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红牛如何帮助维斯塔潘一鸣惊人

西班牙大奖赛上,马克斯·维斯塔潘首次代表红牛出战便赢得胜利,创造了一项非凡的成就。这场胜利的重要意义,或许需要花些时间才能完全被领会。Adam Cooper详细分析了童话故事是如何成真的。

当然由于梅赛德斯两位车手在比赛首圈便同归于尽,才让胜利的大门向荷兰小将敞开。但是不可否认,他击败了法拉利了两位车手以及自己的队友丹尼尔·里卡多。但是,即使梅赛德斯没有出局、绝尘而去,维斯塔潘争夺第三名同样会是一场十分精彩的比赛,无论如何这场比赛都让他实至名归。

比赛之所以如此引人入胜的原因之一,是两种比赛策略针锋相对。红牛和法拉利都选择了让两位车手分别使用三停、二停的不同策略。通常,二停的车手会率先占据有利的赛道位置,在后期处于领先位置,而三停的车手会凭借轮胎更新的优势后来居上。只不过,他们还是必须通过超车获得名次提升,但在西班牙,即使拥有速度优势,超车也并非易事。

根据赛后倍耐力的分析,三停是更快的选择,但超车难,让车手们更青睐二停。这正是让维斯塔潘赢得比赛的策略,哪怕荷兰人的实际进站时机与倍耐力所建议的有所不同。

在倍耐力模拟的二停策略中,车手分别在第20、40圈进站,最后用中性胎跑26圈直到比赛结束。然而,维斯塔潘的策略是在第12、34圈进站,他用中性胎跑了马拉松式的32圈。一些车手的第一停确实很早,而比赛开始安全车带跑了3圈,理论上应该让大家多坚持几圈。

关键起步

那么,维斯塔潘如何赢得比赛?首先他的起步没有误起步,而且避开了事故。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活儿,虽然上赛季在红牛二队的经验让维斯塔潘对雷诺引擎有一些了解,但是红牛二队和红牛赛车的程序完全不同。梅赛德斯出局后,维斯塔潘迅速上到第二,仅随队友里卡多。

维斯塔潘之前的队友卡洛斯·塞恩斯暗中帮了他一把,挤在了两辆法拉利的前面。在排位赛被红牛击败后,跃马原本有机会在第一圈后扬眉吐气,但还是希望落空。安全车出动后,塞巴斯蒂安•维特尔和基米•莱科宁都在尝试超越塞恩斯的时候损失了时间,让红牛车手们得以在第一阶段喘口气。

领头的里卡多在第11圈进站,比维斯塔潘和莱科宁都早一圈。此时,这三位车手的策略都处于摇摆中。维特尔直到第15圈才进站,让人普遍认为他更倾向于二停策略,但事实并非如此。两支车队都忙着权衡策略,同时猜测对手的选择。最后两队都决定区分策略。

“显然在尼科(罗斯伯格)和刘易斯(汉密尔顿)一起在3号弯出去以后,我们就知道今天有机会获得好成绩,”红牛领队克里斯蒂安·霍纳表示:“但是今年法拉利有一辆非常有竞争力的赛车。在练习中,要把他们挡在身后非常困难。毫无疑问在赛道干净的情况下,他们的赛车相比我们也更有优势。”

“在这里(巴塞罗那)超车非常艰难,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决定区别策略,因为在第一停后,究竟是三停还是二停会更快并不明显。我们认为当时在干净的赛道条件下,塞巴斯蒂安的速度是最快的。于是我们开始思考该如何击败维特尔?于是站在车队的角度,我们决定使用两种策略,获得双重选项,因为局势并不明显。我们知道二停车手会在比赛尾声,由于轮胎衰竭面临巨大的压力。”

策略区分

根据赛后得出结论,三停策略最理想的前两节是用软胎跑20和20圈。不得不说,里卡多所取得的成绩差强人意。他曾经领跑比赛,但是最后仅以第四,这一领先集团中最后一位的名次完赛。但事实上,当时红牛认为澳大利亚人赢得比赛的机会更大。

“我们感到一旦塞巴斯蒂安超越了卡洛斯·塞恩斯,前方没有赛车后,他的速度会比我们快,”霍纳表示,“他们想要超过我们的方式,很显然就是通过三停。所以那时,我们必须做出策略决策,尝试让一辆赛车制约维特尔。这样表现最好的那辆车,就有机会赢得比赛。所以我们决定让领头的赛车三停。看起来当时法拉利和我们做出了相同的抉择。”

一位红牛的知情人士透露,里卡多的轮胎消耗得更快,因此更适合三停策略,但这一说法得到了霍纳的否认。“我认为两位车手的节奏非常接近,胎温也差不多。这纯粹是从策略选择来说。从车队的角度出发,根据今天轮胎的衰竭情况和稍高的温度,我们并不清楚哪个是更快的完赛方式。所以策略上,我们决定区分对待。”

