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红牛如何捣毁罗斯伯格的主场比赛

当刘易斯•汉密尔顿在霍根海姆畅享毫无瑕疵的胜利时,本土作战的尼科•罗斯伯格却在红牛的阻挠下经历了一场不堪回首的比赛。Adam Cooper做出详尽分析。

刘易斯·汉密尔顿在德国大奖赛创下了一项小小的纪录,那就是在一个月内连续赢得了四场比赛。虽然每位F1车手都拥有平等的机会,但这样的机会不多见。上一次一个月内有四场比赛,还要追溯到2005年的7月。同时这也是一项令人印象深刻的数据,汉密尔顿赢得了最近七场比赛中的六场胜利,也意味着他成功将落后尼科·罗斯伯格43分的局面,扭转为了领先队友19分。

与在匈牙利时一样,霍根海姆或许不是最激动人心的比赛之一,因为同样没什么事故,也几乎没人退赛。不过红牛还是通过策略,让梅赛德斯胜得并不轻松。罗斯伯格再次因为糟糕的发车而陷入被动后无法翻身,同时也受到了颇具争议的5秒处罚。这也是本赛季第六次,梅赛德斯的一辆赛车赢得比赛,而另一辆没能拿到前三,进一步证明了如今他们没有犯错的余地。

发车相当至关重要。在排位赛最后关头丢掉杆位后,汉密尔顿再次通过发车抢到领先位置。罗斯伯格则又一次在进入二号弯前落后于红牛的丹尼尔· 里卡多。但这一次澳大利亚人和他的队友马克斯·维斯塔潘都顺利超过了他。后者也通过外线超过了队友。罗斯伯格一时半会毫无办法。

“离合器的反应太慢了。这是次糟糕的发车,”罗斯伯格表示,“它把我吓了一跳。我没有料到这一情况。尤其是暖胎圈开始后,一切的感觉都很好。”

事实上,罗斯伯格的暖胎圈并不那么理想。但是由于那属于无线电禁令唯一继续生效的时间段,并且可能增加发车的随机性,车队无法告诉他具体情况。

“尼科(罗斯伯格)的轮胎打滑了好几次,”梅赛德斯执行技术总监帕蒂•洛维对Motorsport.com说,“他的离合器咬得太紧了,只能靠自己去调整。暖胎圈开始适应赛道时,他的车轮打滑了很多次。但讽刺的是这一圈,你啥都不能说!”

“我们或许本该告诉他离合器太紧了。你希望车手在发车的时候就能洞察到这一问题。但结果他一方面要解决轮胎打滑的问题,一方面又要处理离合器问题。两位车手都感到发车很慢,但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所以罗斯伯格掉了很多位置。”

不过,汉密尔顿并没有能够立刻甩开维斯塔潘。6圈后,两人的差距仍然只有2.1秒。但是随着荷兰人的轮胎开始衰退,差距被渐渐拉大。大部分车队的主要计划都是两停,但三停也是可行的选择。维斯塔潘第11圈就进站,显然他选择了后者。此时,被里卡多甩开6秒的罗斯伯格同圈进站,也换上超软胎。但是换胎的耽搁让罗斯伯格又损失了一些时间。

里卡多汉密尔顿分别晚一圈和三圈进站,换的都是软胎。所以包揽前四的梅赛德斯和红牛,对其两位车手都采用了不同的策略。

“两人(里卡多和维斯塔潘)的发车都不错,”红牛领队克里斯蒂安·霍纳表示,“马克斯(维斯塔潘)在外侧,丹尼尔(里卡多)给予了他足够的空间进弯。这也是在今天早上的工作报告会上我对他们要求的。然后,他们采用了不同的策略。我们让马克斯换上了全新的超软胎,来对付罗斯伯格。里卡多则用了不同的软胎。”

第二节汉密尔顿还是轻松地领先于维斯塔潘,稍微地扩大了领先优势。里卡多和罗斯伯格紧随其后。第27圈,罗斯伯格率先进站换上软胎。

罗斯伯格受罚

红牛做出反应,让维斯塔潘进站。出站后,他正好挤在罗斯伯格前面,于是便上演了德国人那次凶狠的超越。这次超车是否合法引起了争议,而几圈后,赛会干事就做出了处罚决定。

但是至少目前,当里卡多在第33圈换上超软胎后,罗斯伯格领先两辆红牛,并且获得了干净的赛道。当时他领先了第三的维斯塔潘3.2秒,因此接受处罚也未必一定会损失位置。车队很明确地告诉他,只需要拉开差距,就能够守住位置。但一切没有如期进行。罗斯伯格不仅没能继续拉开所需的差距,反而让维斯塔潘追了上来。

更让梅赛德斯心塞的是,里卡多对超软胎的管理非常有效,他还开始对队友施加压力。维斯塔潘也告诉车队自己的轮胎非常挣扎。

第40圈,红牛的两位车手交换了顺位。里卡多开始接近罗斯伯格。梅赛德斯要求他加速,但无济于事。事实上当第三次进站时机到来的时候,里卡多和维斯塔潘仍然在五秒的差距内。因此里卡多不需要任何额外的动力。尽管车队告诉他罗斯伯格非常纠结,还是让他备受鼓舞。

