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威廉姆斯车队是如何成为F1进站之王

威廉姆斯车队虽然在赛道上仍无法改变落后于几位竞争对手的局面,但在一项指标上却领跑F1—进站时间。

威廉姆斯车队技术总监Pat Symonds用“尴尬”一词来形容近年来车队在更换轮胎上所出现的失误。但在本赛季截至目前的几站比赛中,威廉姆斯车队的维修区团队却在每站比赛中都是所有车队中最快的。车队进站时间由澳大利亚站的2.35秒和巴林站的2.32秒提高到中国站的2.10秒,从而在DHL最快进站奖的争夺中上演了帽子戏法。
一次快速进站的表现也许可以归功于好运气,但对于一支曾饱受进站之苦的车队而言,能够扭转局面并且稳坐进站时间第一名的表现足以说明团队必然做出了巨大的改变。对于该团队而言,在经历了因各种问题集中爆发而在比赛中败下阵来以及因为在维修区进站过程中的糟糕表现而耗费的时间使得车队与好成绩失之交臂后,本赛季的表现令人满意。事实上, 在菲利普·马萨看来,2014赛季加拿大大奖赛中那次缓慢的进站,是他未能夺冠的原因。

被隐藏的进步

Valtteri Bottas, Williams FW38 pit stop
瓦尔特利·博塔斯,威廉姆斯FW38进站
图片:XPB 图片社
对于如此巨大的改变,其背后的原因既不是新的维修区进站指挥,也不是采用了更好的健身机制,更没有对员工进行大洗牌,真正的原因其实是对赛车进行了一个简单的机械调整。
面对Motorsport.com,Symonds坦言:“如果你还记得的话,去年的那次经历实在是太糟糕了。”
“我们在将安装车轮的过程中遇到了问题,我们必须要对轮毂进行全新的设计,以避免这一问题。”
“我们对其中的每一个部分都进行了细致的分析。现在的方案颇为奏效。”Symonds表示,去年出现安装车轮的失误让车队在优化维修区团队所获得的进展未能被外人所知。“我们在幕后进行了大量的工作,健身教练便是其中一例。由于赛车机械方面出现的问题,我们当时正在做的很多事情其实并没有被其他人看到。但现在我们却一鸣惊人,将进站时间控制在两秒多一点。”

秘密的改进 

Williams FW38 front detail
威廉姆斯FW38前部细节图
图片:Giorgio Piola
有趣的是,Symonds并不想吐露车队所解决的关键问题是什么,以防其他面临相同问题的车队因此受益。但他对车队使用了不同膨胀系数的金属部件这一猜想予以否认,因此这在赛车比赛过程中发热的情况下也不成立。
“不,并不是这样,”他说。“(原因)是对设计的细微改进。”
“我并不想说得太多,因为我觉得其他人会在未来使用这一方案。我确信他们确实会这么做,因为这实在是很微小(的改进)。”
“但在解决根本问题上,我们采取了全盘分析。现在的轮毂、螺母还有车轮,全部都采用了不同的设计。没错,工作起来非常顺畅。”

对轮毂螺栓的微调或许是答案

By Matt Somerfield

Williams FW37 and FW38 axle comparison
威廉姆斯FW37和FW38轮毂螺栓对比
图片:Matthew Somerfield
威廉姆斯车队同其他车队一样,使用的是卡式螺母系统。换言之,在更换轮胎之间时,螺母位于车轮中,而不是在气枪里。在威廉姆斯的方案中,螺母有三条螺纹。车队在今年有可能对这三条螺纹的粗糙程度进行了调整,以降低避免卡住的可能性。该车队将轮毂螺栓视为提升性能的关键位置之一。基于这一点想法,FW38的轮毂螺栓在外形、重量和材质上区别于常规。螺栓因位置靠近刹车系统而处于温度较高的工作环境中,因此热膨胀是设计该部件必须考虑的因素。所以,上述参数很有可能是通过校验以减少热膨胀。虽然威廉姆斯去年卡住螺母事件的根本原因并不是热膨胀,但这也许对当时的情况或许仍存在细微的影响。
当我们仔细观察这种设计,螺栓底座倾斜程度更大。这样在安装和拆卸车轮时可以在轮毂螺栓和车轮之间可以形成一个吸力间隙。同时,后盖的外形和开槽数目也有变化。这种调整改变了其空气动力参数,或许与在前翼和/或车轮的空气动力上的微调相一致。
虽然威廉姆斯在2013年曾使用了与法拉利、红牛、红牛二队、印度力量和迈凯伦相同的吹气前轴,但现在车队已经弃用了该方案。吹起前轴虽然在空气动力学角度有其优点,但就螺栓、羊角和制动系统的热力学角度而言,使用寿命是其短板。

 

翻译/武明扬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车队 威廉姆斯车队
文章类型 分析