当里卡多在第28圈换上软胎时,他仅领先维斯塔潘1.1秒,而他必须第三停。维特尔做出回应,在一圈后进站。在第34圈换上中性胎后,维斯塔潘决定改用两停策略。莱科宁也紧跟着在35圈进站。两人必须坚持跑32和31圈直到比赛结束,面临的挑战巨大。

“我们一完成进站,我就知道必须跑到比赛结束,”维斯塔潘表示:“所以在开始的几圈,我并没有真地在发力。我知道法拉利今天法拉利比我们快一些,但是我由他(莱科宁)追上来,然后所作的只是控制好距离。”

最后的任务

当然维斯塔潘抵御的不止莱科宁,因为维特尔和里卡多同样还有胜算。维特尔出人意料地在第37圈,仅用软胎跑了8圈后,就早早完成三停。这次进站也仅比莱科宁的第二停晚两圈。

红牛决定不做回应,让里卡多又跑了6圈,用老化的轮胎坚持到第43圈。车队知道这不仅会让他损失位置,同时也会大幅落后于维特尔。结果,显示两人的差距超过了7秒。但是另一方面,比赛结束前他的轮胎会拥有晚6圈进站带来的优势。

所以前四位车手最后一节的长度如下:维斯塔潘32圈、莱科宁31圈、维特尔29圈和里卡多23圈。和前面的车手比较,维特尔的轮胎只有微弱的优势。里卡多在速度上拥有更多可发挥的潜力,然而却无奈受制于身前法拉利赛车的阻挡。

“法拉利在最后一节让维特尔非常早进站来维持赛道位置,”霍纳表示,“我们晚了5-6圈进站,也让他能够更好地发挥轮胎。但是塞巴斯蒂安追近领先车手的速度并不如我们想象的快。最后一节他看起来遇到了麻烦。”

“如果丹尼尔能够早一点超越塞巴斯蒂安,那么他会比领头的两辆赛车更有速度优势。当然这只是其中一件事,坐在这里放马后炮是很容易的,但是比赛中并不能够清晰地显现究竟哪种策略更快。我们感到维特尔是我们的最大对手,所以决定让里卡多和他对抗。”

当里卡多尝试超越维特尔的时候,德国人设法在保护轮胎的情况下把澳大利亚人挡在了身后。而莱科宁也受到了维斯塔潘尾流的影响。虽然面临巨大的压力,但领头的荷兰小将因此掌控了比赛。红牛的速度足够他们抵挡法拉利。

“在这里我们的下压力水平要更低一些,”霍纳透露,“你看到我们并没有使用Monkey Seat,翼片角度也稍浅一点。出最后一个弯角的时候,我们仍然拥有很好的牵引力,让他(维斯塔潘)可以在通过发车线的时候快0.7秒。即使基米(莱科宁)打开DRS变得很快,那还不足以让他在一号弯完成超越。马克斯对轮胎的照顾之好,非常惊人,保证了它们正好可以坚持到在最后的5-6圈防守基米”。

虽然看上去要做到这点很简单,不过事实并非如此。正如提到的维斯塔潘尽力保护轮胎,因为知道自己面临的将是马拉松般长的最后一节。但在比赛尾声,这变得非常艰难,棘手的是他必须确保在不丢失动力的情况下,干净利落地进入维修区直道。

“说实话我知道这非常困难。”维斯塔潘谈到比赛最后一节时表示:“但是从那时开始,你就知道你必须下定决心,尽力掌控好轮胎,尤其是最初的10圈。当然你并不是在压榨它们,而是控制它们。我可以告诉你,最后10圈就好像在冰上驾驶一样,打滑得厉害。但是最关键的是控制好最后一个计时段,保证良好的出弯。我认为那时决定巴塞罗那很多场胜仗的关键。”

缔造历史

最终,维斯塔潘完成了他们的“作业”,当他成功守住莱科宁之后,胜利奖杯就是最好的奖励。

“我想那可能就像在冰上驾驶一样。”霍纳表示:“:因为最后一节真的很长。老实告诉你,我们认为我们就像在通过一块油画布。他(维斯塔潘)知道最后一停的计划,也很高兴基米和他只有1秒的差距。但是他没有轮胎打滑、没有刹车锁死,也没有进弯太猛。能有如此的沉着和自信,通常标志着非常光明的未来。”

最后谈到对于红牛这位新星的支持,霍纳表示:“我认为他表现最出众的地方就是他的冷静。在驾驶方面他有很多才能。在剩余5圈的时候,我们都很紧张,因为轮胎已经用到了极限。基米正用法拉利明显的优势紧盯着他。”

“但是他非常冷静地在无线电里问:‘你能不能让查理(怀汀)迅速地处理一下蓝旗?’他的声音里没有一丝的焦虑,慌张和紧张。这个年轻人完全掌控了自己的所作所为。这也是从他坐进赛车的一刻开始,便做到了的事情。”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西班牙大奖赛
赛道 巴塞罗那·加泰罗尼亚赛道
车手 Daniel Ricciardo , Kimi Raikkonen , Max Verstappen , Sebastian Vettel
车队 法拉利车队 , 红牛车队
文章类型 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