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梅赛德斯为何铤而走险?

尼科•罗斯伯格在银石好不容易抢回来的第二名,最终还是因为梅赛德斯向他发出的指示信息而失去,无线电禁令的争议性再次被放大。

之所以说“最终还是”,显然在事情发生的第一时间,除了梅赛德斯自己,没有人不认为他们会受到处罚,因为就是他们自己在巴库时告诉刘易斯•汉密尔顿“我们不能告诉你”。

比赛进行到第46圈时,从马克斯•维斯塔潘手里抢回第二之后的罗斯伯格正快马加鞭地去追赶队友刘易斯•汉密尔顿,但是他的赛车出现了问题,速度明显下降。让人颇为意外的是梅赛德斯的工程师在无线电里向他发出指示,指导他通过修改设置来解决问题。三圈之后,德国人的赛车恢复正常速度。
梅赛德斯运动主管托托•沃尔夫在比赛后表示,车队在指挥墙上做了一次“快速的争论”,决定就是告诉罗斯伯格如何解决问题。

“那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因为我的变速箱卡在第七挡,我几乎就要停在赛道上了,”罗斯伯格解释说,“他们告诉我把设置调成默认模式去尝试解决。”

当被问及是否确信梅赛德斯的做法没有违反规则时,他坚定地回答:“是的。”

正当理由?

三周以前在巴库,当两辆“银箭”赛车先后进入错误的引擎模式时,面对因好无头绪而显得有些恼火的汉密尔顿,梅赛德斯仅仅扼守FIA的无线电禁令规定,只是提醒车手引擎模式错了,至于如何调整,一个字都没有透露。

同样,一周前在奥地利,罗斯伯格在比赛进入最后一圈时刹车遇到了问题,但是车队并没有给予任何指示信息。突然来到在银石,梅赛德斯决定铤而走险。

“我来念一下《车手援助严格执行令》,有一条指出了被允许的通讯,”沃尔夫对车队的举动做出解释,“第二条:针对赛车出现的关键问题做出的指示。任何该类信息只能在某个零件或系统即将失灵或有潜在奔溃可能的情况下采用。”

“所以我的观点是,这就是我们做出决定的基准,现在就轮到赛会干事来判定。”

沃尔夫声称,如果不帮助罗斯伯格解决问题,他的赛车会卡死在第七挡里并最终退赛。不过,被问到是否有信心不会受到处罚时,奥地利人答道:“我从来不过分自信,我一直很多疑。”沃尔夫觉得如果真的被判违规,基本就是5秒罚时。

事实上,虽然出台了无线电禁令,但是FIA从没有像比赛中违规行为那样定下清楚的处罚方式。因为此前并没有人挑战权威,所以没有人知道究竟FIA会怎么做。

无线电禁令诞生的原因非常简单:太多声音抱怨赛车太容易驾驶,经常听到车队工程师在无线电里告诉车手如何过弯、在哪里可以通过延迟刹车提速……于是,FIA打算把比赛的责任更多地交换给车手,哪怕《竞赛规则》中从来都有一条写着:车手必须在不受协助地情况下独立驾驶赛车。所以,车队给出的信息若是帮助车手改善了表现力,就被视为协助车手驾驶赛车,也就违反了无线电禁令。

“第二点里没有提到(改进赛车表现力),”沃尔夫辩解说,他认为巴库的比赛属于不同的情况,“在巴库时,虽然赛车出现了问题,失去了应有的表现力,但是可以跑完比赛,所以你不能告诉车手怎么做。”

“但是在这里,你肯定不能让赛车卡在七挡里继续前进,因为那样赛车肯定要退赛。”

如何定义“改善表现力”

上周末的比赛前,F1赛事总监查理•怀汀通知车队无线电禁令将被严格执行,任何涉嫌违规的通讯都将被上报赛会干事,而且可能受到处罚。

细读FIA发出的处罚通知书,其中提到“一些指令依据《技术规则014-16》是被允许的”,但是,“进一步给出的指令依据《技术规则》是不被允许的,违反了《竞赛规则》27.1条所规定的’车手必须在不受协助地情况下独立驾驶赛车”。

