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汉密尔顿的比赛态度何以看似不寻常?

欧洲大奖赛败于尼科•罗斯伯格之后,刘易斯•汉密尔顿方才好转不久的卫冕前景,瞬间又变得微妙。比起没有赢下比赛,当他自己爆出不走赛道、不喜欢驾驶模拟器后,他对第四次拿下世界冠军到底有多认真,不禁叫人打上一个问号。

“对接下来的争夺,我绝对没觉得那么有信心,但是还有很多场比赛,”汉密尔顿在巴库的比赛后说,“看起来这一年对尼科比较顺利,但是我永远不会放弃。”

英国人在摩纳哥和加拿大获得二场酣畅淋漓的胜利后,把车手年度积分榜上与队友的差距从42分缩小到只有9分。来到首次举办大奖赛的阿塞拜疆,一场眼看势在必行的“汉密尔顿式胜利”,最后竟然变成了一团乱麻:在排位赛里撞墙、在比赛里不知道应该如何化解引擎模式出错的问题。

不可否认,当今的F1赛车过于复杂,要求车手或多或少有一定的工程知识,才能明白“De-rating”这样的“火星文”(梅赛德斯赛车在巴库出现过早De-rating的现象,简而言之,当车手在通过某一路段时,动力单元自动提早停止释放能量,导致赛车不能以应有的最大化动力前行,同时从思想上干扰车手,因为赛车的刹车点也随之改变)。你可以说,罗斯伯格遇到相同的问题后很快化解,是因为他碰巧刚刚主动改变过设置,所以容易找出原因并及时还原。相反,汉密尔顿从比赛开始没有做过任何改变,因此很判断别问题出在哪里,最后只能碰运气。

The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of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is recovered back to the pits on the back of a truck after he crashed in qualifying
汉密尔顿排位赛撞墙的梅赛德斯W07赛车

图片: XPB图片社

然而,如果汉密尔顿像其他车手一样更多地驾驶模拟器,那么是否不用耗上12圈才解决问题——事实上他并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这才是人们更关心的问题。

的确,方向盘上的模式旋钮可以排列组合几百种组合,但是比赛中常用的并没有那么多种,不是吗?这就好比画画调色,反复练习后熟能生巧,知道如何通过不同颜色的搭配,调出想要的颜色,反过来见到一种颜色,可以推断出由几种颜色中和而成。

欧洲大奖赛后的FIA运动大会上,让•托德就无线电禁令是否应该重新审视的问题做出回应,他表示“也许现在的赛车看起来越来越复杂,但那应该是车队和车手自己想出办法,来达到最好的表现。“言下之意,赛车引擎的模式设定是车队和车手应该在比赛前就准备好的,而三届世界冠军汉密尔顿没有完成”回家作业“……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Team
汉密尔顿

图片: 梅赛德斯AMG

百分之百水平?

现在的汉密尔顿是否在驾驶技术和精神状态两方面,保持了与去年在奥斯汀那场关键战役里百分之百相同的水平?

赛季开始前,汉密尔顿“招供”:“去年赢得世界冠军后,我的神经不用再紧绷,我在比赛中和比赛外都更加享受这份轻松,远胜于任何休赛期。尽管如此,我仍然投入比赛,为车队去抢分。今年会怎么样,让我们走着看。”

不曾记得过去两年面对与罗斯伯格的世界冠军之争时,汉密尔顿会“走着看”,但是他坚称“对争夺胜利充满决心,因为这是我的DNA。我不需要重新调整自我,或者激发额外的动力,因为那是我体内的一部分。我相信今年的竞争会更加激烈,而我必须比以往更强大。”

汉密尔顿的能力都毋庸置疑,摩纳哥的后来居上和蒙特利尔的统治全场都说明他依然强大。但是,这都是在比赛进程朝着有利于他的一面发展时。如果运气与他为敌,就像墨尔本的起步、巴林的碰撞、上海和索契的机械故障,他的决心是否还一如既往的坚定?