秒表失灵

这时候梅赛德斯认命了。第44圈罗斯伯格进行第三停换上了旧的软胎,同时接受罚时。但更雪上加霜的是,车队由于使用了苹果手机,而不是传统的秒表,让他的实际受罚超过了5秒,导致他在换胎前多损失了不必要的3秒钟。

“我们的系统算出来的时间比我们所需的长得多,”洛维表示,“你不需要拼命地练习它。但是看来我们需要更加勤奋一些。它不是很完美,因此我们也需要在系统上进行改进。我很庆幸那没有改变我们的名次。但另一方面,我们也追不回这些时间了。”

几圈后,维斯塔潘和里卡多进站。最后一节两人用超软胎的节奏都很快,也很顺利地领先于使用旧软胎的罗斯伯格。

“软胎看起来是更好的轮胎,而超软胎在速度上很挣扎,”洛维表示,“很庆幸我们有两套软胎,而红牛只有一套。但他们还是设法用两套超软很好地跑了两节,直到比赛结束。”

换上新的超软胎后,里卡多便开始一路开始对汉密尔顿施压。第47圈英国人最后一停时,两人的差距是10.5秒。但立刻被缩短到了6-7秒,甚至还曾达到过5.7秒。但汉密尔顿还是一贯地控制速度,不仅是为了保护轮胎,更是为了保护引擎。

“几乎从第二和第三圈,我就开始降低了引擎的功率,”汉密尔顿表示,“很早我就开始减速了,然后一直维持这一状态。当有必要加速,比如车队让我全速前进,我就能找回速度,维持所需的差距。最后我需要尽可能延长引擎的寿命。当你降低引擎转速后,它可以相对轻松一点,不用马力全开。你必须留一手。”

“我希望延长它的寿命。因为你不知大什么时候它会挂掉,没人知道。我只希望尽可能地善用它。那就是我在干的事。我领先11秒,轮胎的发挥也很轻松。但差距缩小到五秒,或者类似,我想好吧,或许是时候再发力了。然后我这么做了,再次拉开了差距。我完全掌控着整场比赛。这可并不是我们经常能遇到的好事。”

这场比赛或许不如汉密尔顿的其他胜利来得惊心动魄,但仍然是英国人标志性赢得比赛的方式。

“没有什么可多说的,”洛维表示,“很棒的发车,出色的保胎。在我们需要的时候他(汉密尔顿)能拾起速度,没必要的时候就稳住。进站也是快而稳,一路带回了胜利。他知道保持舒适差距的诀窍,然后掌控局面。”

红牛双登领奖台

不过最终,红牛的两辆赛车都领先梅赛德斯,登上领奖台,努力收获了回报。维斯塔潘的超软胎-超软胎-软胎-超软胎和里卡多的超软胎-软胎-超软胎-超软胎策略也取得了成效。在西班牙时,里卡多由于车队策略失误失去了领先。不过这次,他终于扬眉吐气了。

“在罗斯伯格受罚后,我们的目的很明确是让两位车手在他之前完赛,”霍纳表示,“当丹尼尔换上更快的轮胎,开始迅速接近马克斯时,我们让他快点让过他,而不是互相缠斗,以保证他们都能在受罚5秒的罗斯伯格之前完赛。马克斯非常迅速地照做了。今天的成绩是车队协作的结果,整支车队,也包括两位车手。”

对于罗斯伯格,这是一个悲惨的下午。第四名不能带来任何安慰,因为汉密尔顿在积分榜又扩大了13分的领先优势。

“第二次进站和完成超车之后,我们设法让他(罗斯伯格)回到第二,”洛维表示,“但总的来说红牛今天的速度都非常快。我向他们致以敬意,本周他们拥有一辆很强大的赛车。他们用超软胎的发挥,也比在练习时看起来好得多。”

“我们没有想到他们(红牛)在最后一节可以跑到现在这样。尼科的比赛有两大致命点,一个是糟糕的发车,另一个就是5秒的处罚。我们或许可以弥补其中一个,但没法是两个。所以比赛就是这样。”

梅赛德斯运动主观托托•沃尔夫也不忘表示了对于罗斯伯格的同情。但他坚信,德国人一定会强势回归。

“在这样的一天,你拥有一个糟糕的开局,”沃尔夫表示,“掉了两个位置。当你在争夺位置时,你又受到了处罚。已经受罚五秒了,然而你还花了八秒。驾驶赛车的是一个人类。更重要的是,或许是调校导致了轮胎过热。当这些事情都挤在一起时,结果就是你拥有了黑暗的一天。但他的精神很顽强。以我的意见不需要采取什么措施。一旦过个几天他恢复了,我毫不怀疑他在斯帕又将强势回归。”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德国大奖赛
赛道 霍根海姆赛道
车手 Daniel Ricciardo , Max Verstappen , Nico Rosberg , Lewis Hamilton
车队 梅赛德斯车队
文章类型 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