根据电视转播信号,梅赛德斯工程师一共向罗斯伯格说了三句话:“选择默认设置1-0-1,底盘设置0-1,底盘设置0-1。”、“请勿使用7挡,尼科,请勿使用7挡。”、“正确,尼科,你必须跳过7挡。”

按照对处罚通知书的字面理解,“一些指令”指代的是“默认设置”,而“进一步给出的指令”是之后的“请勿使用7挡”、“必须跳过7挡”。

很明显,无线电禁令从一开始就不受到车队的欢迎,因为充满太多的不确定和模糊地带。

“针对上周的刹车问题我们做了讨论。我们说我们的赛车要出故障了。我们想同车手交流,但是没有被允许,”沃尔夫补充说。

“那不是完全清楚的情况,因为维斯塔潘先从他的工程师那里收到信息,得知我们将被调查,哪怕当时还没有官方确定我们是否会遭到调查。所以,红牛给他们的车手发出了一条信息,而且它符合第三页上的某一点。根据查理所说,车手收到的任何可疑信息将会被赛会干事调查。”

如果罗斯伯格的赛车一直卡在第七挡,几乎肯定不可能完成比赛,而解决问题必然让他的车速变得正常。但是,如果挡位不卡在七挡,而圈速没有改善,那算作提升赛车性能吗?这显然是一个“如果”的问题……

不仅如此,“如果”维斯塔潘在收到车队的信息后,车速猛然飙升,他是否又被视作“赛车表现力提升”?当然,荷兰人的实际车速一直保持平稳。

“所以,我们认为规则需要被重新审视,FIA需要与车队就哪些可以说、哪些不可以说做更加具体的讨论,”沃尔夫说。

“因为如果一点都不能交流的话,干脆拔掉无线电、把它扔出赛车。我认为很久以来,与车手交流就是驾驶赛车的一部分,显然我们需要重新讨论规则。”

5秒的处罚已经足够罗斯伯格丢掉第二名,因为他只领先维斯塔潘二秒不到。梅赛德斯已经表达了上诉的意向,但是需要德国汽车运动协会(DMSB)来递交正式的书面上诉,而且需要在96个小时内完成。

后续争议

梅赛德斯是否会正式上诉或者是否成功暂且不论,有趣的是接下来其他车队会如何处理类似的情况。显然,所有人都会从银石的事件中揣摩出FIA在无线电禁令方面的底线,以及可能出现的处罚。

“赛会干事如何处理这第一起事件非常值得注意,如果是5秒罚时或者训斥,那么在剩余的比赛里都会这么公平地延续下去,”红牛领队克里斯蒂安•霍纳说,“届时会有很多通讯信息需要被用来审视,以便确定是否要加罚5秒或者一次训斥。”

如果罗斯伯格对维斯塔潘的优势足够大,以至于可以抵消10秒的处罚,那么梅赛德斯也就不会大动干戈。可以想象,在接下来的比赛里,如果FIA把“10秒”作为违反无线电禁令的处罚标准之一,或者车队如此认为,那么就会像霍纳说的那样,有更多人愿意冒风险,只要车速足够快。到了那时,无线电禁令势必形同虚设,成了纸老虎……

F1是一项复杂的运动,因为需要人和机械同时拿出杰出的表现力,缺一不可。对大多数人观众来说,更在乎车手之间的竞争,但是对车队而言,作为打造赛车的制造商,团队的荣誉价更高。这也就是为什么这是一项团队运动,而不是像网球、高尔夫、拳击,一个人上场战斗。

然而,同样是团队体育,为什么F1要禁止团队配合?

“我不喜欢,”威廉姆斯技术总监帕特•西蒙兹在银石的比赛后直言不讳的表达自己的观点,“这是一项团队运动,我们应该一起工作。如果人们真的反对车手受到指导,我可以理解,但是应该如何来解决系统上的问题。他们真的觉得那不是大问题?”

“如果有人觉得我们不是团队运动,车手必须在不受协助的情况下独立驾驶赛车,那他们是不是应该自己更换轮胎?想象一下:进站、爬出驾驶舱、换胎、跳回驾驶舱、开车去。为什么不干脆这么办?”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英国大奖赛
赛道 银石赛道
车队 梅赛德斯车队
文章类型 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