卡多的策略。出站后,他至少也能领先罗斯伯格排在第二。

同时洛维表示,并不是汉密尔顿提议跳过使用半雨胎。策略的决策来自于指挥墙。“他自己可能同时也有这个想法。我们没有很多交流。当然我们的计划也没有得到他的提示。他说的只是他的轮胎还不错,不需要进站。”

里卡多受阻

所以汉密尔顿继续坚持在跑,而里卡多虽然用的是更快的一款轮胎,却不能充分地发挥它的优势。

第29圈,索伯的马库斯·埃里克森首个换上干胎。简森·巴顿、凯文·马格努森和罗曼·格罗斯让紧随其后。于是我们看到了可能永远不会再出现的情况——同一时间、同一条赛道,车手们用了全雨胎、半雨胎和三款干胎,总共五种轮胎。

当然,汉密尔顿所能收获或损失的比别人都多,他必须逮住正确的时机。英国人在第31圈进站。前一圈,当他和里卡多冲过起跑线时,他只领先了0.7秒。现在一切都取决于他的出站圈和里卡多的进站圈,以及花在进站上细微的时间差。

汉密尔顿发现从磨损严重的全雨胎直接换上新干胎的情况比她预计的好。他的出场圈有些不稳,轧上了“游泳池弯”的路肩。与此同时,里卡多则利用了前方畅通的优势,做出了非常快的一圈。根据两人之间差距,原本他应该可以确保出站后仍在前面。

但是当他在第32圈进站时,红牛却没有做好准备。车队忙乱地搬来超软胎为他换胎。这次进站整整用了13.6秒。出站时,汉密尔顿刚好过去,由此可知汉密尔顿换上干胎后的出场圈损失了不少时间。

两人又是首尾相接,而且再次用了不同的轮胎。之前是汉密尔顿用全雨胎,里卡多用半雨胎,而现在是前者用终极软胎,后者用超软胎。两人展开了第二轮的激烈较量。那么他们如何能用各自的轮胎分别跑48和47圈直到比赛结束?汉密尔顿能否不再进站就做到这点?

洛维表示终极软胎是更合乎逻辑的选择。“如果你认为你可以跑到结束,在湿地环境下你必须选择最软的一款轮轮胎。你知道那不会像在干地上正常跑一样,因为赛道到全部变干还需要很多圈。”

同时在为里卡多换胎前,红牛事实上有时间揣摩汉密尔顿的轮胎决策。通过周四的测试,红牛认为终极软胎并不是理想的选择。最初车队选择的是软胎,所以要改用超软胎已为时已晚,也因此导致了维修区里的疑惑。

“当我们看到梅赛德斯换上终极软胎的时候,为了防止刘易斯有飞快的出场圈,最好的应对方法就是换上超软胎,”霍纳表示。

这两种轮胎在大部分的阶段似乎都势均力敌。尽管例如塞尔吉奥•佩雷兹和塞巴斯蒂安·维特尔用软胎的节奏,比以上两种配方更好,但是红牛用它用得并不那么顺。但是如果他们坚持根据原计划使用软胎,那么进站的灾难也许不会发生。

汉密尔顿出色地把里卡多挡在了身后并节省了一些轮胎。比赛末期,反而是红牛看起来跑得很挣扎,并逐渐被甩开。

“结果我想是里卡多的轮胎先扛不住了,”洛维表示,“他们的前胎看起里遇到了颗粒化问题。”

最后几圈,汉密尔顿的终极软胎开始失去工作所需的温度。虽然感受到了威胁,但是他设法通过跑得更快,解决了温度的问题。

 

"然后我和丹尼尔之间的差距开始被拉开。我看到他在某些地方拼命追。当时我想他用的是偏硬的一款轮胎,我不认为它能坚持住。”

下雨危险

恰逢比赛结束时,天空再次下起小雨,让所有人都很挣扎。最后一圈,超软胎用得差不多的罗斯伯格就被尼科•霍肯伯格超越损失了第六。相比之下,只有汉密尔顿一路扩大优势直到冲过终点。

“那时开始下起毛毛雨,赛道变得很湿滑,”汉密尔顿说,“但是为了保证轮胎有更高的温度,我开始跑得更快。因此我的情况没有问题。冲过终点线的时候,不夸张地说我感到如同从天堂降临一样。”

里卡多不太走运,但是不可否认汉密尔顿的表现也非常完美,凭借用旧的全雨胎在干赛道上的不俗表现,以及在超长的第二节的末期,操控使用过的终极软胎的出色技术,证明了他的实力。

“这是一场独一无二的比赛,”汉密尔顿表示,“这是一场湿地的比赛,一场你只需要去感受它的比赛。感受这些轮胎、它们的刹车和温度,知道界限和极限在哪里。不时地跨越它们,才能让你经常得出正确的结论。这就是今天的比赛,我全程都处于极限。”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摩纳哥大奖赛
赛道 蒙特卡罗赛道
车手 Daniel Ricciardo , Lewis Hamilton
车队 梅赛德斯车队 , 红牛车队
文章类型 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