4月份的中国大奖赛期间,英国对一小部分记者承认今年“输掉世界冠军”的念头在他的脑海里一闪而过。他说:“我今天早上还想过这种可能性。但是,我没有深入去想,因为我已经有过很多类似的经历,我把现在的处境看作是为整个赛季竞争打基础的一部分。而且,我绝不接受败仗。”

“我可以很诚实地说,赛季开始前我从来不怀抱任何期待。这就好比你扔出去一个球,你不知道它会滚到哪里,你只需准备好去把它捡回来。我不会特意去假象,如果落后很多积分,接下来应该如何应对。我只会从自己的角度,做好全面的准备。”

“赛季开始时,你面对的是各种可能性、每个人的状态都不一样。从我今年的起点来看,现在的局面并不是最糟糕的,我还是拿到了不少积分、在积分榜上排名第二、可以吸取一些积极的教训。所以,我没有很不安。我想赢下前面几场比赛吗?我当然想。但是,现实已经如此,下面继续把注意力专注在自己的工作就可以。”

(L to R):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ith Tom Brady, New England Patriots Quarterback
汉密尔顿和汤姆·布拉迪(美国橄榄球运动员),

Photo by: XPB图片社

证明自己可以特殊化?

然而,频繁地跨越大西洋、出席时尚活动、玩音乐(比赛周末也是)、聚会……略显忙碌的业余生活让人对汉密尔顿如何百分之百投入比赛,产生了疑问。而且,让人纳闷的是越是在比赛中遇到这样、那样的状况,英国人的场外生活看起来越是丰富多彩,甚至他在摩纳哥排位赛当晚与朋友小酌了一杯——周日获胜后他为此有些得意。那场比赛之后,他与贾斯丁•比伯等美国朋友好好放松了一把,然后去到福地蒙特利尔,看似不费吹灰之力就带回胜利,而个位数的分差一时间让他的卫冕前景变得光明一片。

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如今的汉密尔顿比任何时候的他在比赛周末更会给自己减压,或者说,不让自己过于紧张。

“每个星期天都不相同,”他在巴库经历了“最糟糕的排位赛”后说,“上一场,我在比赛前感觉不好,但我表现非常奇妙。有时候你感觉好,但是表现差;有时你感觉差,表现也差。我不知道比赛时感觉会如何,但是我觉得最好的方式就是对比赛满怀期待。明天又是一次新机会,我们的赛车很好,速度很好。只要我们不受到别人失误的牵连、自己不犯错,我们就能取得不错的积分。”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and team mate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at the start of the race
汉密尔顿和罗斯伯格

图片: 梅赛德斯AMG

毫无疑问,罗斯伯格与汉密尔顿是截然不同的车手类型,尤其在工作方式上,前者更加勤奋。当然,德国人评价说:“他是三届世界冠军,他肯定有自己的诀窍。谁敢质疑世界冠军?你没法说谁的方式最好,我有自己的办法,至少我觉得那对我有用。“

不要忘记,英国人目前仍然在车手积分榜上占据第二,而且越是面对质疑,他越是想证明别人是错的,就像他从小读书、参加卡丁车时开始做到的,特别是对他场外生活的异议。所以,当罗斯伯格领先三十、四十多分时,他“不在乎”,因为他要以自己的方式去证明可以用不同寻常的方式取得同样的结果。

“过去在视线以外的地方,我一直在学习玩音乐,只不过现在我才让大家知道,”汉密尔顿说,“我下了很多功夫才达到现在的水平。以前我在迈凯伦时,尼基(劳达,现任梅赛德斯车队非执行主席)还特意提醒我不该这样,很多人说我的注意力会被分散。但是,过去两年我一直在玩音乐,而且赢得了世界冠军,所以我才公开让大家看到,证明我没有分心。”

“人们总是习惯性地快速得出自己的猜测,所以重要的是去证明他们是错的。你可能以为我当前花在音乐上的时间比从前多,但其实一样。以前我没太多时间去时尚活动,现在我挤出时间给自己。我觉得重要的是自己喜欢,不要在意外人怎么说,那不会改变我要做的事情。我知道自己是谁、自己的价值和奋斗目标。”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fans banner

汉密尔顿以及梅赛德斯车迷

图片: 梅赛德斯AMG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车手 Lewis Hamilton
文章类型 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